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看到敢为集团报上来的用地规划后,有那么一两秒,卢广效甚至萌生了将女儿嫁给边学道的想法。

  实在是太体贴人意了。

  在官场上,举报信不是稀罕物。

  普通公务员当然没这待遇,到了一定级别又手握实权,若是掌握不好“平衡”二字,那就不好说了。

  前次的举报信,倒不至于让卢广效多被动,省里收到举报信的几个部门,甚至都没正式跟卢广效提过这件事,说明大家不认可举报内容。

  可是卢广效如芒在心,不除不快。

  然而怎么除?学问很大。

  首先,他不能大动肝火,也不能大动干戈。这种事情,他的反应越大,失分就越多。一旦反应强烈,上级领导会认为卢广效没有城府,没有肚量,这样的人不适合身处重要领导岗位。

  同样,一旦他反应强烈,暗处的对手会觉得抓住了卢广效的痛脚,本着你越在乎我越高兴的原则,会变本加厉用举报信恶心卢广效。

  可是,完全没反应也不是上策。

  现在领导固然信任你,可是信任不是无限的,不能只消耗信任,不巩固信任。

  问题的难点在于,怎么样巧妙化解,四两拨千斤。

  卢广效心里忧虑的事,边学道主动帮他分忧了。

  分忧的代价是敢为集团出让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当初,为了回报边学道献策之功,敢为集团拿到的几块地都是卢广效属意特批的。当然,该走的招投标程序都走了,这方面绝对挑不出问题。

  现在,边学道把几个优质地块都还了回来,申请置换几个次级地块,然后企业出资在地块上建公园、体育场等公共文化体育设施。

  这等于边学道给了卢广效三支箭。

  第一支箭,地块回收。

  棚户区改造一盘棋,资质不够、资金不足、进展缓慢跟不上工程指挥部部署的,收回地块。这事有先例,敢为集团就是。

  第二支箭,捆绑加码。

  以敢为集团为例子,卢广效可以向不听吆喝、不是一条心的参与企业加码,将工程项目和公共设施进行捆绑,让他们拿出部分地块建公共文化体育设施,削弱他们的利润点,逼他们自己退出,或者示好让利。这个码加不加,加多少,完全是卢广效说的算,等于给了卢广效一个拿捏其他企业的正当理由。

  第三支箭,让领导满意,让市民高兴。

  北江建设文化大省的口号一直在喊,可是成果寥寥。边学道要是把这几个公园、广场、体育场建起来,无论是提出口号的,还是跟着喊口号的,大家都舒心。

  再者,卢广效上任两件大事,一个是修缮农田水利,一个是棚户区改造。两件事,说起来都是为百姓谋利的事,可也都不是立竿见影的活儿。

  主抓的工作不能立竿见影,拿不出好看的经济增长数据,两会上的工作报告就不好写,如果再拖了全省增速的后腿,压力可想而知。再者,把钱花到农田里去了,城市里的市民看不见,偏偏相对农民,市民有更多话语权,会在各种渠道质疑。

  所以,卢广效能坚持农业和棚户区改造两件工作,是很不容易的。

  要知道,近些年官员任期没有一定,弹性很大。一任一两年的有,一任两三年的有,一任三五年的有,干了七八年的也有。

  任期缩水,就导致一些官员短期行为严重,上任后,重显绩轻潜绩,工作的重点只放在形象工程、路边工程和面子工程上。

  正因此,国内很多城市,楼越来越高,下水道却多少年不修不换,城市一下雨就变泽国,马路甚至能淹死人。原因就在于,把钱花在下水道上,谁都看不见,等自己调离后,都留给继任者享受掌声了。

  可是很显然,卢广效不是这样的官,他是真想为百姓干点事,主持大范围的农田水利修缮,就说明了这一点。

  正因此,让边学道觉得卢广效是个不错的官,起码是个有追求的官。

  所以,边学道准备建公园、广场、体育场,就是送给卢广效一些让市民看得见、摸得着、都喜欢、会喊好的显绩,让他周围的工作环境能好一点。

  边学道能帮卢广效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

  这么多已经足够了。

  边学道提供的点子,经过卢广效润色,威力大增。

  几次全体会议开下来,“举报信”三个字再没人提了,私下里也不敢。

  引而不发,三箭破局,只有修炼到相当层次的老手才能体会到其中的真味。

  省里领导对卢广效的反应很满意,觉得卢广效没有怒而失智,反而一手自纠,一手反制,颇有大将之风。

  可是在圈子里的商人看来,卢广效是大将,边学道就是冤大头。

  地皮置换加上建公共设施,边学道一里一外少赚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好些人觉得,只有卢广效在松江多干几年,或者升到省里,边学道才能弥补这次放弃的利益。

  当然,边学道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

  不管大家怎么想,有一点是比较统一的,就是都觉得边学道拿得起放得下,行事很大气,如果利益统一,会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最近,别人心里很大气的边学道,惹得胡溪很生气。

  上次KTV里边学道让她办的事有点棘手,一时没有结果,可胡溪又想见边学道,想当面问问他为什么突然放弃那么多块优质地块。

  不管外界怎么猜测,胡溪始终认为边学道不是心甘情愿吃亏的人,所以她怀疑是不是政策有变,卢广效和边学道提前规避。

  胡溪也参与了棚户区改造工程,她手里捏着几个地块的开发权,这方面任何风吹草动,都牵连着巨大利益。

  她觉得自己已经给了边学道不少甜头,求的就是从边学道这里提前知道重要信息,于是她几次打电话约边学道见面。

  可是连续几天,无论约在茉莉会,约在KTV,还是约在自己家,边学道都推说公司忙,没跟她见面。

  后来胡溪就在电话里问:“是不是棚户区改造政策有变?”

  边学道说:“完全没有的事。”

  胡溪问:“那你为什么退出?”

  边学道说:“2007年公司战略重心转移,没那么多精力兼顾而已。”

  周四晚上,胡溪不死心,打电话要跟边学道见面。

  边学道告诉她,说正在网上等一个人的电子邮件,邮件很重要。

  胡溪问出边学道的QQ号,说她现在上网。

  加上QQ后,两人聊了几句,互相确认身份,胡溪突然发来视频邀请。

  边学道犹豫一下,点击接受,然后他看到了视频里穿着低胸黑丝睡衣的胡溪。

  接着胡溪发来一句话:今天新买的睡衣,好看吗?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