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大案

  燕京四合院。

  一个说一个写的交流还在继续。

  说了一会儿,白发老头看着祝海山说:“我这一辈子弄不明白的事不少,但唯独你这个人是意外。你大事不糊涂,小事也精明,就是夹在中间的这些事,总是拎不清。我问你,这个闭口禅,形式大于内容,完全是淬炼心性用的,你怎么到老还玩起这个了?难道现在外面时髦这个?”

  祝海山笑着摆摆手,却不写字。

  白发老头叹了口气说:“好,就说说你今天拿来这个……如果保尔森和伯南克当救火队员,肯定先是大幅度降息,同时放松银根。”

  见白发老头看着自己,祝海山写道:“然后提出减税方案,刺激消费需求。”

  白发老头看着祝海山的字继续说:“除此以外,还会与华尔街巨头们协商,推出彼此推迟还款的一揽子计划。他们两非常清楚,当火苗四起之时,当务之急是阻挡火势的蔓延,进而灭火,而不是高喊追拿纵火者,从而坐失救火良机。”

  祝海山听完,写道:“华尔街金融地震,肯定会裁员,我们可以把海外金融精英纳入怀中,实现中国金融业在技术水平、人才架构方面的重大突破。”

  白发老头听了,笑着说:“这种事还值得你操心?”

  祝海山刷刷写了一句话。

  白发老头说:“你和我一样都是冒险家。”

  祝海山又写。

  白发老头平静地说:“登顶要挨多少白眼,只有经过的人才明白。”

  祝海山继续写。

  白发老头看了又看,好一会儿说:“我孙子爱在网上玩游戏,他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他说一代补丁一代神,游戏规则什么的,一个补丁就能颠覆,职业的冷热,技能的强弱,门派的兴衰,就是一个补丁的事儿。”

  祝海山听了,沉吟一下,写了两行字。

  白发老头看完,嗤笑了一下,说:“有时谎言说多了,自个儿还真信!难道对自己没利益的事也应该作吗?”

  祝海山又写。

  白发老头说:“一个人的让步不是和平,而是妥协。”

  祝海山又写。

  白发老头说:“人都一个球样,想绝对公平?等地球毁灭吧。”

  祝海山轻轻摇头,接着写了三行字。

  白发老头古怪地看了祝海山一眼,拿起茶杯:“不说了,我想静静。”

  祝海山拿起笔,在纸上写:静静是谁?

  白发老头看清祝海山写的,气哼哼地站起来,踏着月色出门,扔下一句:“还是那个德行,这几年五台山你白待了。”

  …………

  电影散场了。

  关淑南起身整理东西时,发现手机的小灯在闪,这是有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的提示。

  拿起手机一看,见未接来电是边学道,关淑南的心就是一跳。

  再往前翻,自己居然跟边学道有一个通话记录,看看时间,当时自己正在看电影,难道是不小心碰到手机拨出去的?

  跟着人流走出放映厅,关淑南心思纷纭。

  “他只回拨了一次!”

  “他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的?”

  站在电影院外的广场上,关淑南拨通了边学道的手机:“喂,是我。”

  …………

  酒吧毕竟是酒吧,灯光闪烁,音乐嘈杂,闹哄哄的。

  吧台前吹牛的,卡座里猜拳的,舞池中上下其手的,各玩各的,除了向斌周围几张桌子和一直关注向斌的胡溪,第一时间竟然没太多人注意到有人拔枪了。

  看见向斌手里的枪,胡溪派过来的几个保安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胡老板让他们来摸摸这个男人的底,这TM居然摸出一把枪来,这不是《天下无贼》里范伟那一段吗?

  几个保安也是见过不少人的,刚才还好,现在看向斌拿枪时的样子,发现他眼里真的有杀气。

  酒吧里的人终于反应过来,附近几个女的开始尖叫。

  “枪!”

  “有人掏枪!”

  一听见“枪”字,除了音响,附近的人声一下都消失了。

  刚才接受向斌送酒的女孩脸色苍白,拉着一起来的女伴就要走。

  胡溪纵然见多识广,也没预想过居然会出现这个局面。

  这个跟踪边学道的人居然有枪!

  难道他是想杀边学道?

  这一刻,向斌脑海里有两个念头。

  一个是收起枪立刻走人,离开松江,找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

  一个是开枪崩了这个刚才跟自己耍横的,然后出去立刻到边学道家楼下蹲守,见到他就开枪。

  一个声音在脑海里说:退一步海阔天空。

  一个声音在脑海里说:枪一响念头通达。

  脸上表情变换了一会儿,向斌咬牙跟自己说:“万劫不复又怎样?”

  …………

  书房里。

  电话又响了,见是关淑南,边学道接了起来。

  “喂,是我。”关淑南的声音里透着过去没有的味道。

  自从欧洲回来,边学道没见过关淑南,不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本来两人说好的,边学道从欧洲回来,关淑南的“思考期”就结束,可是到今天,已经差不多三个月了。

  在这一点上,边学道有点言而无信。

  他对着电话说:“你在电影院?”

  关淑南说:“看完了,散场了,我在门口的广场上。”

  边学道问:“电影怎么样?”

  关淑南说:“你能来接我吗?”

  通话断了。

  边学道的手机没电了,一点儿电都没有了。

  边学道接上充电器,稍微等了一下就马上开机,拨通关淑南的手机:“刚才我手机没电了,插着充电器打呢。”

  关淑南又问:“你能来接我吗?”

  边学道看看时间,说:“你在原地等我。”

  拿上车钥匙和钱包,看了一眼书桌上充电的手机,边学道心想开车半小时就回来了,应该没什么必接的电话,就没拿手机。

  边学道出门大约5分钟后,他的手机响了。

  没人接,断了,又响。

  断了,又响。

  断了,又响。

  随后手机进来一条短信,这条边学道没第一时间看见的短信是胡溪发来的,短信内容五个字——有人想杀你。

  胡溪按下短信发送键时,向斌把枪从男人的脑袋上移开,移到男人右肩附近,然后眼里浮现一丝狠意。

  “砰!”

  向斌开枪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