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无穷般若心自在

  “上娆大厦?”

  “恩。”

  边学道说:“不好吧?”

  单娆问:“怎么不好了?”

  边学道紧了紧被子说:“上饶是地名,别人一看,还以为是上饶驻松江的办事处呢!”

  单娆说:“松江又不是燕京,哪来的驻京办?再说,我说的尚是高尚的尚,不是上下的上。”

  “高尚的……”被窗外景色稍稍分神的边学道这才意识到,单娆还没过去尚秀宾馆的坎,他腰部发力,顶了一下单娆:“小妮子,故意的?”

  被子里的单娆扭着腰躲避攻击,娇羞地说:“怎么故意了啊?我本想用我名字起名的,可是单是多音字,以后要是有人当你面读单(dan)娆大厦,那你多崩溃?”

  回手在边学道大腿上掐了一下,让他安分点,单娆继续说:“shan和shang发音相近,属于比较好的变通办法,再说了,你在松江有尚动俱乐部,尚秀宾馆,都是尚字头的,大厦也用尚字头,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了。”

  “是一家”,聪明的单娆再次一语双关地向边学道表明了心迹。

  边学道觉得心有亏欠,想了想,问单娆:“想过干点事业吗?”

  单娆被问糊涂了,反问:“事业?我现在的工作不就是事业吗?”

  边学道轻轻摇头:“你这个工作还真不算事业。”

  单娆问:“为什么?”

  边学道说:“一眼望得到边,没什么上升空间。”

  单娆问:“你那么肯定?”

  边学道说:“这个先不说,我问你,咱们现在站的是50层,从这里往下看,感觉怎么样?”

  单娆说:“感觉很好,有种尽览繁华的感觉。”

  “尽览繁华……”边学道说:“到底是才女,总结的就是到位,我刚才站在这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个词。”

  单娆“哼”了一声:“油嘴滑舌。”

  边学道说:“你想象一下,如果再高30层,站在80层的落地窗前往外看,会有多美。”

  “80层?”单娆想了一下说:“燕京好像没有那么高的建筑。”

  边学道说:“现在没有,不过已经动工了,正在建。”

  单娆侧头问:“你说国贸三期?”

  边学道说:“你知道啊。”

  单娆说:“我在这住了两年多了,再说身边同事很多是本地人,有什么不知道的?”

  边学道说:“就是那儿。”

  单娆问:“怎么想起说它了?”

  其实来京广中心之前,边学道就想到了前世开在国贸三期80层的云酷酒吧。

  当然,边学道知道,概念中的中国尊比国贸三期高许多,只要中国尊建成投入使用,云酷酒吧的卖点就会贬值。可是从2014年回来的他,根本没见过中国尊,基本上,中国尊上的酒吧,2020年能开业都是快的,所以,一个念头在他脑海萌生了——抢在云酷经营者之前,拿下世贸三期的80层,开酒吧。

  在一览众山小的地方开一个酒吧或者餐厅,一直是边学道的偏好。当初在德国,他就幻想过买下希特勒的鹰巢,开一家观光餐厅,可是他自己也知道,那个难度太大,而且不好经营。

  想着单娆的问题,边学道说:“国贸三期估计要2010年左右投入使用,我想提前接触,把80层租下来,到时开一家燕京城最高的酒吧,你来经营。”

  “我?”单娆一脸的不可思议:“公务员不允许经商的,你不知道吗?”

  边学道说:“你这个工作不错是不错,可是说实话,没什么大意思,而且把人绑得很紧。现在是2006年,还有几年时间,你可以再想想,到时候,你要是觉得工作没劲,就辞职出来,帮我,或者创业。如果工作不想丢,就把酒吧挂在我或家人名下,你来经营,感受一下哪种生活更随心。”

  听完边学道的话,单娆久久无声。

  她看着窗外的城市,脑海里想象着开在300多米高空的酒吧会是什么样子。

  边学道补充说:“到时酒吧你也可以自己起名字,无论叫尚娆还是上娆,都随你。”

  单娆没有明确答复边学道,边学道也没再追问,两人就这样站在窗前,直到月上中天。

  …………

  再见到祝植淳时,边学道吓了一跳。

  他仔细端详着祝植淳问:“你是吸粉了,还是在床上太操劳了,怎么瘦这么多?”

  祝植淳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说:“我现在有点佩服你了,自己就鼓捣出这么一大摊子事业。”

  边学道笑嘻嘻地问:“才想起佩服我?”

  祝植淳说:“滚蛋,说你胖你就喘。”

  边学道问:“通航公司很累人?”

