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菊园中学(求月票)

  四个人聊天,无论什么话题,李裕都是笑着听大家说,让喝酒他就喝,但话很少。

  李裕显得拘谨,边学道又一向是有话才说,陈建和于今自然成了主角。

  陈建,四人中唯一吃皇粮的,日子过得其实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舒服。

  于今曾私下里跟边学道说过,陈建心气太高,若不得意,比谁消沉得都快。

  果然,陈建张罗的这顿酒,他的感慨最多,三个人也从陈建嘴里,知道了他感慨何来。

  跟陈建一批进局里的一个女同事,家里条件很好,父亲副厅,母亲正处,有望提副厅。

  两人同是新人,培训什么的都在一起,女同事的家世让陈建很心动,而且长得也不错。

  陈建的样貌谈吐女同事很满意,特别喜欢陈建的幽默感。

  两人暧昧了几个月,陈建以为胜利在望了。

  结果春节期间,女同事家里安排了一次相亲。

  相亲这事,陈建知道。

  女同事去相亲前,跟他说了,说自己就是去应付一下,心里只有他。

  问题出在信息不对称上。

  女同事跟陈建通电话时,还不知道相亲对象的具体信息,因为家里的亲戚对这事一直很热心,大学还没毕业,她就相过两次亲了,这回,只听父母提了一句,她就溜了。

  结果节后回到单位,女同事很干脆,直接找到陈建说“咱俩完了”。

  陈建不答应,追问之下,知道了女同事的相亲对象是谁。

  这是一个他无法抗衡的对手,因为对方是一颗闪耀新星。

  什么样的人算得上闪耀新星呢?

  好吧,对方今年30岁,职务是代县长。

  代县长……

  自尊心严重受伤的陈建,去政府网站上查了这个素未谋面的情敌资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个30岁的代县长,18岁参加工作,大专学历,参加工作12年间,经历3个县,转换9个岗位,从包村干部干到代县长。

  看完简历,陈建服了。

  从那天起,在单位里,他绕着代县长的女朋友走。

  认识陈建好几年,陈建第一次醉酒失态了。

  他拍着桌子说:“尼玛的,这是佳话啊!佳话啊!12年,历三县,任九职,累次升迁,得当大任,这是一般人吗?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点栽培啊!”

  听陈建说完,于今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说:“我靠,这人在所有岗位上都没干到任职期满就另有重用了,这个太牛了,这人不是一般干部啊!”

  陈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酒杯说:“我上网搜了,别人说的,不定保准,网上有人说他家族中有两个厅级三个县级。”

  边学道听了,叹了口气说:“就其级别来说不算啥,就其背景的级别来看,稍微快了点。”

  陈建也不知道听没听见边学道的话,歪着脑袋说:“我算看明白了,人家这就是兵马未发粮草先行。职务的用途在于充塞他的成长史,用来丰富他的履历,显示他的历练。水未到而渠已成,挖渠等水,所有位置都等着为栽培他做准备。”

  “人家是挖渠等水,我呢,我这类人呢,水到渠未成。拿什么比?这辈子从出娘胎起,跟人家就没有可比性。”

  一晚上没怎么说话的李裕开口了:“无论他家里几个厅级几个县级,他们这么玩,别人答应吗?他的履历扛得住审查吗?”

  边学道附和说:“伏久者飞必高,开先者谢必早。他前面玩得太狠了,这辈子能上到厅级就烧高香吧。时代不同了,再往上惦记,他的档案就是他的死穴。”

  见陈建还是不言不语,于今放下筷子,抹了一把嘴说:“老陈,你啥想法?要是忍不下这口气,你把资料归拢一下给我,我帮你弄他。”

  包房里静了好一会儿,属于落针可闻那种。

  陈建极突然地长出一口气,屋里三人都被吓了一跳。

  这口气很特别,在边学道听来,像一些得了特殊疾病的病人,去世前吐出最后一口气的声音。

  那声音,像是来自腹胸,也像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不过陈建今天喝了太多酒,有点奇怪举动也正常,大多数人喝醉后都有一些离奇搞笑的小动作。

  吐出这口气,陈建似乎一下清醒了许多。

  他看着边学道三人说:“行了,跟你们仨发了牢骚,心里宽敞多了,我啊,其实不是多舍不得那女的,也不是多恨这颗新星,我就是被一些事情刺激到了。好些东西,好些道理,很久之前就想明白了,但一直没突破最后一层,到了今天,算功德圆满了。”

  于今听了,摇头摆脑地说:“我靠,这么夸张?功德圆满了?接下来你要出家?得哭死多少姑娘啊!你就不能像我一样,安安静静地做一个美男子?”

  陈建的清醒,是一种心念上的通透,但身体里的酒精一点没少,他现在的反射弧还是要比平时长很多。

  陈建眨着眼睛问:“出家?为啥出家?”

  于今平时就有点二,喝了酒思维更是二到没边儿。

  他睁圆了眼睛问:“不是出家?难道你要坐化?”

  陈建听了,眼睛睁得比于今还大:“作画?你带笔了?”

  于今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说:“大二上学期,童超拿到寝室那套四大名著,《水浒》里写的,鲁智深浙江坐化说了一句偈语……”

  李裕问:“我好像也看到了,都忘了,你记得住?”

  于今一梗脖子:“必须啊!”

  四大名著,原著边学道一本都没看全,电视剧倒是看得挺全。

  他问于今:“鲁智深说啥了?”

  于今一口喝干了杯中酒,大声背诵:“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陈建听完,一拍桌子:“对,就是今日方知我是我。”

  看着陈建的样子,边学道心里说不上是喜是忧。

  909寝8个人,陈建是权势心相对最重的一个。

  边学道至今都记着东森大学50年校庆时,陈建在宾馆待了两天,回寝后那番话。

  陈建的性格,加上陈建的际遇,他会渐渐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边学道猜不到。

  正因为他看不透陈建,或者说对这个人控制力不足,所以,短期内边学道不打算将自己手里的政治资源投在陈建身上。

  政治资源不是钱,它比钱要宝贵得多,而且它还会反噬。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