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王见王

  6月9日,德国世界杯开幕了。

  凌晨,边学道本来守在电视机前想再看一遍揭幕战,结果开场不到10分钟,疲惫不堪的他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是真累了。

  跟前世当审读不同,现在是心累。

  没办法不累,他白手起家,当了最辛苦的富一代,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妻子等最贴心的事业帮手一个都没有,全靠他一个人忙活。

  加上因为重生时间有限,他的摊子铺得太大太散,房地产公司、网络公司、运动馆、足球俱乐部、尚秀宾馆和遇到酒吧、四山的抗震项目、炒股、各种应酬交际……

  就拿9号这一天来说,上午加中午,敢为、智为、足球俱乐部都跑了一趟,他是老板,有些话可以让中层说,有些话可以让兼着秘书的杨恩乔说,有些话可以打电话说,但有些话他必须亲自说,私下说,当面说。

  下午,带领中层开地块竞标准备会,研判地块商业潜力和对手竞争意愿,讨论怎么在桌面底下沟通,怎么进行利益交换,尽量避免在竞标现场硬碰硬。

  开完会,在办公室坐了几分钟,边学道打电话让丁克栋来他办公室。

  丁克栋开门走进办公室时,看见边学道正拿着挺厚一叠纸看,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松了松领口,丁克栋坐在老地方,问:“找我?”

  边学道把手里的一叠纸放在办公桌上,问:“还记的菊园中学吗?”

  丁克栋点头:“记得。”

  边学道说:“过阵子你还得去一趟四山,有五个奠基仪式需要你到场。”

  丁克栋有点吃惊:“五个奠基仪式?”

  边学道点头:“第一批原计划捐助5所学校,除去菊园中学还剩4所,加上前阵子我敲定的龙门乡小学,近期密集开工,一共5个。”

  丁克栋不再问了:“我知道了,回去就安排一下工作。”

  边学道说:“出发前我再跟你说一遍,四山的这些学校,是敢为集团的口碑工程,形象工程,品牌工程。只要这些教学楼建得过硬,将对敢为集团的地产口碑产生助推,所以,我希望你出席的每一个仪式,都跟校方、施工方、监理方、当地官员明言,资金我们会按照高标准预算及时划拨,但验收时必须要有敢为集团的相关人员签字,如果发现偷工减料、工程质量不过关等情形,敢为集团将动用法律手段追责。”

  丁克栋问:“原话?还是委婉一点?”

  “原话。”边学道说:“地方上的一些官,你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敢贪,不用委婉。”

  丁克栋起身要走,边学道说:“先别走,还有个事。老刘在四山收到了好些捐助申请,我一会列上几个筛选要点,你这次去,辛苦一点,把递了申请的学校都走一趟,拍点照片回来,你先过一遍筛子,回来后咱俩再商量怎么确定捐助目标。”

  “还捐?”丁克栋问。

  “捐。”边学道说:“上次在四山出车祸,我明白一件事,人太脆弱,生前拥有多少东西也一样都带不走,但我多捐几栋楼,尽管不能像邵逸夫先生那样无人不知其善,好歹也能让人念想我几天。”

  听边学道都扯上车祸和身后名了,丁克栋咧嘴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

  从敢为出来,边学道找到温从谦,请他去四山帮刘毅松一起开展捐助教学楼项目。

  这事说起来,尽管有曲婉在四山帮忙,刘毅松还是忙不开了,作为敢为集团在四山的总代理人,需要他出面的事情太多。

  边学道几次想启用杜海,但都压住了想法。

  王月认识杜海,所以杜海不适合代表敢为集团出面,边学道十分清楚,任何初看细小的破绽,最后都会成为决堤之口。

  正想在敢为集团抽人的时候,温从谦回来了。

  本来边学道没想过让温从谦干这个活,因为两人是合作伙伴,不是上下级关系,可是在车里听温从谦说他捐了两所希望小学,边学道知道,这事有门儿!

  果然有门儿!

  因为边学道告诉温从谦:“今天哥们分点善因给你。”

  温从谦听完就答应了。

  在温从谦这,几乎不用边学道解释捐楼的行为动机,温从谦就帮他解释了,因为他俩当初一起赚外挂钱,温从谦把不是正道来的钱捐到他心目中的正途了,现在想当然地觉得边学道跟他是一个想法。

  边学道答应温从谦,从敢为抽调两个财务,四个高中学历以上会开车的保安,跟他一起去四山,干点帮忙跑腿、接打电话的活。

  见完温从谦,边学道又参加了一个地产老总第三胎的满月宴。

  在圈里混,人家的帖子到了,必须去捧场,再说这种聚会,本身也是交流信息、增强沟通的渠道之一。

  生三胎的老总姓蒋,为人豪爽,家里背景深厚,在松江称得上有钱有势,独生子女政策在他眼里有等于没有。

  蒋总今年五十有二,老来又添一子,整个人红光满面,笑声爽朗。酒店里最不高兴的是蒋总的老婆,N年前市财政局局长的小女儿,因为今天满月这个孩子,是一个刚满20岁的女模特生的。

  跟蒋总和熟人打了招呼,边学道找个角落看着人声喧嚣和各种虚情假意,往根里说,他不喜欢这种场合,能在夜班审读岗位上一干七八年,骨子里肯定是挺闷的人。

  十分意外,边学道看见了陈建,一个长相普通但面带傲气的女人挽着陈建的胳膊。

  他立刻判断出,这就是之前陈建跟他借车说带人出去玩的那个女人,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独生女。

  经历了校庆的洗礼,经历了苏以、孙佳秀、一干漂亮的师姐师妹女导员,经历了代县长的锤打,陈建终于抛开了对女人样貌的执著,转而利用自己的外貌,去寻找向上的阶梯。

  边学道没急着上前打招呼,他目视陈建二人走到蒋总大女儿跟前说话,看样子陈建的新任女朋友跟对方很熟的样子,直到一个身影挡住他的视线——

  边学道坐着,对方站着,正好看到黑色晚礼服V领里十分深刻的事业线。

  清冷的女声传来:“借个火。”

  边学道微微仰头……

  咦,特别能拿地的胡女士!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