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人生难完美

  早上,手机闹表声响了好一会儿,边学道和关淑南才从睡梦中醒过来,他俩昨晚睡得实在是太晚了。

  昨晚边学道回到红楼就已经11点了,跟关淑南较量了半天,又开车来关淑南家,到了关淑南家,继续较量,分出胜负后,两人又聊单娆的事……

  困极而眠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边学道先被闹表吵醒,看一眼时间,推了一把关淑南:“请个假行不行?太困了。”

  关淑南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表,坐起来用手拢了拢头发,下床倒杯水拿过来给边学道:“最近行里事多,不好请假,你困就再睡会,我给你留把门钥匙。”

  边学道把水喝了,跟着下床说:“不睡了,今天事不少。”

  关淑南自己也喝了一杯清水,说:“单娆估计今天就走了,你去看看她吧,她也……挺可怜的。”

  边学道没接茬,问道:“你一般早上都吃什么?”

  关淑南说:“我家离单位远,我一般就吃点面包片,喝奶粉,偶尔摊个蛋。”

  “行,给我也来一份,一会儿我开车送你去单位。”

  “真的?”关淑南问。

  边学道说:“顺路。”

  关淑南听了,喜滋滋地去厨房做早餐。

  边学道简单洗了把脸,拉开窗帘向外看,回身问关淑南:“你这房子租一年多少钱?”

  “一万五。”关淑南在厨房里回答他。

  边学道前世05年毕业,开始在松江租房子,知道大概行情,走到厨房门口说:“不便宜啊!”

  关淑南一边忙活一边说:“是不便宜,价格也是去年涨上来的。”

  边学道问:“上班这么远,怎么不在单位附近找房子?”

  关淑南看着锅里的鸡蛋说:“在原先支行时租的这里,那时上班挺近的,看房时我看中了这里物业好,小区安保做的好,周围邻居也都挺有层次,住着肃静。后来换了支行,在附近看了几个房子都不合心意,想着……”说到这儿,关淑南忽然不说了。

  边学道问:“想着什么?”

  关淑南把鸡蛋从锅里盛出来,波澜不兴地说:“后来想着,等陈高远从美国回来,我俩也该结婚了,到时买了婚房,直接搬过去,就不折腾了,没想到,他回来我们就分手了……”说着话,关淑南端着盘子放到餐桌上说:“过来吃。”

  边学道问:“介意跟我说说你和陈高远的事吗?”

  关淑南看了看墙上的表:“时间还够,边吃边说吧。”

  边学道拿起面包,就着奶粉吃。

  关淑南把面包撕成小块,放在奶粉里,吃了几口,问:“你都想知道什么?”

  边学道问:“你俩为什么分手?”

  关淑南说:“他说我的心不在他身上了。”

  边学道问:“想过以后怎么处理和单娆的关系吗?”

  关淑南反问:“你呢?想过吗?”

  边学道说:“从今天开始想。”

  关淑南说:“你不用担心我,我从前确实嫉妒她,但这次正是她回来,请我喝酒,带我去你家,给了我靠近你的机会,我心里感激她,只要她还拿我当朋友,我会待她跟以前一样。”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忽然问道:“你玩过股票吗?”

  关淑南一时没跟上边学道的思维,过了两三秒,回答他:“懂一点,上班没多久就跟同事一起做股票和基金,金融单位,很少有不理财的。”

  边学道吃光了自己那份,坐在对面看着关淑南吃,见关淑南吃得差不多了,说:“再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你现在有多少存款?”

  关淑南听了,用纸巾擦了擦嘴,起身走向卧室,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三个存折和几张纸走回来,把东西放在边学道面前说:“都在这里。”

  边学道拿起来一看,关淑南果然理财,但数额都不大,感觉就像储备食物的小松鼠,一点点积累,连一个松子都不放过。

  不过话说回来,关淑南的存款比前世同样工作几年的他还是要多一些的,想想关淑南租的这个房子,想想关淑南的衣柜,这个女人的金钱观和消费观呼之欲出。

  看完桌上的东西,推还给关淑南,边学道说:“收好,出国前我会来找你,到时再跟你细说。”

  关淑南把东西放回卧室,洗漱完,跟边学道说:“走吧。”

  ……

  边学道开车,关淑南没像从前一样不时偷瞟他,而是放松地靠在车座上打盹。看着关淑南披散和头发和鼻尖,边学道心中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像他亲口说的,对关淑南,他谈不上爱,但偏偏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与其他女人完全不同。

  重生以来的成功,让不少女人对他青眼相看,但惟独这个关淑南,无限放大了他的成就感。

  关淑南像一只柔弱的小动物,完全放弃抵抗,躺在地上,向食肉动物亮出肚皮,以示臣服,全心讨好。

  在她面前,边学道的大男子主义得到充分释放,那种说一不二的感觉,那种掌握生杀大权的感觉,是徐尚秀、单娆、沈馥都不能给他的。

  所以,边学道最终接纳了关淑南,尽管他给两人留了一个缓冲期,但从关淑南的表现看,似乎变数不大。

  这个,应该是边学道今世相对前世的变化之一。

  获得成功之后的他,需要有个女人狂热地崇拜他、依赖他、迷恋他,衬托他的成功,突出他的成就,关淑南扮演了这个角色。

  对边学道来说,这个不是必备角色,但关淑南依靠死缠烂打和一次机会,成功攻陷了边学道的层层防守,只差半步,就可以成为边学道记名在册的女人。

  这次机会,是单娆帮她制造的,在关淑南心里,其实算是扯平了,因为单娆能成为边学道的正牌女朋友,本质上是她牵的线。

  车停在关淑南上班银行的路边,下车前,关淑南扭身,仔细地在座椅上搜寻着什么。

  边学道看着她问:“找什么呢?”

  关淑南从座椅上捏起一根长头发说:“我的头发。你今天八成要送单娆去机场,她难得回来一趟,别因为小细节让她不高兴。”

  看着关淑南手里的头发丝,边学道满意地说:“让我亲一口再下车。”

  关淑南听了,美滋滋地把嘴唇凑了过来。

  第二更,继续求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