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报道出炉(求月票)

  天空又飘起了雨。

  王月和几个孩子都有准备,掏出包里的雨披。

  下雨的时候,王月一直穿雨披,因为打伞会占用一只手,她需要空出双手拉住顽皮的孩子。

  她们回家走的这条路是四级公路,走一辆车挺宽敞,双向走车刚刚好,可要是加上路边的行人,就很紧吧。

  王月教的是小学二年级,几个男孩正是顽皮好动的年纪,走路不安生,经常突然蹦跳几下,或被路面上的什么东西吸引。所以王月必须牵着他们走,就算不牵着,也要空出双手,随时准备抓住他们。

  她的雨披是红色的,很显眼,这是她上次被车撞后特意挑选的颜色。

  几个孩子的雨披就很参差不齐,其中三个孩子的雨披根本就是一大块塑料布。

  雨越下越大。

  王月一边不停关注身前身后的车辆,一边大声喊着孩子的名字,三个男孩举着塑料布在前面小跑,觉得跑快点就可以少挨浇。

  她有心试试拦过路的车辆,可是又放弃了。

  几个孩子身上不是雨就是泥,把人家车弄脏了怎么办?人家能答应吗?

  想到车,王月跟着想到了李青。

  那个小时候假小子一样的女孩,现在每天被人车接车送。

  王月记得,去年李青从她姐家回来,还找自己哭了一场,诉说生活的不如意。

  这才一年不到,李青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错,在王月看来,在李青家邻居们看来,杜海给李青带来的,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有车有房有商铺,这样的生活品质差不多已经是王月心里的终极追求了。

  她几次在心里想,就算自己转为正式教师,什么时候能过上李青那样的生活?自己能像李青那样有福气,遇到一个随手拿出几十万的好男人吗?

  前面的三个男孩已经跑出去十几米远了,王月跺了一下脚,跟身边的女孩子说:“你们慢点走,注意车,我去把他们叫回来。”

  王月追上三个男孩的时候,边学道开车出现在她们身后300米远的路面上。

  开了一段,看清路左边的几个身影,边学道知道,那就是王月和她那几个学生。

  想了好久的事,就在今天办了吧。

  边学道双手紧握方向盘,轻声念叨一句“地藏菩萨保佑”,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雨天开车,狠加速急刹车是大忌。

  边学道就是要犯大忌。

  听见车轮和路面摩擦的声音,王月本能地判断出身后的车开得很快。

  她来不及回头,一下站住,紧紧抓着孩子们的手。

  S80一下超过王月站的位置,向前窜去。

  王月心说:下雨天开这么快,这人疯了?

  还没等她在心里把话说完,就见那辆黑色轿车车头忽然向右侧歪去,然后又向左,在路面上画上了蛇形,紧接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传来,强大惯性让车侧翻,倒车镜撞碎了,碎片弹出好几米……

  轿车连续翻滚撞倒几棵小树后,掉进了路边的排水沟里。

  王月睁大双眼,捂着嘴,已经看傻了。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亲眼目睹车祸事故。

  身边的学生更是看得呆住了,几个孩子的手不自觉地抓着王月的雨披。

  其中一个男孩反应最快,拉着王月的手说:“老师,快,过去看看。”

  王月也回过神来,她大声喊道:“你们站在这,别过去,我去。”

  小雨下着下着下成了中雨。

  王月小跑到轿车侧翻的地方,抓着路边的野草,蹭到黑色轿车旁。

  她用带着泥的手扒着玻璃向车里看去,车里只有一个驾驶员。

  那人头上有血在流,双眼紧闭。

  王月冲着车喊了几声:“喂!……喂!……车里的人能听见我说话吗?”

  驾驶员没有回应。

  王月掏出手机打了120,又打了110,好一会才把事发地点说清楚。

  打完电话,看看脚下的车,看看路对面的孩子,向左右眺望,见路两侧都没有车和人过来,王月冲孩子们招手说:“过来帮忙。”

  说是帮忙,其实帮不上什么忙。

  王月力弱,孩子太小,大人和小孩站在路边,一个劲地冲车里的司机喊:“喂!能听见说话吗?喂……”

  看着车里的人在流血,可是救援说要等一会才能到,王月心里七上八下的。

  几个学生突然指着远处喊道:“老师,那边来车了。”

  王月一看,果然开过来一辆小车。

  她怕司机看不见,脱下自己的红色雨披,冲着车开过来的方向用力挥舞。

  司机老刘看见前面路旁有人拦车,扭头跟后座的年轻女人说:“艾总,前面有人拦车。”

  一路都在闭目养神的女人依旧闭着眼睛:“不管。”

  老刘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艾总的脸色,继续说:“拦车的是一个女人和几个孩子。”

  听了这句,女人终于睁开眼睛,说:“过去看看。”

  车停在跟前,王月才看清,自己拦的是一辆奔驰。

  车窗落下去,奔驰车里40多岁的男司机问浑身湿透的王月:“怎么了?”

  王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指着身后跟司机说:“有个车翻下去了,里面的人昏过去了。”

  其实开到跟前,司机老刘就从路面的刹车痕迹和碎片猜到这里发生过事故,他没想到事故车直接掉沟里去了。

  老刘问王月:“报警了吗?”

  王月点头说:“报了。”

  老刘说:“说什么时候到了吗?”

  王月说:“说一会就到。”

  老刘问:“你们是……”

  王月说:“我是老师,送学生回家,过路的。”

  老刘和王月的对话,车后座上的女人都听到了。

  司机老刘回头看着女人说:“艾总,你看……”

  女人看着车外雨里的孩子说:“想去就下去看看吧,后备箱里有伞。”

  见奔驰车里的司机下车了,王月心里有了主心骨。

  老刘打开后备箱,拿出两把伞,一把自己用,一把递给王月,向沟里的车走去。

  走进一看,出事的是一辆S80,老刘心里说了一句:车不错啊!

  再一细看,正面的安全气囊没打开,看来这车是路滑侧翻了,但车头没撞到东西。

  老刘问王月:“司机一直昏迷?”

  王月说:“我看着他翻车的,怎么喊也不回应。”

  老刘说:“行啊,你帮着报了警,也算够意思了,这个时候咱不能轻易动他,不然出点什么事就说不清了,等交警和120来处理吧。”

  王月问:“他不会……死了吧?”

  老刘说:“气囊没开说明没有猛烈撞击,可是这玩意说不准,赶上寸劲了,也能把人收了去,哎,小年轻都爱开快车,拿自己的命不当命。”

  两人正说着话,出事车里传出电话铃声,可是司机依然没有反应。

  ……

  (求月票。)

  ……

  ……

  求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