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央秀姐妹(求月票)

  李裕他爸吃了药,躺在床上跟李裕说:“我睡一觉就好了,你不用管我,跟你同学出去吃吧,晚上别出车了。”

  李裕说:“你睡吧,我有安排。”

  把卧室门轻轻带上,李裕看着边学道说:“你运气不好,咱俩出去吃?”

  边学道摆手说:“不用,你在家照顾你爸吧,岁数大了,生点什么病都得多小心。”

  李裕点点头,我守他一会儿,他睡着了,我再出车。

  边学道问:“一定要出车?”

  李裕点头,忍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卧室门,低声说:“家里欠了点外债,我爸戒酒后,想重新开始,就着急把朋友的钱还上,可是现在就一点不动产了,他念叨着从这辆车上赚。”

  李裕接着说:“我好不容易把他从赌和酒里拽出来,他想开车赚钱,我就让他开车赚钱。”

  边学道说:“你白天上班,晚上开车,也太累了,找个夜班司机,跟你爸换着开,不也挺好。”

  李裕摇头说:“我爸现在赚钱还债心切,前阵子,他都是一个人从早上开到半夜,我怎么劝他都不听,所以就把夜班接过来了。雇司机开夜班,赚的就少了,他肯定不干。”

  边学道听完,问李裕:“你爸外面欠了多少钱?我可以帮你想……”

  李裕打断说:“他欠的钱,让他自己还,有这个外债压着他,他还能有点追求,我怕一旦把债都还上,他没了目标,又出去赌钱喝酒。”

  边学道说:“偷偷还上,不告诉他。”

  李裕说:“那些朋友,跟他比跟我熟,还了钱他肯定知道。”

  说完,李裕起身,打开冰箱,问边学道:“吃面条不?”

  边学道说:“加个鸡蛋,再来根火腿肠。”

  吃完面条,李裕收拾完桌子,进卧室看了一眼他爸,换上衣服要出门。

  边学道说:“要不这样,你今天在家守着他,我开你的车出去体验一下生活。”

  李裕说:“别闹了。”

  边学道说:“我是老司机,对松江比你熟,以前总听人说开夜班出租能遇到不少新鲜事,反正我没事,今晚去体验体验。”

  李裕说:“开你自己车体验去。”

  边学道说:“靠,开我车就是黑车,再说,我那车,有几个敢坐的?”

  ……

  李裕终究说不过边学道。

  他也知道,边学道是为他好,让他在家守着生病的爸爸。

  从李裕家小区开车出来,边学道有点犯迷糊了。

  开私家车和开出租车,是两种状态。

  他哪会开出租啊!

  开了一段,边学道开始琢磨,要不要开回东森大学,在红楼睡一宿,明天给李裕几百当今晚的收入?

  转念一想,出租车有计价器,李裕会不会看出来他压根就没开?

  正在想怎么办……

  前面路边有人招手。

  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开门上车,把肩上的挎包放到胸前,说:“去通明园。”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您好,我刚开始开车,路还不是很熟,麻烦您把要去的地方说详细点,要是把路线也指出来,那就最好了……”

  生意太好了!

  下客、上客、下客、上客、合乘、下客、上客……最关键的是,边学道碰到的乘客都挺好说话。

  边学道说自己是新司机,乘客都把行车路线指出来,让边学道载他去。

  边学道身上没有多少零钱,跟对方说最好给他零钱,乘客都会翻零钱给他。

  晚上9点的时候,李裕发短信告诉边学道,明早6点去学校取车。

  不知不觉,就干到了半夜12点多。

  边学道的最后一个乘客,是一个穿着新潮的年轻女人。

  女人一身香水味,用于今的话说:隔着五条街的狗都能熏晕过去。

  还好,边学道开着车窗。

  看侧面女人长得不赖,上车说了目的地后,开始打电话,谈话内容,就有点不堪入耳了。

  电话对面也是个女的,可能是合租的同行,车上的女人一个劲儿抱怨晚上遇到的两个南方顾客的怪癖。

  各种他~妈~的、老娘、牙签……

  把人送到地方,女人还在通话中。

  边学道看了一下计价器说:“18,谢谢。”

  女人从包里摸出一张20的,递给边学道说:“不用找了。”

  大方!

  …………

  第二天晚上,边学道又去李裕家,把出租车开了出来。

  看着边学道兴致勃勃的样子,李裕都无语了。

  有揽胜不开,开出租车开得很爽?要知道晚上街边那些妞儿,看见停在身边的揽胜,比看见干爹都亲。

  生意一如既往的好。

  呃……是跟昨天一样好。

  晚上第三份活,上车一对母子。

  母亲30岁出头,男孩四五岁的样子,很胖,看男孩上车的动作,就很淘气。

  边学道问了目的地,这个地方他知道,就没细问,直接开车。

  开到一半,女人接到个电话,“嗯嗯啊啊、好、行、挂了”,说了几句,收起电话。

  男孩问女人:“谁啊?”

  女人说:“大大。”

  男孩问:“你大大我大大?”

  女人说:“你大大。”

  男孩问:“亲大大?”

  女人有点郁闷,用余光瞟了一眼开车的边学道:“亲大大!”

  男孩不屈不挠地问:“真是我亲大大?”

  女人差点疯了,提高声音说:“亲大大,你亲大大!”

  把母子送到地方,边学道拉了一位奇怪的客人。

  上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厚厚的眼镜,看上去人很朴素。

  男人上车说去松江第一医院,然后就一直在发短信。

  发了一会儿,合上电话,居然哭了起来。

  见男人哭得不像话了,边学道把车上的纸抽递过去,问男人怎么了。

  男人说:儿子从出生就有病,一直不能自理。为了给孩子治病,他老婆干份兼职,五天前把腰摔坏了,要手术,可家里凑不出钱。

  男人也干两份工作,这是刚下班。白天老人在医院照顾,晚上他去换班。刚才发短信是在联系借钱的门路,可是大家对他家的偿还能力都表示怀疑。

  边学道宽慰了男人一路,下车时男人要给车费,边学道没要。

  男人下车后,边学道把车停好,下车跟了过去。

  在走廊口,眼见着男人进了病房,然后拎着一个垃圾桶去了卫生间。

  边学道找到在本层楼值班的护士,问男人进的那间病房里病人的情况。

  护士说的情况跟男人说的差不多。

  边学道跟护士说:“这样,麻烦你帮我查一下,他老婆的手术要多少钱?”

  护士看着边学道:“你……”

  边学道说:“朋友的朋友,谢谢你,帮忙查一下。”

  问出手术费用的数字,边学道去了一趟银行,回到医院,在护士的帮助下,到窗口替男人交了费。

  从医院出来,边学道忽然没了继续接活儿的兴致。

  打着方便盘,准备回家,看见前面路口有人冲他招手。

  好吧!再接最后一个活。

  车停过去,乘客上车,边学道看了对方一眼,又看了一眼……

  咦……

  跟孔维泽偷情,导致孔维泽入狱的小饭馆老板娘!

  她还在松江?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