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监理是个服务行业

  十一黄金周。

  边爸边妈回春山了。

  边学道本不想让边爸边妈折腾,建议他俩让春山的亲戚来松江,反正家里房子够大。

  边爸边妈没同意,用边爸的话说:“让大家来,看到林畔人家,会以为咱家想在亲戚面前炫耀,现在我和你妈先回春山,在亲戚家住几天,再邀请大家来,就顺理成章了。”

  这种事,边学道不跟边爸边妈争。

  开车把两人送回春山,边学道飞到了燕京,不用单娆说,他也知道自己该来燕京陪陪单娆了。

  来燕京之前,边学道见了曲婉一次,这次两人开诚布公地谈。

  谈的东西很多,简而言之就两个意思:

  第一,地皮的事,全依仗曲婉了,由曲婉名下新注册的公司去拿地,拿到后,边学道连公司带地皮整体收购。

  第二,边学道明言,只要搞定这块地皮,他会给曲婉与贡献相当的收益,并且吸收曲婉入伙房地产公司。

  边学道拿住了曲婉的脉门。

  她背后的人要退休了,这次是她跳进另一个圈子最后的机会,她会使出全力的。

  姓胡的有多难搞,先让曲婉碰一碰,试试水深浅。

  对边学道来说,这块地皮是相对比较理想,但不至于让他志在必得。

  无论发改委的宋之伦,还是黄副省长,边学道不打算用来办这样的事。

  这两张是他兜里最后的底牌,这是完全有别于他身边其他圈子的一根线,不能轻易动用。

  ……

  在燕京,边学道见到了单娆父母。

  单娆这边四口人,跟单鸿一家三口,一起吃了顿饭。

  席上许必成问边学道俱乐部经营情况怎么样,边学道简单说了一下,然后告诉许必成,他跟朋友在松江开发房地产呢。

  许必成笑着说:“房地产?你小子鼻子很灵啊!”

  吃完饭,男人坐一堆,女人坐一堆,各聊各的。

  许必成拿着火机,帮单娆爸爸点着烟,说:“二哥,要我看,你后面上升空间不大,不如早点退下来,跟学道做生意去算了。”

  边学道立刻看单娆爸爸的表情。

  发现单娆爸爸很意外,应该是许必成单方面的想法,稍稍放了点心。

  如果这是单娆家里商量好的,事情就有点不好办了。

  准岳父办事,理论上应该比别人更让人放心,可是边学道对单娆爸爸性格、品性、能力所知太少,还有,这只手伸进来容易,再想让他拿出去,就难了。

  单娆爸爸吸了两口烟说:“干了一辈子机关,你让我去做生意,我也不会啊!岁数大了,不想操心,就想享福,等过两年我退下来,啥也不干了,领着你嫂子好好出去旅旅游,开阔开阔眼界。”

  许必成看了边学道一眼,笑呵呵说:“知足常乐,知足常乐,二哥你这心态好。”

  单娆爸爸去阳台接电话了,许必成问边学道:“打算进京发展吗?”

  边学道上身微微前探,字斟句酌地说:“公司还处在积累经验和资金的阶段,我觉得做熟不做生,松江的资源和人脉得来不易,先利用好,有了资本,再往外扩张。”

  许必成对边学道说话的姿态很满意,想了想说:“有一定道理,不过不像你这个年纪的想法。做事情,眼光是一方面,胆子和魄力也缺一不可。男人嘛,要敢闯敢拼,你还年轻,输得起,也亏得起,别被松江束缚住自己,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但同样,外面的世界也很大,大到容得下你的野心和梦想。”

  见边学道不停点头,许必成继续说:“你现在也毕业了,有时间的话,多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思路和心胸都会跟着开阔。人啊,就是这样,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会以为自己眼前的就是整个世界。”

  边学道听得出,许必成今天跟自己说的,都是有益良言。

  他诚恳地说:“谢谢姑父教诲我。”

  许必成摆摆手:“这些话,早个几年,就算你已经是单娆丈夫,我都不会说的。可能人的岁数大了,就会对后辈特别有期待。你的家世,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局面,恐怕人才两个字都不能准确定义了,所以我对你未来的路十分期待,努力吧,别让我失望。在外面闯荡是很难的,遇到什么困难,别自己扛,跟我说,我力所能及的,会为你保驾护航。”

  不论真心与否,许必成这番话让边学道很意外,也有点感动。

  关键之处在于,这番话是单娆爸爸出去后许必成才说的。

  这里面的意味就比较明显了:我照顾你,不全因为大家是亲戚,还因为我看好你。

  这似乎就有点慧眼识英雄的意思了。

  许必成的这张牌打得十分漂亮,更准确地说,之前让单娆爸爸去松江帮忙的话,是一套心理攻势。

  单娆爸爸也比边学道想的要精明,他那个电话其实是个骚扰推销电话,但他故意给了边学道和许必成单独说话的机会。

  老审读边学道还是嫩了点。

  许必成一番话,让边学道对单娆家族的观感一下提升了两个等级,无论一起吃饭,还是聊天逛街,亲密度都明显提升。

  许必成抽空问边学道:“我手里的5万股百度股票怎么安排好?”

  这个时候,对边学道的远见,许必成是真的服了。

  百度果真如边学道说的下半年上市,而且上市后的表现牛逼之极。

  百度的成绩,印证了边学道的眼光和判断力,简直是独具慧眼。

  听许必成问他,边学道一点没藏私,告诉许必成:“挑个峰值,将百度出手,然后买进腾讯,长期持有。”

  见男朋友和家人相处融洽,单娆不明所以,但边学道的变化让她心花怒放。

  单娆妈妈也有点诧异,但以为是女儿跟边学道说了什么,很快就扔一边了。

  只有单娆爸爸心里明镜一样,可是表面上,他就是一个满脸笑呵呵的老机关。

  在燕京玩到10月5号,一家人都有点累了,集体在家休整一天。

  边学道给寝室同学挨个打了遍电话。

  李裕还在旅行社卧底,十一黄金周期间是最忙最累的时候,根本没时间跟边学道扯淡,就是告诉他,过了这个黄金周,他和李薰基本就可以出师了。

  陈建单位有个培训,去北海了。

  杨浩和蒋楠楠没回家,利用十一假期在沪市找房子呢。

  于今不知什么时候跟****成集合了,俩人在桂林游山玩水,很是逍遥。

  至于童超……电话根本就没打通过。

  放下电话边学道想起来了,童超说过,他和夏宁去的那个自然保护区,根本没信号。

  想必这个时候,两人已经进原始森林了。

  跟边学道聊的时间最长的是艾峰,他能感觉到艾峰似乎对现在的工作不是特别适应。

  边学道问:“你现在具体是什么岗位?”

  艾峰说:“要闻编辑。”

  老审读边学道乐了:“你领导很器重你啊!那可不是随便能干的。”

  艾峰说:“屁!没人愿意干。”

  边学道说:“工作后什么感觉?”

  艾峰说:“我来第三天,领导就告诉我一句话,印象特别深。”

  边学道问:“他说啥了?”

  艾峰说:“他说干这份工作要时刻紧绷自我阉割这根弦。”

  在报社干过的边学道,明白这句话所指的东西,由衷地说了一句:“有才!”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