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枪响

  给胡溪送照片的人对向斌的评价很准,向斌不是专业干跟踪的。

  好几次,他放弃蹲守,改为开车跟踪,都把边学道跟丢了。

  跟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让他在网上跟踪IP没问题,让向斌干这活确实不专业。

  第二,车没边学道的好,启动速度慢。

  第三,路没边学道熟。

  第四,也是最关键的,边学道的车牌比较牛,有两次,边学道在交警眼皮子底下左转,交警看了一眼车牌,没管他,可等跟在后面的向斌也想左转时,直接被交警拦下了。

  特权啊!特权!

  你说这玩意怎么跟?

  坐在车里生闷气的向斌不知道,他车后不远处,一辆车跟在他车后面,已经跟了好几天。

  自从上次看见向斌的照片,胡溪就把派去调查边学道的人改为跟踪向斌。

  胡溪这么做的理由是:看一个人的底细,一看他的朋友,二看他的对手。

  有些时候,在目标人物身上打不开局面,可以从他身边人(包括敌人)身上获得意外的线索。

  边学道身边的朋友和女人,胡溪摸到了一些,可是了解边学道的行事风格后,她不敢轻易去碰这些人。

  现在忽然冒出来的这个神秘跟踪者就不同了,调查一下,最不济也能跟边学道要个人情。

  ……

  晚上。

  一个人躺在旅馆房间里,向斌拿出自己的银行存折,看上面的余额,莫名地从心底里涌起一股寂寥。

  自己运气好,运了几趟安然无事,按说挣的这些钱,再贷点款,干点小买卖也是够了。

  为了陈年旧账跑来松江,就算杀了姓边的,自己能回到出国前意气风发的日子吗?

  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掏出枪,拿在眼前看了又看,向斌有种直觉,只要这枪一响,他这辈子也就活到头了。

  下地想找水喝,却从柜子里找出两张印着美女的名片。

  拿着名片看了几眼,向斌有了性致。

  这种名片,向斌有经验,电话是真的,照片是假的。

  他走进卫生间,洗脸、梳头,刮了胡子,把随身物品装进包里,换了衬衫和裤子,拎包出门,准备去酒吧碰碰运气。

  出事前,向斌是酒吧的常客,那时他有两大得意,一是学习工作办出国,无不顺风顺水;一是在酒吧擒获过几个极品良家,在公司被同事誉为酒吧王子。

  酒吧王子前脚刚迈进工大附近的一家酒吧,胡溪就接到了报信电话。

  放下电话,胡溪叫来几个茉莉会的保安,告诉他们酒吧地址,让他们去摸摸向斌的底。

  保安出去没一会儿,胡溪坐不住了,鬼使神差地拿上车钥匙,也奔酒吧去了。

  ……

  同一时间。

  边学道在“林畔人家”陪徐尚秀吃完饭,回了他的安全小屋。

  他的这种行为,出于他对徐尚秀的了解。他如果睡在“林畔人家”,徐尚秀什么都不会说,但心里肯定有想法。他若主动表现得君子一点,在徐尚秀心里一定有加分。

  在安全小屋上网的时候,边学道无意间看到有人在论坛里讨论沈馥。

  讨论的由头是某歌星要开演唱会,势头造得很足,大家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如彗星一般崛起,又快速消失于大众视野的沈馥。

  沈馥的名字一出,要举办演唱会那位就没人提了。

  有人说:“要是沈馥开演唱会,只要在国内,不管多远我都去看。”

  有人说:“还用你说?沈馥要是开演唱会,只要放出风,肯定爆满。”

  有人说:“演唱会?难啊!你们没数数,沈馥一共发了多少首歌,能支撑起一场演唱会吗?”

  另一个人说:“沈馥的歌首首经典,不过确实产量偏低。”

  最后一个说:“沈馥发的都是单曲,又不是凑专辑,慢工出细活……”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在心里数了数沈馥名下的歌,好像还真不够撑起一场演唱会的。

  看看桌子上的日历,想想自己本子上记的歌词,好像很多都快要到保质期了。

  沈馥,跟另外几个女人不一样。

  她的身份,她的性格,似乎都注定了,她和边学道要渐渐相忘于江湖。

  以后,就算边学道有再多的钱,沈馥也不会要,他能给沈馥未来人生的保障,就是音乐和艺术,让赞誉和经典陪伴沈馥的余生。

  那样的余生尽管荒凉,但毕竟有一丝值得回忆的暖色。

  想到这里,边学道翻出记东西的小本和磁带,边翻边搜索,看哪些还能送给沈馥,让她凑够一场演唱会。

  第一首,邓紫棋的《泡沫》。

  边学道曾用七彩气泡跟沈馥作比喻,现在送她这首泡沫,不算突然。

  第二首,朱雅琼的《因缘》。

  看着这首歌,边学道想到的是徐尚秀,他很想把这首歌唱给徐尚秀,可是他这辈子不会再以自己的名字发歌了。因为说一千道一万,祝海山就是因为伍佰的两首歌才确定了边学道重生者的身份。至于论文、押宝刘翔、安全卫士,其实都是可以辩驳的,唯独《再度重相逢》和《突然的自我》辩无可辩。

  第三首,周杰伦的《烟花易冷》,不过前世边学道在电脑上听得最多的是乔维怡版本的。

  考虑沈馥以后可能主要混欧美音乐圈,边学道又特意找了几首他记下来的英文歌,让沈馥用来在英语国家刷存在感。其实边学道对Lady-GaGa的几首歌很熟悉,还有《Baby》,可是他觉得不适合给沈馥,气场不对路。他实在难以想象沈馥用什么表情和腔调唱“GaGa-oo-la-la”。

  第四首,麦莉赛勒斯的《Wrecking-Ball》。

  第五首,凯莉克莱森的《Stronger》。

  最后一首,玛利亚亚瑞唐多的《Burning》。本来在边学道印象里这首歌发行时间挺早的,可是他刚上网搜了一下,居然没有这首歌。

  好吧!毕竟是两个时空。

  有了这六首歌,加上沈馥之前的成名曲,加上学道之人和遇到兄弟授权的歌曲,支撑一场演唱会完全没有问题。要知道,沈馥的歌首首经典,首首都是打榜名曲。

  你说,照这些歌的水准,以后沈馥要是开演唱会,会火爆到什么程度?

  ……

  演唱会会火爆到什么程度不好说,酒吧里现在是十分火爆。

  胡溪进门的时候,酒吧里正进行内衣走秀表演。

  走秀的女模特中,除了中国人,还有几个年轻的外国女人,引得周围口哨声四起。

  顺着先到的茉莉会保安的指示,胡溪看到了坐在一角的向斌,她低声跟保安说了几句,保安会意,带着一起来的人朝向斌走去。

  《Burning》是04年的歌,因为实在太喜欢,所以开了一次金手指。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