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七彩糖酒吧

  听边学道的秘书说门外有一个燕京来的孟小姐找祝植淳,卢玉婷的耳朵一下就立起来了。

  八卦是女人好奇天性的衍生品之一,也许有不八卦的女人,但卢玉婷不在此列。

  边学道让对方进来,卢玉婷就扭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

  走进门的是一个气场很强的年轻女人,齐肩短发,右侧的头发别在耳后,围着黑红碎花围巾,穿着天蓝色毛呢外套,脚上是棕色筒靴。进门后,先看了卢玉婷一眼,然后看着边学道,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然后大方地开口自我介绍说:“我叫孟茵云,是祝植淳的朋友,你可以叫我sundy。”

  ……

  看着眼前这个叫孟茵云的女人,边学道总有种出离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偏偏又想不起来。

  重生最初的两年,这种感觉时常光顾,可是最近一年已经很少出现了。

  边学道脸上笑着,心里却在拼命地挖掘——是前世见过她,还是今世见过她?是现实中见的,还是电视里见的?

  对面女人的洞察力很强,而且带着几分欧美人的直接。

  她看上去表情不太自然地边学道问:“你是在回忆在哪里见过我吗?”

  边学道惊奇地点头。

  孟茵云坐在卢玉婷身旁的沙发上说:“王府井,珠宝店。”

  她一说,边学道想起来了。

  那天他去给单娆挑手链,店里的女人就是眼前的孟茵云,当时边学道只顾着选样式,还差点撞到她。

  这世界也太小了吧!

  边学道问孟茵云:“祝植淳去外地了,你打他手机提前联系了吗?”

  孟茵云诚实地说:“我打不通他的手机,他换号了,没告诉我。”

  坐在旁边的卢玉婷微张着嘴巴,用眼角的余光瞟了孟茵云一眼。

  孟茵云知道旁边的女孩在看她,但她毫不在意,脸上的微笑一丝未变。

  边学道有点儿猜到这个女人是谁了。

  祝植淳失态醉酒是因为她,祝植淳把手机扔汤锅里是因为她,祝植淳去学开飞机是因为她,结果祝植淳他娘的没把自己的新手机号告诉人家!

  还他娘的能再矫情一点吗?

  以前怎么没发现祝植淳是这么矛盾的一个人?

  边学道起身给孟茵云接了杯水,放在茶几上,问孟茵云:“孟小姐,你来松江是为了……”

  孟茵云听了,说:“哦,对了。”说着,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边学道。

  边学道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

  承山监理

  事务代表:孟茵云

  “你是做监理的?”捏着名片,边学道看向孟茵云。

  孟茵云延续了她的坦诚:“我不做监理,我家有一个监理公司,植淳联系我,说在四山有工程需要监理,我就过来了,呃……名片是新印的。我不懂监理,但我能找到懂监理的人。”

  听孟茵云这么说,边学道脸上的笑容一下灿烂起来。

  必须灿烂啊!这位孟小姐未来几年极有可能就是他的左膀右臂。

  想要新建的教学楼能扛住8级地震,实现守护孩子们生命的愿望,边学道这个花钱的不一定说得算,这个孟小姐——监理事务代表却可以发挥巨大作用。

  边学道搓着手,一脸阳光地问孟茵云:“孟小姐来松江,有什么打算?我现在帮你给祝植淳打个电话?”

  孟茵云喝了口水,起身,信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好一会儿,问边学道:“这家宾馆是你的产业?”

  边学道拿着手机正要拨祝植淳的电话,闻言看了一眼卢玉婷,说:“老祝的,我给他打工。”

  卢玉婷微微撇了一下嘴,心里想:算你小子没胡诌,不然我就告诉祝植淳。

  电话通了。

  边学道背过身,对着电话说:“老祝,一个燕京来的叫孟茵云的女士来找你……对孟女士……现在就在我办公室里……你要跟她说话?好!”

  孟茵云接过边学道手机,说:“你未卜先知我要来,提前躲出去了?”

  “除非你想换一家监理,不然我肯定去四山。还有,我可以友情提醒你一下,就算换了监理,我还是会去四山。”

  “去哪里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

  听着孟茵云和祝植淳在电话里交谈,边学道和卢玉婷强烈地感觉到,这位八成就是祝植淳的冤家。

  通话末了,孟茵云说了一句让边学道有点无语的话:“你怎么找了个这么年轻的总经理?他镇得住场子吗?”

  说完,孟茵云拿着电话边听边用眼睛上下打量边学道,说:“哦,这样啊!我在松江玩一阵子,你抽空回来一趟。”

  把手机递给边学道,孟茵云问:“植淳说你是这里的股东,你为什么说自己是打工的?”

  听孟茵云这么问,卢玉婷好奇地看向边学道。

  边学道接过手机,不答,转而问:“孟小姐在松江有住处吗?”

  对边学道的表现孟茵云毫不介意,摸着边学道的老板桌问:“这里不就是宾馆吗?离条石大街这么近,我正想去逛逛,你给我挑一间客房好了。”

  卢玉婷忽然插话:“孟姐你好,我叫卢玉婷,是祝大哥的朋友。”

  孟茵云气场太强,优雅而从容,连卢玉婷都自觉主动地喊出了“孟姐”。

  孟茵云看着卢玉婷说:“你就是卢玉婷?上次植淳回燕京,说起过你。”

  卢玉婷满脸笑容地说:“就是我,祝大哥跟我们玩得很好的,我学射箭就是他教的。”

  孟茵云笑着说:“是吗?他射箭是我教的。”

  卢玉婷不以为意,说:“刚才听你电话里说,你要去四山是吗?”

  孟茵云点头。

  卢玉婷说:“我也要去四山了,我们作伴去好吗?在那边我没有女生朋友,认识的都是男的,不方便。还有,你要在松江住一段时间吗?你第一次来松江吗?我可以带你好好玩一玩。”

  孟茵云微笑着说:“我没意见,就是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

  卢玉婷看向边学道说:“边老板,给我也开一间客房吧,我留下来陪孟姐。”

  边学道有点蒙。

  在尚动俱乐部射箭区,边学道没少跟卢玉婷打交道,这女的什么时候有过这番姿态?莫非她知道这个姓孟的是什么来头?还是卢玉婷这妞儿根本就是个拉拉?

  说实话,这个季节,尚秀宾馆的客房十分紧俏,不过孟茵云和卢玉婷要住,边学道还是能想办法挪出两间的,记在祝植淳名下就是了。

  刚想说没问题。不等边学道张嘴,卢玉婷补了一句:“我要临条石大街的房间。”

  孟茵云跟了一句:“我也是。”

  边学道没有闲心跟她们犯气,看着孟茵云问:“你会开飞机?”

  孟茵云微微抬起下巴,说:“会!”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