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认家门

  “你是处女吗?”

  关淑南问边学道:“你很在乎这个?”

  话都说到这份了,他只能点头:“在乎。”

  关淑南问:“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边学道:“嗯……”

  关淑南继续说:“这是你最后一个招儿了吧?”

  边学道突然发现,之前保持的优势似乎被自己一个愚蠢的问题消解了。

  这一整晚,关淑南一会疯狂,一会委屈,一会哭泣,但其实她是一家支行独当一面的客户经理,她的谈话技巧和心理技巧比普通人要高明得多。

  而对边学道来说,今晚两人把超越友谊的话都说了,除了最后一垒,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再想像之前那样说断就断,不容易了。

  可是今晚,无论如何,不能上关淑南的床。

  关淑南喝了酒,边学道被她搅得有点失守,但理智提醒他,就算要做什么,也不能是今天。

  关淑南看着边学道的眼睛说:“你问我是不是处女,我不说,你自己试。”

  边学道没法子了,转移话题问:“房子是租的?”

  关淑南:“嗯。”

  边学道问:“租几年了?”

  关淑南:“四年。”

  边学道问:“一个人住不害怕?”

  关淑南:“打雷下雨刮风的晚上会害怕,平时还好。”

  见话题岔开了,边学道说:“刚才你说约定,我跟你做一个约定好了。”

  关淑南扭头看边学道:“什么约定?”

  边学道说:“我听过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你很想要一样东西,就放它走。如果它回来找你,那么它永远都是你的。要是它没有回来,那么不用再等了,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你的!”

  关淑南看着边学道,冷冷地说:“这一晚你都在想办法摆脱我,无论我怎么挖心挖肺,你都是想摆脱我,其实你真的不用说刚才那些为我好的话,你只要跟我说,关淑南你长的不好看,关淑南你身材不好,关淑南你是个爱钱抢闺蜜男人的贱女人……”

  说完她停顿了一下,深深吸口气继续说:“只要你说这些,我肯定不会再这么没脸没皮地纠缠让你睡我。”

  边学道说:“你听我说完约定好不……”

  “我不想听了,我什么都不想听了,你走,现在就走。”关淑南泪如雨下。

  看着关淑南萧瑟的肩膀,边学道无声叹了口气,把她揽入怀中。

  一场男女战争,胜负已分!!

  ……

  关淑南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边学道说:“我过阵子要出国,可能会走上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今天,你知道了我的心,我也知道了你的心,我想跟你做个约定。我刚才说的话,你好好考虑,等我回国,如果你还是这个心意,不要名分,不要婚礼,不怕孤单寂寞,就做我的女人吧。我能给你的我都给你,我不能给你的,你也不要跟我要。”

  关淑南小声问:“你的意思是需要一个月试用期,一个月后才转正?”

  边学道说:“随你怎么理解都行。有一点需要告诉你,只要你进了这个门,以后你都得听我的,你的事业,你的住所,在哪个城市生活,甚至是去国外,都得听我安排。还有,就算以后你有了我的孩子,也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妻子,不要试图改变你的位置。”

  “这就是我说的约定,你我之间的君子约定。”

  关淑南无畏地看着边学道的眼睛说:“这辈子,我都听你的,你就算把我卖了我也认了,我愿意一辈子在别人看不到我的地方,眺望你,等待你,思念你。我只有一个要求,本来我不敢说,但你刚才说了,我现在要说出来,你得让我给你生孩子,我要生好几个孩子,有了孩子,等我寂寞的时候,有他们陪我,就不那么难过了。”

  该说的话都说了,边学道站起来,把关淑南也拉起来说:“去洗把脸,太晚了,明天还得上班呢。”

  关淑南懦懦地问:“你要走吗?”

  边学道说:“不走了,今晚睡你这。”

  10分钟后,两人洗漱完,和衣躺在床上。

  关淑南伸手摸着边学道下巴的胡茬说:“今晚我的一个梦实现了。”

  边学道问:“什么梦?”

  关淑南说:“我梦到过,咱俩像现在这样躺在我的床上,我摸你的胡子。”

  边学道问:“在梦里,胡子扎手吗?”

  关淑南点头:“扎手,可我还是喜欢摸,好几次在你车里,我都想摸你的胡茬,但没敢。”

  边学道问:“为什么喜欢摸胡子?”

  关淑南说:“不知道,看其他男人的胡茬,我会觉得脏,可我偏偏喜欢看你长出胡茬的样子。”

  边学道说:“所以刚才你在我家研究我的剃须刀,刮伤了手。”

  关淑南垂下眼帘:“其实我是故意的。”

  边学道抓过关淑南受伤的手:“我知道,还疼吗?”

  关淑南说:“疼也值得。若不是这个伤口,我没理由走进你的书房,也就没有现在的……幸福。”

  边学道说:“幸福?希望你十年后还能这么想。”

  关淑南说:“你不要总这么悲观,我都认了,你又怕什么呢?而且说心里话,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

  边学道问:“幸福何来?”

  关淑南说:“我费尽千辛万苦,才让你接纳我,就算是因为我不够优秀,但也说明你不会轻易接纳女人。这道门,我进的辛苦,别人进也辛苦,而且看你的性子,不是觉得女人越多越好的类型,所以说,名额宝贵,我还是占了一个,你说我该不该幸福一下。”

  边学道抽出胳膊放在脑后:“看你还没有困的意思,单娆回来跟你都说什么了,说给我听。”

  关淑南调整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她说……”

  ……

  ……

  (单娆说:月初了,求保底月票啊~~~~~~另外,关淑南这个角色后面会有很大的变化,希望大家耐心看下去,毕竟小说看的就是故事的不可预知性,未知的人生更迷人。)

  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