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特殊家属

  想喝酒……

  昨天单娆想喝酒。

  今天边学道想喝酒。

  在松江,单娆想喝酒只能找关淑南陪,边学道想喝酒,能找的人很多,能说心里话的人不多。

  想了一圈,只有李裕。

  看看时间,开车回红楼,坐在家里沙发上,打李裕电话,居然占线……

  发短信给李裕:来我家,陪我喝酒。

  过了十多分钟,李裕回:哥,忙!

  边学道回:少废话。

  李裕回:红楼?

  边学道回:从酒吧带两瓶好酒来。

  李裕回:多好算好?

  ……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李裕才到。

  不等边学道开酒,李裕拉着他说:“我先说明白,我是来给你送酒的,不能陪喝,今天新来一个歌手,我一会儿得去现场看看水平,喝多了没法开车。”

  边学道拿着酒问:“明天看不行?”

  李裕说:“不行,既然弄了酒吧,就得想着弄好,一天推一天,越来越有惰性。”

  边学道看着李裕:“你舍得让我在家自斟自饮?”

  李裕问:“你的红粉知己呢?都哪去了?”

  边学道说:“哪有?我啥时候有红粉知己了?”

  李裕说:“装啊!我也不在这当灯泡了,别一会儿人家到了再怀疑你性取向。”

  边学道哀嚎一声:“我真冤啊我……”

  没等说完,“嘀嘀”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是关淑南,问边学道:单娆走了吗?

  看了短信,边学道没回,把手机扔到一边。

  李裕盯着手机问:“谁?被我说着了吧?”

  坐了几秒,边学道猛地起身,把手机揣兜里,拿起桌子上的酒说:“走,去酒吧,我喝我的,你忙你的,你忙完了来陪我喝,这回没话说了吧。”

  李裕说:“话说前面,我可不负责送你回家,这周李薰夜班,我得送她。”

  边学道说:“不用你送,把我扔酒吧包房里睡就行,要是看我可怜,背尚秀宾馆去。”

  李裕看着边学道的脸问:“你怎么了?遇上事了?”

  边学道说:“没,就是想喝酒,特别馋,估计今晚收不住了。”

  ……

  对酒吧来说,时间还早,可是遇到酒吧里已经坐了一些人了,这说明酒吧确实很火。

  边学道一手拎着两瓶酒,明晃晃的,抬腿就要进门,结果被新招的门童拦了下来:“先生,我家禁止自带酒水。”

  边学道回头喊在车旁边跟人打电话的李裕:“李裕……李裕……过来,不让我进门了。”

  没等李裕过来,酒吧的保安队长看见了边学道,赶紧走出来让门童放边学道进去,门童不认识,他认识边学道。

  5月1日尚秀阳台音乐秀首演那天,被招进遇到酒吧没多久的保安队长带着酒吧的保安,跟尚秀宾馆的保安和尚动俱乐部的保安混编,维持现场秩序,就是那天,他知道了边学道是谁。

  来遇到酒吧之前,队长在不少场子干过,耳目灵通,松江地面上的新鲜事,他大多都知道一点,当然不会不知道当街砸车的边学道。

  一路把边学道领进酒吧,队长笑呵呵地恭维说:“边总,您想热闹一点,还是想肃静一点?”

  边学道看着队长点点头:“肃静一点的吧。”

  队长直接把边学道领到一个位置靠边但视野一点不受遮挡的大卡。

  想着听听李裕说的新招歌手的水平,边学道坐了下来,跟队长说:“我在这儿坐会儿,你去打个招呼,给我留个包房。”

  “好的边总,有需要您叫我。”队长弯了下腰,转身走了。

  边学道抬手招呼酒保开酒的时候,李裕进来了,坐在边学道对面说:“一个人坐大卡,一会儿小心狂蜂浪蝶围攻你。”

  边学道说:“别心疼了,我还让他们给我留了个包房呢,你就忍忍吧。今天我喝爽了,明天就没事了,不然明天我还来。”

  ……

  李裕陪边学道喝了一杯,被人叫走了。

  其实呢他这个总经理不用这么忙,但遇到酒吧特殊就特殊在,跟尚秀宾馆的阳台音乐秀有联动,人员安排、时间安排、登台安排等,需要他跟傅立行敲定。

  这个活,本来是可以甩给手下的,但傅立行刚上位没多久,为了给下面人树标杆,很是勤勉,几乎事必躬亲。

  傅立行是老资格,又是边学道派在尚秀宾馆的代言人,李裕不敢怠慢,就没让手下的副经理去接洽,都是他在沟通。

  放走李裕,酒吧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在热情的舞曲声里,在斑斓的灯光里,边学道一个人独酌,心里想的是徐尚秀那句“别生气”,想的是单娆那句“就像飞蛾,明知会受伤也要扑到火上”,想的是电影里,自己带上紧箍咒的至尊宝。

  “嘀嘀”进来短信。

  是关淑南,她问:晚上来我家吗?

  边学道依旧没回复。

  李裕回来了,坐在边学道对面,拧开一瓶矿泉水说:“正好你也在,帮我把把关,歌手马上登台。”

  边学道想到《中国好声音》的选拔模式,闭上了眼睛。

  李裕问:“这就喝困了?”

  边学道睁开眼睛说:“你不让我把关吗?我纯听,这样不受外在形象因素影响判断。”说完又闭上眼睛。

  李裕说:“闭眼睛也行,长得确实不错。”

  边学道立刻睁大眼睛凑过去问:“真的?!”

  ……

  歌手上台了。

  短发,黑T恤,胸前两个蓝色的猫眼睛,牛仔裤,戴着个大号眼镜。

  边学道看了问李裕:“怎么看出来长得不错?”

  李裕说:“摘了眼镜确实不错。”

  边学道问:“哪儿找来的?”

  李裕说:“自己看了招聘广告上门的。”

  边学道问:“学生?”

  李裕摇头:“她说不是。”

  边学道问:“多大?”

  李裕瞪着眼睛问:“你想干什么?”

  边学道说:“就是问问,紧张啥。”

  李裕说:“看身份证87年的,还不到20岁……”

  女歌手嗓子很通透、很干净,可能是年纪小,声音里还带了一点纯粹的感觉,一首王菲的《我愿意》,有模仿的部分,有属于自己理解的部分,完成得不错。

  第二首,唱的蔡淳佳的《陪我看日出》,这回却不是边学道喜欢的调调了。

  桌子上的酒瓶都空了……

  边学道起身时才发现自己已经醉了,头晕乎乎的,他抓着李裕的手说:“你和李薰……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相思相望不相负……”

  俗人里的角色都是复杂的人,不到完本请不要下定论。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