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下一站天后(求月票)

  老套的分别。

  一个早起,一个装睡。

  不然还能怎样?

  吻别一下?亲密的事情,这一天两夜已经做尽了。

  哭哭啼啼、拉拉扯扯,做难舍难分状?有一点可以确定,无论边学道还是沈馥,如果发现对方是那样的人,他们绝对不会长期住在一个屋檐下,更不会睡在一张床上。

  沈馥身份特别,而且正处于敏感时期,边学道不能送她,也不能同行。

  再见和保重的话,昨晚身体交缠入梦之前就已经说过了。

  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国外见面时再说也不迟。

  沈馥走了。

  边学道拿着刚开机的手机,一条一条翻看昨天进来的短信,看了一圈,没什么特别的事情,继续回去睡觉。

  跟边学道分开,沈馥以最高效率筹备她的最新单曲《我最亲爱的》。

  范红兵开始主动接触媒体,谈的不是前段时间甚嚣尘上的性取向话题,而是沈馥的最新单曲,会在近期推出。

  末了,范红兵还转述了沈馥的原话:我想说的话,都在这首歌里。

  在红楼港湾,在边学道怀抱里获得了心灵养分的沈馥,开始变得狡黠,开始学着利用舆论的关注。

  你们想用舆论将我打落尘埃,我同样可以利用舆论风生水起。

  …………

  李裕跟边学道摊牌了,说他不想继续在智为科技干了。

  边学道没问为什么。

  智为的工作如果让李裕不舒服,那就换一种方式帮他好了。

  边学道问李裕:“你该不会想跟你爸重头再来,再搞一个出租公司吧?”

  李裕摇头说:“不可能的,年代不一样了,而且我没想过在出租车上干一辈子。”

  边学道说:“这就对了,你有什么想法,说给我听听。”

  李裕说:“李薰快回松江了,她跟家里说在松江找了份工作。”

  边学道问:“撒谎?”

  李裕略显沉重地点头。

  边学道说:“继续说你的想法。”

  李裕说:“我打听了一下,想加盟一家旅行社。”

  边学道有点诧异:“旅行社?做国内还是国际?自己干还是外包?”

  李裕说:“先做国内,想自己干。”

  边学道看着李裕,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你了解旅行社这个行当吗?”

  李裕说:“听我爸的朋友说了一点,我辞职也是为了这事。我已经跟李薰商量好了,等她到了,我俩准备去市内最好的几家旅行社应聘卧底一段时间。学习一下组织架构、管理经验和操作细节。”

  边学道问:“你准备做多大规模的?店铺选址呢?雇员呢?注册资金呢?导游呢?渠道呢?”

  李裕垂头丧气地说:“你就别打击我了,我知道想做成很不容易,但李薰放弃南方的工作回来跟我一起创业,我总不能天天从早到晚开出租车。”

  边学道拍着李裕肩膀说:“我不是打击你,我是让你明白,不能草率做决定,更不要为了做决定而做决定。创业,有两个准则要遵守,第一做熟悉的领域,第二做感兴趣的领域。”

  李裕问:“你做俱乐部时,熟悉吗?感兴趣吗?”

  边学道一下被李裕问住了。

  说实话,他当时比谁都冲动。

  几乎就是为了讨好康茂射箭的兴趣,一念即行。

  可是李裕跟自己又不一样,今世的边学道,在2014年之前,就是一个BUG,他输得起,亏得起,也折腾得起,他掌握太多先手,这盘下错了,可以换一盘继续下先手棋。

  边学道跟李裕说:“如果遇到困难,一定来找我,我不见得肯定能解决,但办法会比你多一些。”

  李裕笑了一下,说:“你放心吧,肯定找你。我敢玩这么大,跟你还在松江有很大关系。其实,我有我的小算盘,我想啊,现在不创业,等过几年你飞走了,到时我找谁帮忙去?”

  边学道也笑了,说:“你还真猜对了,今年把手里的活干利索,估计明年我就要换地图玩了。”

  李裕问:“去哪?”

  边学道四下看了一眼,说:“四山。不会完全离开松江,但一段时期内,重心肯定会转移。”

  李裕下意识地重复着:“四山……”

  边学道说:“对了,等李薰回松江,一起吃顿饭,这么痴情贤惠的女人,我得好好跟她喝两杯。”

  李裕仿佛没听见边学道说什么,还在琢磨他说的四山,问:“那边有好机会?”

  边学道抬头看了一眼天说:“机会不是特别好,但我不能不去。”

  …………

  舆论风向不是特别有利,但沈馥的最新单曲还是火了。

  最关键的是,不同立场的人,对这首歌做出了不同的解读。

  黑沈馥的人,听了一遍,立刻跳出来大喊:“这是沈馥唱给同性密友的,她在挑衅媒体,挑衅大众。”

  这帮人第一时间代表了“大众”。

  挺沈馥的人,听了几遍,把歌词分解,对应沈馥的经历,得出一个大家比较认同的结论:这是沈馥唱给前夫的歌。

  唱给前夫?

  性取向话题已经炒得自己都腻烦了的媒体,立刻开始转向,分析沈馥这首歌的深层次含义。

  世上的事,大多扛不住生拉硬靠的琢磨。

  就像小时候语文课本里的种种解读,本来作者都没想到的东西,硬是被一些人分析得煞有其事。

  现在《我最亲爱的》就是这种情况。

  媒体人的卖力分析,论坛网友的感性联系,让每一个听到这首歌,并且知道沈馥经历的人,自然而然地觉得,好像真是唱给他前夫的。

  再结合前阵子沈馥前夫家的人跟媒体说沈馥的性取向,人们似乎一下从中捕捉到了什么。

  可是……

  这样一首升华了世间感情的歌曲,这样一种云淡风轻的从容,这样一种爱过就无悔的温暖祝福,这样一个女人,真的会是那样的女人吗?

  沈馥是什么样的女人,前夫心里无比清楚。

  就算世上的女人有一半是同性恋,沈馥也是正常的另一半,她太追求完美了,不会让自己从身体到灵魂都被人玷污。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地听着《我最亲爱的》。

  “我想你一定喜欢

  现在的我

  学会了你最爱的开朗

  想起你的模样

  有什么错

  还不能够被原谅

  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爱过你就不怕孤单

  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么样

  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

  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

  让我亲一亲

  像朋友一样”

  听着听着,想到沈馥躺在病床上,听到孩子流产消息后的心如死灰;想到两人在民政局办理离婚时沈馥的木然不语;想到沈馥拒绝自己的帮助,倔强地带着行动不便的岳母,一路洒泪回家;想到沈馥最近遭遇的一切……

  前夫抱着头泣不成声。

  …………

  三天后,沈馥前夫联系记者,召开了一个小型发布会。

  发布会上沈馥前夫明确说了三点:

  第一,他和沈馥离婚,完全是他出轨造成的。

  第二,他跟沈馥从恋爱到离婚,期间几年时间,沈馥的性取向完全正常,不存在之前自己家人跟媒体说的那些情形。

  第三,本次发布会只为澄清一些事实,请各界不要做其他解读。

  一个前夫都公开出面维护的女人,性取向会有问题?

  发布会一出,上蹿下跳的一帮人瞬间哑巴了。

  求月票,求打赏,求一切支持。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