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白马追彩虹

  红楼。

  满屋子的炸鸡和啤酒味道。

  啤酒已经喝光了,中间关淑南去卫生间吐了一次,回来继续陪单娆喝红酒。

  两人从对着坐,到现在背靠沙发,并肩坐在地板上,说着各自两年来的心路。

  话题中心是边学道。

  单娆把头搭在关淑南肩膀上,悠悠地说:“不久前我还有一个心魔,现在回到他生活的房子里,心里全是他的影子,我终于明白,自己是真的喜欢他,见第一面就喜欢,每次见都喜欢,不见也喜欢。”

  关淑南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说:“知道我为什么舍命陪你喝吗?”

  单娆嘿嘿傻笑一下:“不是太久没见到我,想我了吗?”

  关淑南摇头说:“不是,我是想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然后就能名正言顺地赖在这里睡一晚。这两年,他没带我来过这里,也没去过我家,我知道他心里可能看不起我,可我真的想问一句,我就是想挑个好的,我错了吗?”

  单娆喷着酒气说:“想挑个好的没有错,可是你伤了两个亲近的人……我……和陈高远。”

  关淑南说:“我以为你会理解我……其实我们很像,开始是被他的能力吸引,后来是喜欢上了他这个人。”

  单娆推了一下关淑南说:“我既然带你回这里喝酒,说明我已经理解你了……有些东西困扰过我很长时间,我不想再用这个谴责你。我只是不明白,他能拒绝你,为什么对徐尚秀那么痴情,徐尚秀究竟哪里那么吸引他?”

  关淑南听得一愣:“徐尚秀是谁?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单娆摇摇晃晃站起来,向卫生间走去:“如果有一天边学道变心了,我一定是输在这个女人手里。”

  关淑南大声问:“你还没告诉我徐尚秀是谁?我见过吗?”

  一阵呕吐声后,单娆在卫生间里说:“你可能没见过……我宁愿是你……”

  ……

  边学道回到红楼时已经快11点了。

  这个点儿就算不回来给李裕“写歌”,他也不会回林畔人家,边妈揪住他又会唠叨早点回来,早睡早起对身体好。

  用钥匙拧开房门,一股酒气扑鼻而来。

  这是什么情况?

  遭贼了?有这么大胆的贼?偷了东西还吃喝完才走?

  边学道第一反应是书房千万别被偷了,他赶紧按开厅灯,掏出手机,观察现场。

  客厅里一片狼藉。

  塑料袋、啤酒罐、鸡骨头、纸巾……最后他才注意到鞋架上的女式凉鞋,还有,他送给单娆的COACH包,他认得这个包。

  单娆回来了?

  怎么没告诉自己?

  她一个人喝酒?

  蹑手蹑脚地走向卧室,卧室里传来有人下床的声音,然后边学道看到了穿着自己的T恤衫、头发蓬乱、眼神有点迟缓的关淑南。

  看见边学道惊讶的表情,关淑南伸出食指在嘴边做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回头看床上睡着的单娆没被吵醒,小心地关上卧室门,拉着边学道走进厨房说:“单娆喝醉了,又哭又吐刚睡着,你怎么才回来……她真没告诉你她回来了?”

  单娆能喝,但关淑南这个客户经理也不是白当的,加上单娆的心事比关淑南多,她醉得更沉。

  喝到中段的时候,关淑南吐了两次,吐完之后她的状态恢复了,越喝脸越白,现在,整个人透出一种苍白的美。

  边学道小声问关淑南:“她没告诉我,单娆什么时候回来的?”

  关淑南说:“上午就到了,她说没告诉你,我以为她开玩笑呢。”

  边学道问:“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关淑南撒谎:“我俩两年没见了,本来没想喝这么多,喝完啤酒,从你家里找到了红酒,一掺就掺高了。”

  边学道心知肚明,单娆回松江却不告诉他,跟关淑南在家里喝闷酒,这不正常,要么是尚秀宾馆被她知道了,要么是徐尚秀去四山读研究生的事情传到了单娆耳朵……

  他心里想着事情,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了关淑南身上。

  关淑南似乎这时才想起自己光着腿,用手往下拉了拉T恤下襟,脸一下就红了。

  看关淑南的样子,边学道说:“你回去睡吧,明天再说,我去东屋睡。”

  边学道打开东卧室的灯,走过来关了客厅灯,发现关淑南还愣愣地站在厨房门口,小声喊她:“回屋睡吧。”

  关淑南看了边学道一眼,点点头,走进卫生间。

  关上卫生间的门,关淑南对着穿衣镜看自己,她想知道刚才边学道眼里的自己究竟是副什么模样,一看,简直了……宿醉后特有的蓬乱造型。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不该那样一番作态,如果跟边学道再说上一会儿,肯定能加深自己在他心里的印象。

  孤男寡女,自己不知道他会回来,这样一身无心的打扮,他会不会心动?

  回想单娆莫名其妙想喝酒,突然提到那个徐尚秀,关淑南猜得出,单娆遇到了劲敌,如果再加上卫生间里冒出那句“我宁愿是你”,难道单娆意识到边学道这样的男人不是一个女人守得住的?

  目光落在洗手盆附近的洗漱用品、剃须?ㄠ?⑻晷氲渡希?崆岣??晷氲兜牡侗??袷歉???不兜哪腥说牧撑印?br />
  听见边学道从东屋出来,似乎走进了书房,看着身上没穿多少衣服的自己,关淑南跟自己说:“这样的机会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有了,既然已经争取过了,为什么不再争取一次?”

  拿起剃须刀,在自己左手食指上用力横拉一下……

  疼!出血了!

  伤口是一条线,不深,但血不少,关淑南故意把血滴在衣服上几滴,还滴在腿上,然后开门向书房走去。

  她没敲门,直接推开。

  ……

  ……

  (请大家订阅正版吧,少抽两盒烟,少吃两个汉堡,你就可以支持作者继续创作下去。订阅产生的稿费收入是作者创作最基本的动力,都不订阅的话,辛辛苦苦码字却没有收入,还会有人写书吗?)

  后面会发生什么呢?会发生什么呢?会发生什么呢?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