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松南新城

  “姑……”

  单鸿摆手,把头靠在椅背上:“我不是为了安慰你才编的这话,我说的是真的。”

  沉默了片刻,单鸿接着说:“我之所以把家丑告诉你,一是告诉你什么是务实,二也是为了我自己。”

  单娆不明白单鸿的意思。

  单鸿说:“从目前表现来看,边学道是个商业人才,你姑父想更进一步,下放地方锻炼是必经之路,那时就需要可靠的商界盟友支持,帮他打磨政绩。如果你和边学道结婚,我和你姑父的婚姻就会更加稳固,沪市那个女人,或者其他我不知道的女人,想进这个家门,等于又增加了一道门槛。”

  单娆问:“我姑父他真的在外面还有人?”

  单鸿点头:“你姑父爱权,喜欢古玩,对女人这种事不太热心,但就像我前面说的,有些女人天生是男人的天敌,有些女人会让特定类型男人降低免疫力,还有些女人会恰到好处地钻空子,你姑父就是被人钻了空子。”

  单娆说:“姑,我懂了。”

  单鸿问:“你懂什么了?”

  单娆抿着嘴,眼中流露出忧伤,过了几秒,说:“我周末去松江,见见徐尚秀。”

  单鸿问:“见她做什么?”

  单娆说:“叙旧。”

  ……

  边学道正跟人叙旧呢。

  温从谦回松江了。

  这次见面,边学道几乎认不出温从谦了,整个人又黑又瘦,像刚当了黑劳工回来。

  在敢为办公室里,边学道亲自给温从谦倒的水,然后坐到他对面,上上下下打量后问道:“这两年你去哪了,那次打完电话,就再没打通过,你这……被人贩子拐去当黑劳工了?”

  温从谦拿起水杯,小口小口地喝水,听了边学道说的话也不生气。

  看着他喝水,边学道感觉很奇怪,像是从沙漠回来的人,特别珍惜水的样子。

  温从谦说:“那次通电话,我即将跟师傅们出门苦行,最近一年多,我一直待在西藏,把想去的能去的地方差不多都走了。你看看,没发现我有什么不同吗?”

  边学道点头说:“眼神不一样了,气质也不一样了。”

  温从谦说:“真是心灵宁静的地方,差一点就不想回来了。”

  边学道笑了:“那你干吗还回来?”

  温从谦说:“尘心未死,迷恋这红尘呐!”

  ……

  晚上,边学道做东,招呼智为科技里温从谦的老朋友、老部下,在庆福楼要了一个大包房。

  工作室里留下来没走,一直跟着智为科技的老人,以王一男为首,对温从谦都特别有感情。

  他们本来就是同学、校友,因为志趣相投成了朋友,后来温从谦从边学道这里拿到资金开了工作室,层层筛选把他们招进工作室。

  尽管工作室收入的大头让边学道和温从谦拿了,可是工资加奖金,每人每月也有大几千的收入,年底还有额外的奖励。

  在温从谦的带领下,他们成功躲开了“零点行动”,后来还是温从谦,一个人扛了罪,临走还给他们安排好了去处。

  这个去处,也就是智为科技,让大家真正实现了个人价值,实现了生活的飞跃。

  两年时间,跟王一男一起组建智为的这批老人,互相扶持,一起攻关,不论年纪大小,买车的买车,买房的买房,尤其是这种业内资历,跟在工作室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后来大家也明白了,智为科技背后的投资人,八成跟当初的工作室有关系,只是这话,在智为科技从来没人主动提。

  现在,温从谦回来了,当年的带头大哥回来了,包括王一男,有一个算一个,举杯就干,没有矫情的。

  酒过三巡,王一男问温从谦:“老温,既然回来了,就来智为跟大家一起干吧,这帮老伙计,都需要你。”

  在场好几个技术员都说:“老温,回来吧,你回来了,咱们的团队才算完整。”

  边学道坐在主位,一直笑呵呵地听大家说话,偶尔看一眼王一男,只听不说,他心里明镜一样,温从谦不可能回智为了。

  哪怕温从谦早回来半年或者三个月,进智为都没什么问题。

  但现在安全卫士和输入法已经推出了,而且市场表现良好,装机量一路狂飙,这个时候,整个智为科技的研发管理团队,内部融合度出奇地高,光明的前景让公司人员的协调性明显提升,这个时候温从谦回去,怎么安排?什么职务?

  职务低了,老伙计面子上过不去,职务高了,后加入的海归精英必然有意见。

  再说了,温从谦自己也明白,这个时候进智为,除非能拉起来一个新项目,否则在外人眼里就是摘桃。

  见大家都说完了,整晚以茶代酒的温从谦站起来,举着杯说:“我数了一下,**时打架进局子那次,在坐的几乎都在,想想那时,再看看今天大家意气风发的样子,我心里十分高兴。我这一走两年,明白了一件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温从谦还是温从谦,温从谦也不再是那个温从谦,我的心已经野了,坐不住办公室也搞不了程序开发了,只想着当一个闲云野鹤。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有一天,智为科技上市了,招呼我老温一声,站在大家身后一起见证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非常乐意,一定不推辞。”

  上市!

  多么诱人的一个名词。

  之前公司里没人提过,但王一男知道,边学道让智为搭建VIE模式,就是在为未来海外上市做准备。

  现在听温从谦说到上市,王一男的心思一下就飞远了。

  实话实说,王一男不排斥温从谦回智为,他心里清楚,智为这么发展下去,边学道早早晚晚要派驻一个重量级经理到智为,与其是别人,不如是温从谦。

  可是席上无论王一男怎么掏心掏肺地劝,温从谦就是不点头。

  王一男看得出,温从谦是真的不想回智为。

  宴罢人散,王一男和智为的人都喝了不少酒,前后脚打车走了,边学道跟温从谦都喝的茶水,不耽误开车。

  坐进车里,边学道问:“去你家?”

  温从谦说:“你不知道吧,房子让我卖了。”

  “卖了?”

  温从谦说:“除去给家里的,这两年花的,我在西部捐了两个希望小学,我这钱不是正道赚的,总得花在正途上才心安。”

  边学道看着温从谦说:“你这是在将我军啊!”

  温从谦说:“我是我,你是你。”

  边学道打着方向盘说:“不去智为就不去智为吧,我想到一个你八成愿意干的活。”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