  祝植淳说:“太累了,超乎想象的累。我之前都是打理家里的生意,虽然也不容易,但没发现这么难。创业真的是不容易,从基建到人员,从招聘到培训,从规章到考核,从宣传到渠道,再加上跟飞机一起来的那些外国技师,还有一些行政部门要打点,千头万绪啊!”

  祝植淳说的这些,边学道都经历过,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扛过来的。其实稍稍整理一下,就会发现,边学道之所以能撑过来,因为他善于用人,从早期的吴天、刘毅松、杨恩乔,到中期的丁克栋、傅立行、唐琢,这些人帮他分担了很多工作,极大地减轻了边学道肩上的负重。

  想到这儿,边学道问祝植淳:“老大,你不会事事亲力亲为吧?”

  祝植淳说:“我也不想,可是除了茵云,没人能帮上我。”

  边学道说:“你要是抱着这种想法,累死你都活该。”

  …………

  两人上路了。

  祝植淳在四山累坏了,加上有点感冒,精神头严重不足。

  边学道呢,不认识路,而且犯懒不想开车。没办法,祝植淳从他二叔那借了一个司机,让司机开车载他俩去五台山。

  祝植淳一上车就开始睡,快到地方才醒。

  见祝植淳醒了,边学道递给他一瓶水,看着他喝了几口,开口问:“老祝,你对燕京熟,你知道国贸三期是谁盖的吗?”

  祝植淳拧上瓶盖说:“国贸三期?好像是国贸和香港的郭氏兄弟合资盖的。”

  边学道说:“这样的楼,得多少钱一米?”

  祝植淳问:“什么多少钱一米?”

  边学道说:“卖啊。”

  祝植淳看了一眼司机,笑着说:“兄弟,想什么呢?那样的楼基本是只租不卖的,那位置,还有燕京第一高的噱头,换你,你卖吗?”

  边学道说:“还有只租不卖的楼?”

  祝植淳说:“你说你想干什么吧!”

  边学道说:“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关系,提前帮我把国贸三期的80层定下来。”

  祝植淳问:“80层……定下来干什么?”

  边学道说:“开个酒吧。”

  祝植淳无语了好一会儿,问:“你真有这么闲?”

  边学道说:“我又没说我来经营。”

  祝植淳眼珠一转说:“国贸三期那地方,你说的楼层,租的话,最低也得1000元/月/平米……燕京只有单娆在,兄弟,你泡妞真下血本啊!”

  …………

  边学道不算什么,祝海山这才叫下血本。

  祝家动用各种资源,不惜代价,所有交易环节全部提速,历时近四个月完成了对奥比康酒庄的第一阶段收购,如无特别重大的意外,大约两个半月后,可以走完所有程序,完成整个收购。

  当然,现在说奥比康酒庄属于祝家也可以,因为最关键的交易和签约环节已经完成。

  祝家一直压着最终的确切消息没透露给媒体,因为祝海山要给边学道一个惊喜。

  对边学道是惊喜,对祝家其他人来说就是惊雷。

  当祝植淳的父亲和几个叔叔从祝海山笔下得知,奥比康酒庄不纳入家族管理,将赠与祝海山的关门弟子边学道后,即便几个人已经见惯了风浪,仍无异于一记惊雷。

  开什么国际玩笑!10亿多美金买来的东西,送人?别说关门弟子,就是外头生的亲儿子,也没有这么送的啊!

  几个儿子的反对很坚决,可是祝海山的态度更坚决。

  祝家几个管事的,面对修了闭口禅的老爹,一点办法也没有。酒庄买的时候,用的是祝海山的名义,动用的是家族资产,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上董事会表决那一套,完全不好使。

  祝海山一心为子孙计,但却一个字也不能说。

  他现在关心的是,第二次见面,边学道能否痛快地告诉他最想知道的信息。

  在祝海山心里,10亿美金,加上之前转移的一些资金,换边学道脑子里的信息,一点也不贵,非常值!

  仔细回想上次跟边学道交流时的情形,祝海山觉得,边学道这个人理性兼具感性,除了钱,也许跟他交流一些人生感悟心得,能更多地获取他的信任和好感。因为上次边学道离开五台山前一天,跟祝海山聊的最多的,就是送他的那四首诗。

  其实想想也对,两世为人,偏偏没喝孟婆汤,前世今生两种思维人格,两种行为惯性,两种人生际遇,若是没有一丝迷茫,那才叫奇了怪了。

  祝海山还在闭眼思量,外头传来了敲门声。

  马成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汤药熬好了。”

  感谢天策李和一众书友的打赏支持。元旦假期,比上班还累,一言难尽。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