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回校重游

  5月1日,央秀,杜海结婚。

  因为婚房在央秀,所以杜海家里那边4月底提前办了酒,婚礼主场选在央秀。

  杜海手里有存款,他结婚家里也拿了一笔钱,加上李青家给的嫁妆,所以婚礼办得挺浪漫。

  边学道出院离开四山前,跟杜海见了一面,他不能去参加婚礼,但他给杜海留了一万块礼金。

  杜海心里也明白,自己是干脏活的,边学道不会出席婚礼。

  在小饭馆,两人喝了几杯酒,边学道提前祝杜海新婚快乐,分开前,他劝杜海:“央秀太小,李青的工作也不是什么金饭碗,你俩都还年轻,别陷在央秀。”

  杜海酒量不好,属于几杯就晕的选手,借着酒劲,他跟边学道说:“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有人喜欢繁华,有人喜欢自在,说真的,我觉得央秀挺好。”

  想着两年后的大地震,边学道说:“央秀是不错,污染少,空气好,生活节奏慢,可是你要知道,这里经济不发达,机会也少。”

  喝了酒的杜海,脸膛红红的,他端着酒杯说:“你说的我也想过,可是人啊,有多大嘴,吃多少饭。我不像你,大学里就能鼓捣出my123那样的东西,我就是一普通人,我对自己的人生没有太高追求,只要有房住,有事干,有人爱,我就知足。说起来,对现在拥有的一切,我已经很知足了,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边学道跟杜海碰了一下杯说:“你是普通人,我也是普通人,不过是我的运气更好一点罢了。”

  杜海摇头坚持说:“你不普通,可能你自己没意识到,但你绝对不普通。”

  不喜欢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边学道放下筷子,把酒杯满上,说:“行了,不说我了,祝你婚后幸福,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杜海喝得眼睛都红了,仗着酒劲,将酒杯往前一递,把想跟边学道说的心里话说了出来:“这句我喜欢,平淡才是真。我觉得人这一辈子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衣食无忧、不亏不欠、和和美美活到老,就是最大的福气。大富大贵无限风光,看着是好,但是也累,弄不好还朝不保夕,相识一场,今天这顿酒喝得最痛快。”

  杜海说了他想说的,边学道也听懂了杜海的话。

  其实完全可以理解。

  就像王一男,前世在国内不如意,所以去美国闯荡,最后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是外因推动了王一男。

  杜海也是如此。

  之前身为留级生的他一无所有,为了生活,所以他什么事都肯干。

  后来他从边学道这里赚了钱,有车有房有女人,生活一片向好,就开始瞻前顾后了。

  趋吉避凶是人的本能,尽管边学道在杜海身上的投入有点大,他还是能理解杜海,当初是他想当然觉得杜海可以干脏活,杜海别无选择。

  现在杜海做了选择,就随杜海去,于情于钱,边学道已经仁至义尽。

  …………

  早上6点,在李青家接上新娘,车队绕城一圈,开到婚房。

  杜海在四山没什么朋友,李青家的亲戚邻居也没有几个有车的,车队是杜海花钱找的,本来打算让一辆奔驰当头车,李青没同意。

  李青就要用自家的宝来当头车。

  用李青的话说:“什么车当头车无所谓,自己家有车就用自己的车,其他车壮壮声势,拉拉宾客就行了。”

  杜海知道,李青这样说,一是想让他在不必要的地方省点钱,二是喜欢宝来车的名字。

  宝来宝来,宝贝来,财宝来。

  杜海开着宝来作为头车接李青去婚房,李青希望坐着车里的自己,能一辈子被杜海像宝贝一样珍惜宠爱。

  他们两人的婚礼,不奢华但温馨庄重,两边家长对两人都很满意,在100多位亲朋好友的祝福下和见证下,两人结为夫妻。

  王月以李青伴娘的身份出现在婚礼上。

  说起来,自从敢为集团捐助龙门乡小学的报道发出后,照片登报的王月成了附近的名人。

  媒体就是这样,一切以新闻价值和舆论导向为行动指针。

  跟当初刘毅松见义勇为受媒体宠爱一样,王月的“闪光点”也被媒体一一挖出。

  首先,她是个代课教师,而且她很年轻,年轻人没有去北上广闯荡,而是留在家乡附近的小学教书育人,媒体将这种行为解读为“为改善家乡教育水平的坚守”。

  其二,车祸发生时,王月正冒雨送学生回家,一个年轻女老师,每周往返十多公里护送学生,媒体将这种行为定义为“课堂之外的义务”。

  其三,面对车祸,王月冒雨热心施救,媒体评价这是“优秀教师的言传身教”。

  其四,不久前王月护送学生回家路上被车撞骨折了,她没有埋怨,出院后继续兢兢业业送学生回家,媒体评价这是“一颗美丽心灵的坚持”。

  王月以一种自己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完成了从代课教师到正式教师的飞跃。

  当然,具体还没落实,但已经获得了教育局重量级领导的口头承诺。

  荣誉纷至沓来。

  知道前因后果的人,认识王月的人,都说王月是好人有好报。

  在大家看来,要不是她送学生回家,就不会遇上大老板发生车祸,没有冒雨施救,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荣誉和赞美。

  王月和李青本来关系就不错,现在王月成了楷模教师,有王月这个“好人”光环在身的人出席婚礼,杜海和李青的婚礼增色不少。

  婚礼司仪得知王月的身份后,浓墨重彩地复述了一遍王月身上的荣誉,稍稍有点喧宾夺主,但无论杜海、李青还是在坐宾朋都不觉得唐突,反而以王月在场为荣。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月给李青当伴娘,说明李青人也不错,这简直是最好的新婚贺礼。

  婚礼上,来了不少王月、李青当年的同学,其中有男有女,不少未婚男同学对王月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其中一个男同学,曾经是王月初中时暗恋的对象。

  放几个月前,她可能真的跟这个男同学相处试试,可是现在,王月还是那个王月,王月也不再是那个王月。

  她随身的包里,静静躺着一张名片,一张薄薄的、似乎蕴藏着巨大能量和无限可能的名片。

  “这张名片可能会改变自己平淡的命运”,每次拿起它,王月心底都会浮起这个念头。

  …………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