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大男子主义

  来到关淑南家,等于进了另一个战场。

  边学道心知不能被关淑南的话拿住,他没换鞋,一个屋一个屋地看。

  你让我看个透,我就看个透。

  关淑南跟在边学道身后,看见他的目光落在哪里,就走过去,把柜门打开,把抽屉拉出来,把盖子掀开……

  衣柜、装内衣的抽屉、碗柜,甚至冰箱,有一个算一个,关淑南一个没落,全打开了给边学道看。

  走了一圈,整个家干净而小资,印象最深的是关淑南的衣柜,空着一半,而里面挂着的衣服,一眼看过去都不是便宜货。

  边学道有点不明白,这样一个骨子里宁缺毋滥的女人,为什么如此跟闺蜜的男朋友纠缠不休?难道仅仅是为了物质和金钱?似乎又不像。

  坐在小巧的粉色布艺沙发上,边学道看着站在对面的关淑南,好一会儿,说:“把窗帘拉上吧,这个点儿了,周围人家都熄灯睡觉了。”

  关淑南听话地走到窗前拉上窗帘。

  她没回身,就那样背对着边学道站着。

  边学道问:“刚才在我家没说完的话,现在可以说了吧?”

  关淑南还是不回身,问:“说什么?谁告诉的我徐尚秀这个名字?”

  边学道直接地说:“是。”

  关淑南问:“你是在乎徐尚秀?还是在乎告诉我徐尚秀的那个人?”

  边学道说:“我都在乎。”

  关淑南问:“你既然可以在乎两个,为什么不能多我一个?”

  边学道说:“你们不一样,你不懂。”

  关淑南问:“有什么不一样?”

  边学道说:“我不想说这个话题。”

  关淑南一下转过身:“我想说!都是女人,有什么不一样?区别是她们跟你睡过?可以给你生孩子?我也能。”

  边学道说:“你们真的不一样,我是为你好。”

  关淑南换了个表情,走过来说:“哪里不一样?还有你是怎么为我好的,说吧,都说出来,说服我我就放你走,说不服我,你就抱我进卧室。”

  边学道看向关淑南的眼睛说:“你是个好女人,不要这样。”

  关淑南自嘲地笑了:“我不是好女人!我见异思迁,我崇拜有本事的男人,我气走了未婚夫,我伤了发小的心,我脱光了衣服给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看,我还把这个男人领回家想跟他睡觉,愿意给他做情人。”

  边学道继续说:“你是个好女人,我不是个好男人。”

  夜深人静,跟关淑南的对话,激活了边学道心底潜藏已久的思绪,他说给关淑南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边学道悠悠地说:“我只不过是一个运气好一点的幸运男人,是成功和财富,给我带上了光环,刨去这些,我很普通。如果有前世,就算我们见过面,你也不会注意我,不会喜欢我,更不会爱上我。”

  关淑南反驳说:“没有那么多如果。”

  边学道接着说:“有一点我必须跟你说,我觉得你是个好女人,我可能喜欢你,但不会爱上你,我想你应该能明白喜欢和爱的区别。”

  第一次听边学道亲口说“喜欢你”,尽管后面还跟着一句残忍的“不会爱上你”,关淑南还是高兴地抬头,在边学道脸上亲了一口。

  边学道硬着心肠说:“我不会爱上你,我心里爱着别的女人,我会跟她结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她站在我身边,分享我所有的成功和荣耀。我会和她组成家庭,住在一个房子里,每天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生活,只有她的名字会写在我的配偶栏里,甚至死后,也要埋在我的旁边。”

  说着说着,边学道感觉到自己的肩头被泪水打湿了,关淑南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这一晚流的泪,超过之前一年。

  边学道起身,让关淑南坐在沙发上,他蹲在关淑南面前说:“我不知道你喜欢我哪一点,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给你的再多,也没有你失去的多。”

  “你这么美,这么优秀,你应该找一个陈高远或者宁涛那样的男人,结婚成家,相夫教子,携手白头,几代同堂,那才是完整的人生。”

  “你爱上我,跟了我,也许前面是甜的,但后面全是苦。因为我不能给你明媒正娶的婚礼,我不能给你一张结婚证明,我不能带着你出现在公开场合,我不能给你一个家。一个月有30天,我要工作,我要出差,我要应酬,我要陪我的妻子,我能陪你几天?到那时,无数个独守空房的日-日-夜夜会不断吞噬你的幸福感,会让你后悔当初的选择,会让你恨我无情。”

  “与其让你那时恨我,不如让你现在恨我,起码我没有毁了你的人生。”

  “你别说了……”关淑南终于忍不住悲伤,“呜呜”地哭出声来。

  一边哭,她一边对着边学道拳打脚踢:“你为什么要说这些?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

  打了几下,关淑南擦了一把眼泪,看着边学道问:“说了这么多,单娆和那个徐尚秀呢?你怎么选?你说你为我好,难道你恨她们俩?”

  边学道被问得哑口无言。

  “所以我说我是个坏男人,我今晚跟你说这么多,就是不想再多伤一个。”边学道一字一句地说。

  关淑南已经从边学道的语境中恢复过来,思维变得敏捷,问道:“多伤一个?那沈馥呢?”

  边学道说:“沈馥跟你不一样。”

  关淑南问:“她不一样要孤独终老?你忍心伤她?还是因为她离过婚,比你大,不会提出跟你结婚,甘心做你情人,所以你接受了她?”

  边学道加重语气说:“你的人生可以更好。”

  关淑南摇头:“我只看到沈馥从一个没钱去医院看病的贫弱女人,摇身一变成了大明星,而我现在的人生,几乎一眼可以望到头。”

  边学道说:“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复制,沈馥的成功来源于她的天赋和努力。”

  关淑南说:“我没想过复制谁,我只想无怨无悔地过我这一生。我从小心气高,一心想着长大后做一番事业,期待在我最美的年华里,能够走遍世界各个角落,拍照、微笑,享受阳光、麦浪和海风,闻一闻我叫不上来名字的花的香气。长大后我发现,我的梦想很奢侈,奢侈到几乎完全不可能实现。我承认,最初是被你的年轻多金有本事吸引,我幻想能站在你的肩膀上眺望世界,可是后来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其他的反而不重要了。”

  “我也试过逃离你,可我发现,错过了你,以后我跟谁结婚都不会幸福,因为我会不断拿他跟你比。没有婚礼,我认了!没有结婚证,我认了!没有名分,我认了!我这辈子认定了你,只要你要我,我什么都不在乎。好了,你没说服我,按照约定,抱我进卧室吧!”

  黔驴技穷的边学道,最后咬牙问出一句:“你是处女吗?”

  关淑南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表情复杂,又似想笑。

  11月恢复双更,跟大家求保底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