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七彩气泡(求月票)

  给沈馥打电话的,是沈馥前夫的妹妹,沈馥曾经的小姑子,在一家出版社工作。

  小姑子在电话里跟沈馥聊了几分钟,兜兜转转,先关心了一下沈馥的工作,然后说有媒体记者联系她,想从她这儿了解一些沈馥跟她哥哥婚姻期间的一些往事,最后说她哥哥一直未婚,不久前家庭聚会时,她哥哥酒醉后跟大家说很想念沈馥。

  拿着电话,沈馥觉得很恶心。

  非常的恶心。

  说了一堆,中心思想就一句话:跟我哥复婚,否则我就跟媒体说你坏话。

  沈馥只问了小姑子一句话:“我爸爸能活过来吗?”

  当初,沈教授为了救女儿,在**期间,四处奔波,抛开珍爱了一辈子的面子,顶着嘲笑和白眼,帮女儿免了牢狱之灾,结果自己却染病身故。

  如果丈夫没出轨,没有那场变故,父亲不是为她奔波,在家里小心预防,又怎么会染上**?

  丧父之痛,你打个电话就算揭过去了?

  是你觉得你面子大?

  还是我沈馥没人要?

  又或者是觉得你跟媒体说点什么我就会万劫不复?

  结束通话,沈馥的小姑子想了一会儿,把心一横,找出一张记着电话号码的便签,拨了过去。

  沈馥突然爆红,让前夫家在朋友眼里成了笑谈。

  沈馥当年虽然清高,但接人待物的礼貌还是有的,而且她心地不坏,又不小气,婚后几年,在前夫家亲朋好友那儿口碑还是不错的。

  后来前夫出轨,沈馥动刀,闹出不小的风波,同情沈馥的也大有人在。

  再后来,沈馥带着瘫痪的母亲回了家乡,相识的人谈起时,大多还会叹息一声。

  再到今年春晚,沈馥重新出现在众人视野里时,已经是一个成功的歌手,不是一般的成功,是相当成功。

  于是,一些大家背后说的话,慢慢就传到了前夫家里。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有眼无珠”。

  沈馥才成名半年多,就表现出强大的吸金能力,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夫家日薄西山,一天不如一天。

  沈馥小姑子的想法是,如果不能把沈馥这只金鸡重新领回家,也不能便宜了其他人家,至少不能让别人人财两得。

  说起来,这个小姑子一直跟沈馥气场不和,沈馥跟前夫之间的不少小话,都是小姑子背地里传的,对于沈馥今天的成就,她比沈馥的红眼同行还难受。

  拨通记者的电话,小姑子跟对方约了一个时间,说她有大明星沈馥的料要爆给媒体。

  2005年8月底,没让王助理陪,沈馥独自回了松江。

  她已经做了决定,不管国内的纷扰,去德国陪伴母亲。

  至于电影片尾曲的创作,她还有一些时间。

  回到松江后,沈馥跟爱乐工作室的人吃了顿饭,席间,大家都劝沈馥:“你现在的遭遇纯粹是人红是非多,不用听,不用看,不用管,不用回应,清者自清,慢慢就会过去。”

  沈馥告诉大家,沈老师病了,正在德国治疗,她准备去德国陪母亲一段时间。

  沈馥的决定,工作室的人都能理解。

  毕竟说清者自清容易,不是当事人,谁又真的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再说最近几天,沈馥前夫家的人站了出来,跟媒体爆料说:“在婚后生活中,沈馥跟丈夫一直不太亲密,反而是跟一些同性,看上去关系很不一般。沈馥的性取向可能确实有问题,沈馥家庭生活的不幸,不排除跟这一点有关联。”

  该爆料人还说:“沈馥的性取向和她的精神疾病之间有什么联系,还不能确定……”

  前夫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狠捅一刀,几乎一下子就把沈馥的同性恋名声钉死了。

  尽管仍有沈馥的支持者质疑前夫家发言的客观性和公正性,但不管怎么说,沈馥的粉丝在快速流失,沈馥在国内的一些广告代言,开始被单方面推迟。

  不仅沈馥,就连王助理,都被人穷追猛打,说她离婚也是因为性取向问题,甚至有人散布说,王助理当初就是为沈馥离的婚。

  还说当初沈馥前夫出轨,是因为抓到了沈馥和王助理在一起……

  不要脸的人黑起人来,那是无敌的。

  眼看着沈馥玩命练歌,一路走到现在,又看着她被人盯、被人黑、被人踩,不得已要出国避风头,大家虽然很同情沈馥,但不敢在眼神里表露出一点同情的意思。

  沈馥的要强,跟她共事过的人都很清楚。

  想走,能走,就走吧,要是有本事留下,就别回来了。

  回来干什么呢?

  这地方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他们不知道,松江确实有沈馥留恋的东西。

  上次说把红楼的钥匙还给边学道,结果钥匙没还成,倒把自己搭了进去。

  从饭店出来,坐进范红兵的车,在距离东森大学两站地左右的地方下车,沈馥一个人步行到红楼。

  用身上的钥匙打开房门,屋里暗暗的,没有人。

  轻轻关上门,沈馥脱了鞋,赤脚走在地板上,等待眼睛适应屋里的光线。

  篮球场上还有打球的学生,偶尔会传来一两声叫好声。

  沈馥轻轻推开边学道卧室的门,借着窗外的路灯,一点点感受房间里的一切,味道、布局、氛围……

  真的很奇怪,怎么看,这都不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男生的房间,规规矩矩、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如同他待人的严谨和处事的周正。

  沈馥坐在床边,伸手抚摸床单,一寸一寸地抚摸,像抚摸婴儿柔嫩肌肤的母亲。

  侧身躺倒,沈馥闭上眼睛,一丝一缕地回忆去欧洲之前那个晚上,就是在这张床上,她把自己给了那个年轻的男人,心甘情愿地,毫无保留地,无怨无悔地。

  还记得那天晚上,边学道沉沉睡去后,沈馥久久没有睡着。

  她偷偷看着躺在身边的边学道,内心里,一会儿爱意满满,一会儿又觉得十分自卑。

  她恨“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她“恨不相逢未嫁时”。

  沈馥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

  已经这个时间了,看来边学道今晚不会回来了,沈馥心里,遗憾夹杂着解脱。

  遗憾是这次出去,她会想尽办法,留在国外,再想见到这个房子里的男人,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解脱是不用在小男人面前自食其言,把自己的感情敞开来给他看。

  这样也好……

  今晚最后在这个房子里睡一夜,明天早上悄悄离开,上次的一夜情缘,足够拿来回味终生。

  和衣躺着,沈馥睡着了。

  半夜,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一下把沈馥惊醒了。

  他回来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