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诺丁山》的梦

  体育局家属小区工程进展顺利,边学道虽然不用每天去工地巡视,但作为开发商,有些饭局是必须参加的。

  今晚他又去陪吃陪喝了。

  打过几次交道,各衙门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边学道不太喝酒,而且这人路子很野。

  饭局上,大多见他捧个人场就知足,不会不开面地让他喝。

  散席很晚。

  边学道不想带着酒气回林畔人家,一般这样的应酬后,他都一个人回红楼。

  开门的时候,边学道发现不对劲。

  他走的时候用钥匙锁了两圈,现在拧一圈门就开了。

  有人来过?

  遭贼了?

  门开了一道缝,屋里没有光。

  边学道全身蓄力,在门口按开了厅灯,他看到门口摆着一双女鞋。

  然后边学道看见沈馥脸色微红地从他的卧室里走出来,歉意中带着羞赧地说:“晚上跟工作室的人吃饭,有点醉,就到你家来休息一下……”

  说到这儿,沈馥自己都觉得有点太牵强了,整了整衣襟,说:“我好多了,回去了……”

  边学道不理沈馥说什么,回手把房门关上,用钥匙反锁,看着沈馥问:“来了怎么不告诉我,我好早点回来。”

  见边学道把门反锁了,沈馥更不自然了,极力找话题说:“我……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边学道找到杯子,喝了一口水,说:“告别?你要去哪?被最近的新闻逼得?你还真把那个当回事了?说真的,你要再不来,我就去找你了。”

  沈馥低头说:“不全是因为那件事,我妈妈病情加重,正在德国治疗,我想过去陪她。”

  边学道放下杯子问:“然后呢?不打算回来了?以为眼不见就心不烦?”

  沈馥悠悠地说:“我没有办法了……”

  边学道当着沈馥的面,边换衣服边说:“办法?什么办法?这种事能有什么办法?”

  走到卫生间,边学道继续说:“那些人眼红你,你越理他们,他们越来劲,那就是一帮从小父母不全的心理失衡患者。真的,就算你明天宣布跟某个男人结婚,他们一样会跳出来。”

  见沈馥一脸苦涩的无奈,边学道说:“即便你跟男人结婚了,也挡不住居心叵测的人。那些臭不要脸的,会说你们新婚之夜什么都没干……相信我,那些人百分之百会说你是为了维护名气而假结婚。然后怎么办?让他们听墙根?现场观摩?”

  沈馥红着脸转身:“别说了。”

  边学道说:“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那些人压根就是几堆低能失意的臭-狗-屎,你别在乎他们说什么,你越在乎,他们越得意,觉得他们那点藏头露尾的小手段威力无穷。你想去德国陪沈老师,可以去,但记住,你的内心越强大,小丑越着急,他一着急,就会露出SB的本质。”

  沈馥问:“你支持我去德国?”

  边学道说:“支持!为什么不支持?”

  沈馥问:“真的?”

  边学道说:“当然是真的,你去远方广阔的天空下飞翔,让那帮癞蛤蟆继续在枯井里看着头顶的方寸天空叫唤,一直叫到死也蹦不出去,多快意!别说你,我以后都想多出去走走看看。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会以为这里就是全世界。”

  边学道坐在沙发上,看着沈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而且我觉得,你出去一段时间挺好的。你当歌手,当明星,其实就是生活重压下的不成熟决定,虽然你一直做音乐,但你对这个圈子所知不多,准备也不足,你甚至完全想象不到这里面有多脏、多凶险。”

  “如果可以,你不妨拿明星身份当一块敲门砖,积累财富也好,积累名望也好,试着去外面寻找一角真正适合你的天空,你也许能生活得更开心。”

  沈馥坐在边学道旁边,深深看着他的眼睛,问:“你这么想我离开?觉得我们的关系有风险,还是你身边的人跟你说了什么?”

  边学道伸出一只胳膊,放在沈馥脑后,沈馥的身体原本很僵硬,但拗不过边学道的笑容,坚持了一分钟后,最终顺着边学道的意思,把脸轻轻靠在他的肩头。

  也许是沈馥半夜出现在自己家里,让边学道看到了沈馥用了情的真心。

  也许是边学道感觉到了沈馥离开的决心,分别在即,他放下了平时的伪装。

  边学道搂着沈馥,扭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你应该比别人了解我更多一点,但明显了解的还不够深。我不会轻易接纳女人,但只要我接纳了,就不会再把她推出去。你呢,不要想那些年纪啊、婚史啊之类的东西,如果我告诉你,我曾经做过很长一个梦,在梦里,我结婚娶妻,年近不惑,是不是我这样说,你就会轻松一点?”

  沈馥的脸颊在边学道肩头挪了挪,找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说:“可你那是梦,我身上发生的,都是真的。”

  边学道说:“真?有多真?也许我们身处的世界,根本就是别人眼前众多七彩气泡之一,哪天气泡破了,你会在何处?我又会在何处?”

  沈馥说:“所以呢?”

  边学道说:“所以,还是你说的那句,第一莫欺心。一些事,一些决定,觉得是对的,想做了,就去做,让自己觉得不虚此生,也就够了,其余的,都随它去吧。”

  沈馥问:“你这个年纪,怎么做到这么豁达?”

  边学道用手抬起沈馥的下巴:“我跟你说,这不叫豁达,这叫梦境放纵综合症。”

  “梦境放纵综合症?”沈馥放任边学道的小动作,吐气如兰地问他:“你那个梦里,有我吗?”

  边学道看着沈馥,脸越凑越近,看着沈馥的嘴唇说:“梦里没有,现在有。”

  沈馥听了,闭上眼睛,微微抬头。

  唇分……

  边学道站起来,拉着沈馥,看向卧室。

  沈馥顺着边学道的目光,说:“你说了这么多,就为了这个吗?”

  边学道将沈馥抱起,边走边说:“你半夜跑到我家,躺在我的床上,又是为了什么呢?”

  卧室里,沈馥坚持提醒边学道:“客厅的灯还没关呢!”

  边学道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沈馥低声哀求:“把卧室门关上。”

  边学道还是不理。

  再后来,沈馥没有力气关注这些了。

  一个多小时后,边学道从卧室走出来,把厅灯关上,回到卧室没多一会儿,又传来“咯吱咯吱”声。

  …………

  早晨。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卧室的时候,边学道醒了,沈馥还软得像滩泥。

  把沈馥盖着脸的头发撩开,看着沈馥抖动着的眼睫毛,边学道靠在床头说:“今天陪我一天,明天再走。”

  沈馥闭着眼睛说:“我现在出门就有可能被人认出来。”

  边学道说:“不出门,就在家里,陪我一天。”

  沈馥说:“为什么?”

  边学道说:“我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太久了,寂寞。”

  沈馥翻了个身说:“我关了手机,你也关掉。”

  边学道说:“好。”

  ……

  (求月票,求打赏,求火力。)

  求月票,求打赏,求火力。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