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战斗友情

  祝植淳和孟茵云去意大利阿古斯塔·韦斯特兰公司看飞机去了,边学道一个人留在波尔多,继续做他的酒庄梦。

  没办法,自从萌生在波尔多买酒庄的念头,边学道就像遇见了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女神的少男,见猎心喜,不可自抑。

  孟茵云陪祝植淳去了意大利,边学道身边没了免费翻译,在中介逛游半天,大多数时间都在看城堡和葡萄园照片。

  裴桐进门,刚好跟边学道四目相对。

  出于礼貌,她开口打招呼:“你好。”

  边学道灵机一动,问:“你好,你还有时间再兼职一份翻译吗?或者你同学也行。”

  裴桐问:“翻译?谁需要?”

  边学道说:“我需要。”

  裴桐问:“你不懂法语?”

  边学道摇头:“英语懂一些,法语一点不懂。”

  裴桐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听孟茵云和祝植淳都懂法语,加上在饭桌上边学道雄辩滔滔,把王老师说得哑口无言,就想当然以为边学道也懂法语,她问边学道:“你朋友呢?让他们帮你啊!”

  边学道没隐瞒,说:“他们离开法国了。”

  听了这句,裴桐眼中闪过一丝戒备,问:“就你自己了?”

  边学道点头。

  裴桐说:“我要给潘总当翻译,实在没时间,我回去帮你问问我同学吧。”

  边学道掏出一张名片说:“那谢谢了。”

  接过边学道的名片,想到饭桌上潘中富递名片那一幕,裴桐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见边学道不说话了,裴桐有点无语,只好开口问:“你大概要雇几天?行程都去哪?还有,你找翻译打算怎么付费,告诉我,我回去也好跟同学说。”

  边学道蹙着眼眉:“我没找过翻译,也不知道这边什么价位,对了,潘总请你多少钱?我按照潘总的价格给。至于天数,世界杯决赛前我会去德国,没几天。”

  本来想把活介绍给其他同学的裴桐,一下心动了,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中。

  很明显,这个让潘中富都很重视的年轻得过分的边总,肯定是个有钱人,给的薪酬不会比潘中富少。而裴桐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不然就算王老师找她,她也不会在这么忙的时候还接潘中富这个活,实在是因为筹备她自己的小店,把钱都花空了。

  自费来法国读了几年书,父母也没什么钱了,这次开店,裴桐把同学、朋友借了个遍,连辞职在家的表妹都借了,现在她已经是背水一战了。

  可是孤男寡女的,虽然说是翻译,万一他提什么要求,然后用这个威胁不给酬劳怎么办?另一个声音在裴桐心里说:不会的,这样的人不会缺女人。再说了,他想干什么,大不了领他去红灯区,让那里的女人宰他。学校里一直传说,一个韩国男留学生,去了一趟巴黎的红灯区,几乎是穿着内裤出来的。

  这个姓边的要是敢有啥想法,也让他穿着内裤回宾馆,嘻嘻,这个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家伙,会穿什么样的内裤?红色的?蓝色的?Hellokitty……蜡笔小新……樱桃小丸子……还是机器猫?

  呃……好好的,怎么就想到男人内裤了。好吧,自己是搞服装设计的,这是职业病!

  ……

  第二天早上,边学道接到了裴桐电话,说她可以做他的翻译,要求是不陪他喝酒,并且她有权随时取消雇佣关系。

  边学道都答应了,他确确实实就想找个翻译。

  找女人?沈馥就在德国呢!

  裴桐正式上岗了。

  周六陪边学道跑了两家中介,下午分开的时候,裴桐告诉边学道,周日法国95%的商店都关门,包括中介公司,她问边学道明天她还用过来吗?

  边学道说:“那咱们明天租车去周边看酒庄?”

  裴同摇头:“我不建议,法国人跟中国人不一样,比较懒散,对他们来说,周末就是休息休闲时间,很少谈工作、谈生意。”

  边学道说:“这样啊,那你明天不用过来了,我自己逛逛波尔多。”

  想到边学道给了和潘中富一样的高薪酬,裴桐说:“我还是过来吧,我来过波尔多,我领着你,你能少走冤枉路,也方便点。”

  周日,走遍波尔多。

  胜利广场、镜面广场、波尔多大钟门、梅花广场……细细品尝了牛角面包,吃了各种搭配的沙拉和牛排,不得不说,相比德国,法国饭还是吃得下去的。

  在波尔多吃饭,怎么能不喝葡萄酒?

  为了对比店里几种酒的口感和回味,边学道每种两杯,连要了六种,喝到第四种,他没什么事,裴桐却喝醉了。

  陪体力极好的边学道走了一天,裴桐又饿又渴,坐在餐厅里,见了葡萄酒,完全忘了不陪边学道喝酒的约法三章,拿起来直接当水喝。边学道倒是还记得不喝酒的说法,不过裴桐主动喝,他也不好说啥,说多了好像自己心疼那点酒钱似的。

  喝下来发现,裴桐的酒量很一般,比菜菜子差远了,难怪她提前说不陪喝酒,这样的酒量,跟心怀不轨的男人喝酒确实很危险。

  裴桐喝醉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边学道想帮她换点苏打水喝的时候,她已经醉了。裴桐喝醉的表现有点特别,不像别人醉酒后话多,她喝醉后几乎不说话,你问她什么,她只是点头,然后直勾勾地看着某样东西。

  边学道结了账,想拉她起来,裴桐甩开边学道的手,伸手往自己的包里摸,拿出来一样东西……

  防狼喷雾!

  边学道当时就郁闷了,这女人出来给自己当导游,居然带着这玩意,她啥意思?不过再想一想,法国治安差是出了名的,一个亚洲女人,随身带着这个也可以理解。

  边学道不知道裴桐住哪儿,也不好带她回自己住的宾馆,看了看天色,点两杯咖啡,坐着等裴桐清醒一点再走。

  有一点很神奇,裴桐醉的快,醒酒也快,边学道几乎是眼看着她脸上的潮红褪去,眼神也一点一点恢复清明。

  醒酒的裴桐除了动作比平时慢了一拍,思维已经恢复了。

  看着窗外的天色,裴桐说:“得麻烦你送我回宾馆了,在法国我不敢一个人走夜路。”

  边学道站起来说:“好。”

  两人一路太平,直到遇见三个阿拉伯青年。

  在法国,一防黑人二防阿人。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