第556章游到唱歌的人身边

  其他人都出去了,会议室里只剩下边学道和王一男。

  王一男走过去把门关上,走回来看着边学道说:“拿5个亿换流量,这步子是不是有点大?”

  边学道说:“单独看有点冒进,但微博其实是颗棋子。”

  “棋子?”

  边学道点头。

  “跟三大门户比,跟百度淘宝比,智为缺少一个页面平台,安全卫士和输入法,不适合做网页入口,但微博可以。”

  边学道接着说:“只要运营得好,不出几年,智为微博就是一个巨大的社交平台和名利场,到时,不仅明星和草根开微博,学者、官员也会开微博,不仅公益机构开微博,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也要开微博,知道为什么吗?”

  王一男想了想,摇摇头。

  边学道说:“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微博,是放大镜,是催化剂,同时还是丑闻发酵机。对了,我连微博推广词都想好了……”

  “当你的粉丝超过100个,你就是一本内刊;当你的粉丝超过1000个,你就是个布告栏;当你的粉丝超过1万个,你就是一本杂志;当你的粉丝超过10万个,你就是一份都市报;当你的粉丝超过1亿个,你就是CCTV了。”

  边学道喝了口水,接着说:“1亿粉丝有点扯淡,但10万粉丝,并非遥不可及。到时,如果整个微博平台有100个10万粉丝的知名用户,就等于100份都市报。发生一起社会热点事件,只要其中三分之一的知名用户转发了,理论上就等于300多万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某个消息或者看到了某个观点,你说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要不要来我们这里开微博,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发出声音?”

  王一男说:“这不成媒体了?”

  边学道说:“不,一定把握好,我们做的是社交平台,媒体是附加属性。”

  王一男问:“游戏项目的进度,你要不要看一眼?”

  一瞬间,边学道脑海里忽然捕捉到了一些东西。

  刚才王一男问他,微博的步子是不是有点大。

  边学道觉得微博的步子还可以,真正步子大的是游戏项目部。

  网页游戏未来几年确实会火,研发团队也确实需要磨练、积累,但现在才2006年底,魔兽世界和梦幻西游等客户端游戏还处于火爆阶段,网页游戏的春天还有好几年才会到来。

  也就是说,指望网页游戏赚钱,现在不是不可以,但端游还没衰落,竞争很残酷。

  游戏,边学道将它定义为智为科技的现金奶牛。

  安全卫士永久免费,输入法永久免费,微博几年内都是个吃钱的货,浏览器和导航页能赚钱,但相对智为科技的胃口来说,完全不足以支撑。更别提边学道的构想里,还要做一个视频网站,视频网站想做成顶尖,必然要高成本运营。

  如果游戏迟迟不能赚钱,全靠敢为输血,那压力太大,也不妥当。

  那样不仅敢为的人有想法,智为的人也容易懈怠混日子。

  所以,眼下要先找到一款游戏,拿到代理权,让它先产出现金。

  在中国,尽管游戏市场很广阔,靠游戏养活了大大小小无数家公司和工作室,养活了很多人,可是真正赚大钱的游戏并不多,要是算上庞大的基数,成功的游戏少得可怜。

  对其他人来说,赌一款游戏赚钱不赚钱,很难赌得准。

  但对边学道来说,简单得不得了。

  刚才王一男说到“看看游戏项目进度”时,边学道就想起一款十分赚钱且现在还没上市的游戏。

  边学道想到的游戏是搜狐开发的《八部天龙》。

  前世,边学道跟同事玩过一段时间《八部天龙》,在游戏里花了一些钱,对游戏玩法和可玩性比较了解。当时,《八部天龙》的收入撑起了搜狐公司财报的半壁江山,最高时甚至为搜狐贡献了当年80%的收入。游戏推出两年后,搜狐运营游戏的子公司200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这是个机会!

  页游、手游能赚钱,那是几年以后的事,眼下拿一款前世被市场检验过的成功端游当赢利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想到这里,边学道有点儿坐不住了。

  他记不得前世《八部天龙》是什么时候内测公测的,但他记得自己前世是2007年年底玩的这款游戏,也就是说,留给他跟搜狐谈代理的时间不多了。

  一旦内测,搜狐发现市场反响不错,再想拿下代理基本就不可能了。

  边学道示意王一男坐近一点,摩挲着桌子上的水杯说:“我知道你这很忙,但我马上要出国办点事,有件事还得让你接手。”

  王一男问:“什么事?”

  边学道说:“搜狐旗下的一个游戏工作室,正在开发一款游戏,叫《八部天龙》,你派人过去接触一下,我想拿下这款游戏的代理权。”

  王一男问:“搜狐有意出售?”

  边学道说:“没有这个风声,纯粹是我想代理这款游戏。”

  王一男没忍住,问道:“为什么想代理它?”

  边学道只能以谎言搪塞。

  “我大学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参与了这款游戏的部分开发,这人大学时就是个游戏狂人,他跟我说,十分看好这款游戏。”

  王一男听了,眼神有点复杂。

  心说:你一个朋友参与开发的游戏,跟你说不错,怂恿你代理,听着怎么这么怪呢?感觉上,是对方把游戏开发出来了,公司不认同,认为是个残次品,然后想办法找个冤大头接手,挽回研发投入的损失。

  可是,自己老板是个妖孽级的商人,他会这么轻易被人蒙骗?

  边学道看出了王一男心里的疑问,但他不能说实话,就说:“智为开发取得的成绩很不错,可是现在谈盈利为时过早,如果硬要从用户身上掏钱,可能会断送大好局面。可是仅靠敢为输血,又会影响集团其他方面的拓展。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一个能吐钱的项目,支撑智为的各项开发。”

  王一男沉吟一会儿,问:“你说的我都理解,我就是在想,如果这款游戏市场反响不好,怎么办?”

  边学道笑了笑说:“我这个朋友人不错,很少说假话,而且,不赌一赌,怎么知道行不行?”

  王一男终于点头:“我下午就安排人去跟搜狐谈。”

  从智为出来,边学道回家睡了一觉。

  醒来后,躺在床上跟徐尚秀互发几条短信,然后起身下床,把出国要带的东西准备好。

  一切停当,打开电脑上网,想搜索点关于沈馥的报道,免得在德国见面时没有话题聊。

  在网上逛游了一会儿,一篇报道跃入眼帘:2006年11月20日早晨,一位老太在南京市水西门广场一公交站台等83路车,人来人往中,老太被撞倒摔成了骨折。26岁的小伙子彭宇发现摔倒在地的老太,随即将她扶起,并与后来赶到的老太家人一起将她送往医院治疗,其间还代付了200元医药费。彭宇准备离开时,老太突然一口咬定是彭宇撞了她,彭宇否认,老太的家人随即报警……

  彭-宇-案!

  真相滞后、办案水平差、客观上导致社会道德滑坡的“标志**件”再次发生了。

  ……

  ……

  (求月票、求金键盘票、求推荐票!!!)

  ……

  求月票、求金键盘票、求推荐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