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条石大街看楼

  毕业后,生活看似更加丰富,但其实规律性很强,不同的是,同学和同学之间的命运,开始出现各自进步速度导致的鸿沟。

  如果站在云端俯视,世间如水的人生,没有单一的主线,没有预谋的结局,什么都可以嘎然而止,什么都可以横空出世。

  单娆似乎真正接受了跟边学道的约定,每周保持一定数量的电话和网上联系,不再催促他赶快去燕京。

  在荷兰学习足球的三个孩子,已经进入二队踢了两场好球,他们身上的星光,开始吸引欧洲球探的视线。

  智为科技同时推进几项产品的研发,资金消耗速度十分惊人,不得已,边学道引入了第一个战略投资人:祝植淳。

  李裕和李薰,开始了旅行社卧底生涯。

  两人本以为半个月足够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结果跟他俩抱有同样想法的人太多,旅行社学精了,一些东西根本不让新入职的人碰。

  李裕跟边学道说:“初步估计,最少得两三个月才能学成单干。”

  另外,杜海被边学道派去四山了。

  他告诉杜海,四山文口县央秀镇小学,有一个叫“青”或者“青青”的女教师,描述了大致相貌,他要杜海观察这个女教师的生活轨迹。

  还有黄胖子,边学道跟他联系了几次,黄胖子说“还在适应,正一点一点站稳脚跟”。

  虽然边学道现在就想过去打着黄胖子的旗号投资改建教学楼,可人家黄胖子都还在适应,他不好这个时候凑过去献殷勤,天知道黄胖子身边有什么不希望别人看到的。

  现在,边学道的注意力都在齐三书身上。

  只要齐三书被祝植淳说动,转去四山发展,边学道顺着梯子过去干点事业,就又多了一个借口。

  可是祝植淳已经使出七成功力了,齐三书还是没下定决心。

  原因不是别的,是齐三书老子警告过他,不许到四山整那些不靠谱的。

  齐三书不能确定,他现在弄的应急自救品牌、网店,包括祝植淳许诺的生存自救训练营,飞行俱乐部,算靠谱的,还是不靠谱的?

  计算着时间,边学道有点心急。

  满打满算还有不到三年时间,就算资金充沛,全速改建,能改建好多少栋教学楼?除非组织有力,各地同时施工,可那样的阵仗就有点大了,也容易被人注意。

  说实在的,边学道不想把自己搞成陈光标。

  就算为了自保,他宁愿用其他办法,比如唱歌出名……比如写论文出名……比如移民……

  如果有人叫嚣他不爱国,就娶个外国妞,我老婆是外国人,我移民,你有意见?

  扯远了。

  就在边学道琢磨着,要不要拿春山中学练练手的时候,齐三书有了决定——转战四山。

  他不敢说转战蜀都,因为他不敢到他老子眼皮子底下折腾,权衡来权衡去,齐三书决定跟黄胖子作伴,去都江。

  齐三书选择都江是有考虑的。

  都江附近有一些原始森林,可以锻炼野外生存能力。再远一点,有海拔六七千米的五姑娘山、戛贡山。

  上次边学道劝他,说了一些大地震大海啸什么的,真把齐三书吓住了。

  北江最高的山,海拔才一千多米,不到两千米,这玩意也太矮了点……

  要不老话说“见什么人念什么经”,边学道自己都没想到,神侃胡诌的东西,反而是让齐三书最后下决心的关键转折点。

  齐三书要动了,祝植淳要动了,边学道很快也要动,松江不少人在关注他们的动向。

  但他们仨都没有沈馥弄出的动静大。

  9月中旬,乐坛爆出一个重磅新闻。

  MTV欧洲音乐大奖公布了“2005MTVEMA”各奖项提名名单,作为华语乐坛新生代明星,沈馥凭借近一年的卓绝表现成功入围,成为EMA有史以来首位勇闯入围名单的内地歌手。

  “2005MTVEMA”致力于赞扬来自全球各地的年度热门艺人在2005年的突出表现,提名名单汇聚全球大热巨星,沈馥获“最佳单曲”提名,证明她的舞台表现与演唱实力得到了国际权威奖项认可。

  一个彗星般崛起的中国内地歌手,在一堆金发碧眼竞争者的堵截中杀出重围,获得EMA年度“最佳单曲”提名,实现突破,像一记大耳光,抽在一帮红眼小丑的脸上。

  跳蚤不蹦?了,癞蛤蟆不叫唤了,好几个人换了嘴脸凑上来管沈馥叫“姐”了。

  之前变卦的代言纷纷找了上来,解释说之前是操作中出现了一点问题,已经处分了相关责任人员。

  看在钱的份上,沈馥接了几个诚意比较足的广告。

  待国内事了,潇潇洒洒去了德国,一边陪护沈老师,一边联系音乐工作室磨合《我不转弯》,一边准备11月初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举行的2005MTVEMA颁奖礼。

  颁奖礼上,沈馥将首次登上国际舞台,为全球观众现场演出。

  国内媒体预言,只要沈馥成为中国首获“MTVEMA”大奖的歌手,立刻晋升一线天后,而且是含金量极高的天后。

  在视频网站还不发达的2005年,沈馥能在国外收获如此高的人气,她自己不刷票,都能获得MTVEMA提名,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不用沈馥站出来说什么,媒体的风向变了。

  曾经的同学、同事纷纷发言,说沈馥绝对不是一些媒体之前报道中那样的人。

  然后媒体分析说,沈馥的助理之所以出现在les酒吧,极有可能是帮沈馥创作电影歌曲采风,因为沈馥知道自己是公众人物,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

  之后更有媒体说:les酒吧怎么了?去les酒吧怎么了?难道连去一个公开营业的地方都成了人们的原罪?如果公众人物身边人的活动范围,都要受到各种明规则潜规则的束缚,天天活得胆战心惊,请问,这个社会是不是病了?

  很快,有神秘人在博客中爆料,沈馥这次经历的舆论风波,纯粹是中了同行的招儿。

  博文中没有具体点名,但从时间、地点、人物、关系网几方面,逐条分析,逐条举例,逐条推理,几个名字呼之欲出。

  舆论大平反开始。

  沈馥的坚定粉丝们,摇摆的粉丝们,粉转黑觉得丢脸重新注册马甲又换了阵营的“粉丝们”,开始声讨,开始反攻。

  这一切,都与远在德国的沈馥无关。

  国内互联网上沸反盈天的时候,沈馥正推着沈老师,在林荫绿草中享受金色阳光。

  走累了,找一个长椅,坐看市政厅对面碧绿小湖里的水鸟,争食游人洒下的食物,挥翅拍水。

  沈馥是个奇迹,而边学道正在准备创造另一个奇迹。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