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眼睛男的命实在不好。

  第一,他招惹的是徐尚秀。这一点,属于天灾,只要他惹了徐尚秀,还让边学道知道了,别说他就是个混子,就算他老子是厅官,边学道也照样揍他。

  还得是亲手揍他!

  第二,边学道最近一直锻炼。自打从欧洲回来,经历了波尔多被抢那一次,发觉自己体质有点下滑,边学道就一直每天抽时间到俱乐部运动健身。射箭锻炼静气、准头和臂力,健身锻炼肌肉群和爆发力,散打拳击锻炼反应速度和打斗技巧……边学道闷头练了好些天,在小眼睛男身上开张了。

  第三,他碰上的是边学道。换一个有边学道这样地位和身家的老板,九成九不会当众亲自动手打人,小眼睛男和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一直在防范一看就是练家子的唐根水,忽略了一看就是老板的边学道。

  可是……

  天外飞仙一样狂暴的一拳,恰恰是边学道打的。

  一拳之后还一拳,两拳之后又跟了一组拳击比赛里常见的组合拳。

  拳拳打头,拳拳见血!

  围观人群中上过学有点文化的,第一时间回忆起了语文课本里《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的一段描写——

  ——“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又只一拳,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

  只是边学道打得给力,小眼睛男却没有镇关西的骨头硬,被打得天昏地暗惨叫不止,没喊出一句“打得好”。

  用评书里常用的话说就是“说时迟那时快”,边学道毫无预兆、狂风暴雨般的几拳前后不过三四秒,包括唐根水在内,在场的保安,小眼睛男的同伙,三个警察,路人,周围的小商贩,全都吃惊地张着嘴巴。

  任谁也想不到,第一个动手打人的竟然是最后这个开路虎来的年轻人,而且还打得这么烈、这么狠、这么不留手。

  意外!

  太意外了!

  快!

  实在太快了!

  边学道像豹子一样扑上去打人,离得最近的唐根水都没反应过来,小眼睛男已经一脸是血地倒在地上了。

  小眼睛男的同伙脑子集体短路,没过来帮忙,也没跑路,傻傻地你看我、我看你,一时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边学道松开拳头,没回头,喊道:“把他们一伙的都扣了,带上车。”

  唐根水和站在附近的保安闻言,同时动了。

  值得一提的是,尚动俱乐部的保安队,跟分局进行过联合防暴演练,加上唐根水当过兵,训练保安时,除了体能,一直强调队形和章法,所以这些骨干保安队员,特别会站位。他们不动时,不是行家看不出什么,他们一动起来,几乎把小眼睛男同伙的逃跑路线全封上了。

  不怎么挣扎的,只是被拿住胳膊,有两个激烈反抗的,各被两个安保扭着关节按在地上。

  三个警察见了,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涌起一个念头:手段这么专业,难道这伙人是帮丘八?

  两个被按在地上中的一个,深吸两口气,大声喊道:“王所,王所,他们行凶!他们行凶!你都看见了,抓他们……抓他们……”

  带队来的王所听见这一嗓子,气得眼前直发黑:这人是猪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我王所,什么意思?你跟我很熟?你这么不识相,我怎么帮你,就算想帮现在也不能帮了。本身惹上的人就棘手,现在更是给了人家把柄,这是要拉我下水?

  “王所……王所……”

  “王所……让他们把我放了,我跟你去派出所……王所……”

  坐在车里的李碧婷想下车看个究竟,被徐尚秀拉住了,这一刻,徐尚秀担心边学道担心得要死,怕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违法犯罪的事,那样等于是她毁了边学道。徐尚秀万分后悔,后悔自己把边学道的电话号码告诉给妹妹,后悔自己把这个一直对自己关怀备至的男人拖进了漩涡中。

  徐尚秀一遍一遍问自己,怎么这么蠢?边学道真出点什么事,到时自己怎么办?

  现场。

  王所长咬着牙权衡后,咳了一声,走到边学道身后:“我是……”

  不等他说下去,边学道忽然伸脚踩在小眼睛男的手上。

  “啊……疼……疼……”小眼睛男疼得身体直抽抽。

  边学道把脚挪开,低头看着小眼睛男:“坤哥是吧?咱俩刚才通过话,还记得我吗?”

  躺在地上的坤哥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边学道看着他继续说:“坤哥你很走运,你没走,所以今天这事都由你来扛,你若是真走了,我会说到做到,找到你全家。”

  坤哥“嘶嘶”地吸着气,表情复杂,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想哭。

  周围人都以为这事似乎该过去了,谁知边学道又抬脚踩在坤哥另一只手上:“我回头会问当事人,如果她跟我说你碰过她一个手指头,请你放心,我会兑现电话里说的话,让你死,或者让你生不如死。”

  听见边学道说到这句,王所在旁边又咳了一声,意思我这个社会秩序保护者还在这呢,你怎么敢说这样的话?

  边学道收回脚,看向王所长。

  王所长以为终于轮到自己上场了,结果边学道的目光在他身上打了个旋儿,迈步跟他擦肩而过,然后听见边学道跟先来的男人说:“把躺在地上的坤哥拉起来,派人先送医院去看看,他要是能开口,顺便问问谁给他撑腰让他这么横。”

  什么意思?拿我当空气?

  眼看着边学道坐进车里,王所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他很为难。

  这伙人绝对是背景强大,才敢如此有恃无恐,自己凑上去,百分之二百讨不到好脸色,而且看刚才那人的眼神,没准已经在心里琢磨自己了。

  可是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万一事情被人捅出来,自己就在现场,一个“不作为”的名声算是跑不了了。

  怎么办?

  王所长正在郁闷,一个对方的人下车跑了过来。

  来人递给王所长一张名片,跟他说:“这是我们老板的名片,他说有事可以找他,不让你为难。”

  王所长木然地拿起名片一看,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我靠!出门没看黄历,居然是他。

  ……

  (三更送上,感谢盟主枯木逢春、宝贝独一无二、5Ge、璇光、在北方、抽烟看帖、杨杨、煽火扇、用户防火墙等书友的打赏,另外跟大家求月票!!!)

  ……

  ……

  三更送上,感谢盟主枯木逢春、宝贝独一无二、5Ge、璇光、在北方、抽烟看帖、杨杨、煽火扇、用户防火墙等书友的打赏,另外跟大家求月票!!!求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