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叔叔加油(求月票)

  天气预报很准。

  3月17日早上,天色阴沉,小雨。

  心里装着事,加上身体年轻恢复的快,虽然昨晚折腾到很晚,边学道还是准时醒了。

  扭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边学道心里无情也无欲。

  下地找到手机看看时间,6点10分。

  进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出来时,女人正在床上穿衣服,穿身上的第一件衣服。

  边学道知道她是故意的。

  把身体展示给自己看,她想干什么?不知道一夜情也是一夜清?

  一次之后就此两清!

  边学道擦着头发问:“时间来得及吗?你去洗洗,我叫服务生把早餐送上来。”

  女人看向边学道,眼神幽幽的,轻轻点头:“好。”

  两人吃完早饭,边学道站起来喝水,女人开始穿外套。

  撩开窗帘向外看一眼,边学道说:“我不送你了,出去打车走。”

  女人“嗯”了一声,走到门口,握着门把手,两三秒后,回头看了边学道一眼,开门走了。

  边学道仰面倒在床上,摸到手机翻看短信,然后猛地起身,站在窗前向酒店大堂门口看去。

  不到一分钟,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下面,跑到路边,顺利地拦下一辆出租车,开走了。

  说实话,昨晚这个女人综合分挺高,尤其是脱了衣服后的手感和热情。

  放在前世,边学道可能会为她魂牵梦绕难以自拔一段时间,可是今世,财富和人脉让边学道的信心成倍增长,他看女人,越来越挑剔。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特别的渊源,除非形象、气质等十分合边学道的眼缘,否则走不到他身边。就算偶然走到身边,甚至有了一夜情,也不可能留在他身边。

  有钱的男人,不缺女人,对感情的需求也不一样,更看重感觉,或者看重缘法,但很显然,酒吧不是结善缘的地方,至少在边学道眼里不是。

  整个上午,在宾馆房间里,边学道脑海里幻想着下午车祸的无数种可能。

  幻想……渐渐变成观想。

  坐着坐着,他莫名地盘起腿,他觉得盘腿会更舒服一点。

  静坐了一会,边学道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

  房间里的光线,走廊里的人声,窗外的雨滴声,忽远忽近,忽清晰忽模糊。

  入定了。

  全身轻飘飘的,觉得自己一会无限大,一会无限小,整个人舒服到极处。

  与车里那次神魂恍惚不同,那次感觉灵魂像是要离体而去,这次他的灵魂十分稳固,只是感知变得非常敏锐。

  下意识地听着自己的呼吸,很快他似乎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似乎什么都不想,可是心里细微的念头却个个清晰通透,他好像都能捕捉到念头的来去,心念的反应速度奇快无比。

  心念所到,出定后的边学道一身轻松。

  尽人事听天命,能做的都做了,自己无愧于心,也就没有执念了。

  ……

  中午的时候,黄胖子给边学道打来电话,告诉他四山大学的导师联系好了,让他那个师妹电话联系导师,就说是娄T长家亲戚。

  说道“你那个师妹”时,黄胖子的语气很搞笑,边学道忍不住问他:“怎么,羡慕我有师妹?”

  黄胖子说:“这个还真不羡慕,我别的不多,就干妹妹多,我的干妹妹们追求单一,有钱就行,不像你师妹这么有追求。对了,等你师妹到学校报到了,领出来认识认识,为她这事,我也是出了力的。”

  边学道说:“她要是答应,我就让你见。”

  黄胖子说:“你行不行啊?简直是夫纲不振。”

  跟黄胖子扯了会淡,边学道打通了徐尚秀电话。

  “没在上课吧?”边学道问。

  “没,跟同学逛街呢。”徐尚秀似乎把电话换了个手说。

  边学道问:“男同学女同学?”

  徐尚秀无语了一会儿,说:“女同学。”

  边学道问:“选定导师了吗?”

  徐尚秀说:“还没最后决定选谁,好多人告诉我选导师很关键,甚至比选学校都关键。”

  边学道说:“别为难了,你说的那个权威导师,我托人联系了一下,答应今年给你留一个名额。我一会把他手机号发给你,你打个电话沟通一下,对了,你要说你是娄T长介绍来的。”

  “啊?”

  “娄T长?”

  “你说真的?”

  “你现在在哪?”

  一连串问题被徐尚秀问出来。

  边学道说:“我人在外地呢,没法当面跟你说,别怀疑了,不会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的,我一会给你短信,记着啊,你欠我一顿好吃的。”

  边学道今天不想跟徐尚秀多说,怕听多了徐尚秀的声音,心生脆弱,放弃下午的计划。

  挂断电话,边学道把四山大学对外汉语专业那位权威导师的电话号和几个注意事项都用短信发给了徐尚秀。

  不到半分钟,收到徐尚秀的回复。

  看着简单的“谢谢,回松江请你吃饭”,边学道差一点当逃兵。

  接着……

  给齐三书发了条短信:我今天去文口县那边转转,听人说那附近有几片林子保护得不错。

  齐三书回复:今天下雨,改天吧。

  边学道回复:没事。

  怎么会没事?!

  洗脸,仔细刮了胡子,在卫生间里把自己看了又看,好一会,指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边学道,只此一次。”

  ……

  车里。

  系好安全带,边学道盯着气囊故障灯看了十多秒,抬头长出一口气,开车出了酒店停车场。

  一路向北,始终没能开出云层。

  蜀都是小雨,都江是中雨,出了都江市路上有一段雨停了,车到央秀时,央秀飘着小雨。

  继续走,奔龙门乡。

  龙门乡小学很破旧,一栋占地面积不大的二层楼,是上个世纪90年代蜀都一个企业捐助的。

  教学楼外墙上,写着“好好学习,建设四个现代化”的标语。标语旁边是两幅宣传画,一副画着白衬衫红领巾的少先队员,一副画着火箭、卫星、地动仪。

  风吹雨打下,标语还算完好,宣传画已经残破斑斑,少先队员身上的白衬衫一半是灰的、一半是黑的,红领巾也不是原先的颜色了。

  下了一天的雨,下午放学时,雨停了。

  推门一看,见雨停,王月轻松了不少,上次送学生回家,就是在雨中被车撞了。雨停了,路上能安全很多。

  趁着雨停,王月喊上几个需要护送的学生,快步走出学校。

  学校门口不远的地方,边学道的S80停在一家小超市门前,他刚在超市里买了两盒烟。

  坐在车里抽第三根的时候,看见王月领着几个孩子走出校门。

  把烟丢出车外,目视王月走远。

  等了大概15分钟,有雨滴落在风挡玻璃上,边学道启动车,向王月消失的方向追去。

  ……

  (俗人回档吧跟俗人和俗人作者没有一点关系,喜欢玩贴吧的书友,请关注庚不让吧,谢谢。)

  ……

  ……

  求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