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奋不顾身有几人?

  “小心对面!”

  “砰!”

  几乎同时发生。

  关淑南这一推力气很大,边学道没有防备,被她推得一个大趔趄。

  一只手拄着地,边学道眼尾余光看见对面火光一闪,然后身旁的关淑南一下委顿倒地。

  ……

  胡溪开车进了东森大学。

  拿到调查信息后,无聊时胡溪开车来东森大学转过几圈,她对边学道好奇成那个样子,边学道的母校和经常过夜的地方她当然要看一看。

  车刚开过食堂,前面传来一声闷响,胡溪的脸一下就白了,她闪着车灯,向红楼方向开去。

  ……

  一切都太突然了。

  重生以来顺风顺水,五台山之行收获满满,觉得既定的人生目标很快就可以实现,正是意气风发之时,边学道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人在家门口守着准备枪击他。

  看见关淑南倒地,四周一下无声了。

  是谁?

  吕大波?陶庆?林向华?祝家?闵家?

  十分之一秒里,好多个念头和人名在边学道脑海里闪过。

  父母、徐尚秀、单娆、董雪、沈馥、关淑南……

  李裕、于今、祝植淳、齐三书、王德亮、卢广效、祝海山……

  喝过的酒、唱过的歌、说过的话、许过的愿、走过的路、爱过的人……

  向斌咬着牙,瞄准边学道,向他走来。

  关淑南右胸中枪,躺在地上看着边学道,声音微弱地说:“快跑,你快跑!”

  跑?

  边学道抬头,看向走过来的向斌,眯着眼睛说:“原来是你。”

  向斌说:“难得你还记得我。”

  边学道说:“你想要什么?”

  向斌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的命。”

  边学道说:“你不要命了?”

  向斌说:“杀了你,我赚了。”

  边学道站直身体,看着向斌说:“过去的事,我表示抱歉,只要你今天放过我,我给你足够的钱,让你在国外……”

  说着话,边学道故技重施,冲向斌身后使了个眼色。

  谁知向斌不上当,退后半步,扣动扳机。

  边学道下意识地一个侧身。

  枪没响。

  向斌再扣扳机,传来“咔哒、咔哒”的声音——枪卡壳了。

  “娘的!仿造的玩意就是靠不住。”向斌继续扣着扳机,目眦欲裂。

  见向斌被枪转移了注意力,边学道一个箭步上去想趁机夺枪。

  向斌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IT男了,最近这几年,他每天每夜都在预想今晚的情形,设想了很多预案,每句话每个细节他都想到了。

  这时他和边学道还有几米的距离,于是顺势把手里的枪砸向边学道,然后转身就跑。

  包落在酒吧里了,加上对枪太自信,向斌身上没有其他凶器,就身材来说,边学道足足高他10多公分,肉搏的话,他太吃亏。

  不管怎么说,打了跟边学道一起回家的女人一枪,也算报了一点仇。

  先想办法离开松江,以后再说。

  边学道躲开向斌砸过来的枪,蹲下看着关淑南:“淑南,淑南……”

  关淑南昏迷了,没有回答他。

  边学道双眼赤红,找出关淑南的手机,拨通120,对着手机大喊:“东森大学,有人中枪!东森大学,有人中枪!”

  扔掉手机,边学道发力朝着向斌追去,就算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抓到向斌,让他给关淑南陪葬。

  向斌在前面跑,边学道在后面追,两人的表情都太狰狞,路上的学生诧异地看着他俩,自觉让出路。

  边学道追得快,向斌跑得也不慢。

  跑到路口时,向斌想调整方向,迎面开过来一辆石榴红色的雷克萨斯RX。

  车里的胡溪没看见追在后面的边学道,只看见慌不择路的向斌,以为他肯定得手了。

  胡溪的第一反应是不能让这个人跑掉,他跑掉了,派人跟踪过边学道的她就要受牵连、被调查、背黑锅。

  胡溪够狠,一瞬间就做了决定。

  迎着向斌,她打开大灯,然后狠踩一脚油门。

  已经被边学道追得惊慌失措的向斌没想到对面的车会突然开大灯,被强光一晃,他下意识地把胳膊挡在眼前,紧接着感觉自己仿佛撞上了一面墙,被反弹了出去。

  “居然在学校里开这么快的车……”这是向斌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念头。

  边学道眼看着向斌在路口被车撞个正着,一下被抛出去三四米,四肢扭曲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下一刻,他看到了坐在车里驾驶位上的胡溪。

  胡溪也看见了边学道,她没下车,关掉大灯,摸到烟,抽出一支,冷静地点着,靠在座位上,看着车外的向斌和边学道。

  边学道走到向斌跟前,看着口吐血沫的向斌,突然间无悲无喜。

  …………

  大案!

  松江近十年间少见的枪击大案。

  枪击本身就是大案,如果仅仅在酒吧枪击也还就算了,毕竟那种地方本身就是黄赌毒的擦边场所,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从治安上勉强说得过去。

  可是嫌犯在酒吧开了一枪,随后跑到大学校园又开了一枪,这个影响就太恶劣了。

  况且,案件还牵扯到了松江市内两个年轻企业家,边学道和胡溪。

  北江省厅、松江市局,彻夜灯火通明。

  宣传口的人刚才已经来了电话,两个案发地都是人员众多的场所,消息肯定是堵不住了,让省厅和市局的调查尽快取得进展,统一口径,拿出新闻通稿。

  市委大秘也来过电话,说卢书记对今晚的枪击案十分重视,市局这边的调查有什么进展,第一时间汇报给卢书记。

  在公安局做笔录时,麦小年给边学道送来医院那边的消息:关淑南伤在右肺,没有生命危险。嫌疑犯被撞得很重,目前还在抢救。

  边学道问:“撞到向斌的胡溪呢?有麻烦吗?”

  麦小年说:“麻烦肯定有,但关键看怎么说,而且她是个有背景的,不用咱们操心。”

  边学道说:“又让你费心了。”

  麦小年说:“这么说就外道了,不过以后你身边最起码应该带一个靠得住的司机。还有,整件事,用什么说辞,你一定要想好。”

  边学道轻轻点头说:“我知道。医院那边你帮我盯着点,有什么最新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这边结束我就过去。”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