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画龙点睛

  坐在车里,边学道没急着走,他在等麦小年。

  另外,边学道没什么好怕的。

  首先,事情的起因是黑车司机团伙和正规出租车之间因为客源产生的纠纷,这个事,直接牵扯到交通局、车管所、派出所好几个部门。况且事情发生在火车站附近,有多少外地游客吃过松江火车站附近黑车的亏?这些黑车给松江市抹了多少黑?

  这事能大张旗鼓的说吗?

  能说!可一但揭开了,就必须来一波整顿、严打。

  其二,对边学道来说,打人不算个事。

  别说边学道只是打了小眼睛男几拳,踩了两脚,离要他命还远着呢,就算死了人又怎么样?开车肇事造成一死一伤,喊出“我爸是李刚”的李启明,判了几年?6年!江西某大学副校长廖伟明,酒驾撞人造成两死四伤,结果呢?判三缓三,牢都不用坐。

  边学道现在好歹为松江市创造了好几百个就业岗位,出手打了个当众殴打出租车司机在先的流氓,还能判他个重罪?边学道说自己是路见不平见义勇为行不行?

  再说了,打架斗殴这种事,就算进了派出所,也是能私了就私了,所谓民不举官不究,如果被打一方都改口不追究了,谁会揪着边学道不放?

  现在,小眼睛男一伙人都在唐根水带来的车里扣着呢,边学道十分有把握让他们不追究自己。

  让手下保安去小眼睛男身上搜手机的时候,麦小年开车到了。

  说起来麦小年来的其实不算晚,从接到边学道电话到现在,也就20多分钟。

  麦小年刚才碰巧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而且听边学道说事发地点是火车站附近的龙门酒店门口,那个地方人来人往的,如果出了大事,他们局里早接到消息了。至于派手下先到现场,麦小年根本没考虑,边学道在电话里语焉不详,没说具体是什么事,万一是个不大的小纠纷,让手下知道了不好。麦小年的地位是边学道花300万帮他稳固的,这事局里人都知道,可知道归知道,让手下人背后议论麦小年是边学道的狗,那就不好听了。

  所以,边学道有事,麦小年肯定帮忙,但都是他亲自到,一是给边学道面子,二是不给手下人嚼舌根的谈资。

  这种场合两人不能过多交流,麦小年让边学道把扣的几个人交给他,他来处理。

  这等于在给边学道擦屁股。

  打人的事,可以硬说成斗殴模糊过去,非法扣人,这事就不好抹了。

  麦小年平时做人还是有一套的,他跟边学道交代完,走到王所长跟前:“我是青石分局麦小年,因为有围观群众把报警电话打到了我们局,今天的事我接过去了,有什么情况和想法,我会找你沟通。”

  沟通?

  是让我背黑锅吧!

  自从看清手里的名片,王所长后脖颈就见汗了。

  王所长不是蠢人,知道了边学道是谁,立刻就明白了刚才边学道看他们三人的含义。

  好几件事,这个姓边的名声在外。被他拉下马的,送进监狱的,还有传闻中找人打死在七彩糖酒吧门口的,一只手已经不够用了。

  本来对一些关于边学道的传闻,王所长将信将疑,可是今天亲眼见着边学道动手打人,看他下手的狠劲,王所长全信了。今天惹了这个狠角色,自己这个副所长真不够人家看的。

  怎么办?

  送礼?没人家钱多。

  办事?没人家能量大。

  可是如果不想办法修复关系,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混上的这个站前派出所副所长,能保得住吗?

  要不,晚上找这个麦小年先喝顿酒?人家会理自己吗?

  一时间,在站前这片呼风唤雨的王所长患得患失,不知道怎么才能过了边学道这一关。

  ……

  小眼睛男被边学道打得在地上打滚,从他身上搜出来的徐尚秀和李碧婷的手机,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徐尚秀的手机已经不能接打电话了。

  拿着手机,边学道下车,来到徐尚秀和李碧婷坐的车旁,拉开车门,看着徐尚秀说:“去我车里吧,这车一会要跟着去青石分局。”

  徐尚秀和李碧婷走下车,看到先前被打的出租车司机正颤颤巍巍地拿着车里的对讲机跟车队队友说情况,徐尚秀走过去,把兜里的100多块钱都掏了出来,递给司机。

  出租司机的伤情看着惨,跟他刚才示弱有关,其实伤的也没多严重。

  看见徐尚秀手里的钱,司机说:“谢谢你,不用了,刚才我看到你给的20了。”说着,出租司机瞄了一眼站在徐尚秀身后不远处的边学道:“你朋友已经帮我出了气,我应该谢谢你,你们快走吧,这里出了事,待久了对你们不利。”

  徐尚秀点点头,拉着李碧婷上了边学道的车。

  边学道开车先走了,唐根水负责跟麦小年去分局说明情况,去分局的路上,小眼睛男一伙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识趣地统一了说辞:是一场误会、不追究责任。

  边学道开了一段,把车停在路边,回身问徐尚秀:“先找地方吃饭,还是先去买手机?”

  “买手机?”徐尚秀问:“为什么买手机?”

  边学道拿出她俩的手机递过去说:“从抢你们手机那男的身上找出来的,他刚才在地上打滚,已经不能用了。”

  接过自己手机的李碧婷一脸郁闷。

  李碧婷家里不缺钱,可是家教很严,高一时给她买过手机,到高三就没收了,直到高考结束,才按照先前的承诺,给她买了一台售价近4000块的新手机。

  新手机到手没几天,还没捂热乎呢,这就全是划痕,显示屏也碎了一块。李碧婷想要给爸爸打电话,发现手机键盘区的几个数字键失灵了,怎么按也按不出号。

  而徐尚秀的手机更惨,已经开不了机了。

  李碧婷看着徐尚秀,皱着眼眉问:“姐,没法给家里打电话了,怎么办?”

  刚才听边学道说买手机,李碧婷很自然地以为要她自己出钱买,可她这次出来,家里一共才给了2000块钱,哪够买她喜欢的手机?

  求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