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20岁的眼泪

  富二代他爹边学道,大早上被边爸一个电话叫醒了。

  迷迷糊糊摸到电话接起来,边学道一下醒了,坐起来说:“你俩在哪呢?”

  边爸说:“刚上火车。”

  边学道立刻起身穿鞋,说:“下车下车,我回去接你俩。”

  边爸说:“接什么接,啥车不是坐?等到松江站,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接,没时间,我和你妈打车过去。”

  边学道说:“有时间,你问问乘务员大概你点到松江,我提前去车站。”

  是这样的,“林畔人家”大体已经装得差不多了,边学道一直没跟边爸边妈说装房子的事,最近打电话时无意跟边妈说起,边妈一听松江还有一套房子,而且正在装修,她就坐不住了,拉着边爸就要来松江帮边学道监工,一个劲儿念叨别让施工的在用料上给坑了。

  边爸本来不想来,但拗不过边妈,加上他在春山的工作已经辞了,两人简单收拾一下,就来了。

  从车站接上两人,一家三口来到“林畔人家”。

  看到不远处的植物园,边妈立刻喜欢上了这个小区。

  在房子里转了一圈,趁边学道去卫生间,边妈小声问边爸:“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边爸嘿嘿笑着说:“挺好。”

  边妈看着跃层的大窗户说:“你说咱俩这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半辈子夫妻,边爸知道边妈指的什么,他笑呵呵地说:“自己儿子孝敬的,就别胡思乱想了,他的钱是卖网站挣的,不偷不抢,干干净净,你老瞎琢磨啥?”

  边妈感慨地说:“我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这样的房子以前我想都不敢想啊!”

  边爸说:“少年享父母的福,中年享丈夫的福,晚年享子女的福,我亏欠你的,好在儿子都帮着还上了。”

  边妈拍了边爸一把:“你没亏欠我。”

  把房子看个通透,边学道本想拉着父母出去吃饭,然后到红楼去住,却不想,边爸边妈说啥也不走了。

  好说歹说,两人就要住在这里,边看房子,边放装修的气味。

  边学道哪里肯,连说装修污染大,对人身体有危害。

  边爸边妈这次出奇地同一立场:“有啥好不好的?我俩也装修过房子,没那么多说道。再说看你这里装修很简单,我俩进屋几乎都没闻到啥味儿。”

  边学道苦口婆心说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就是要住在这里。

  好在订购的床已经送到了,铺上点被褥就能睡人,而且装修之前边学道反复跟设计师强调,所有用料力求环保,很多繁复的设计,全让他毙了。

  边学道开车回红楼,抱了两套被褥,然后拐到文教用品一条街,买了一套文房四宝。

  买这玩意,是出门前边爸要求的。

  边学道不明所以,以为边爸是怕看房子无聊,拿这东西消遣时光。

  却不想,他拿着东西回到“林畔人家”时,边爸已经在桌子旁等他了。

  边妈告诉边学道:“你爸肯跟我来,主要就是为了给你写一幅字,自从上次跟你说完,他在家练了好几个月了。”

  看看边妈,又看看边爸,边学道惊奇地问:“真的?”

  边妈说:“真的,钢笔水都写没几瓶了。”

  边学道兴奋得不行,赶紧铺纸磨墨,在一边伺候着说:“快,快,让我见识见识老爸的书法。”

  准备停当,边爸捉笔默思。

  边学道本以为边爸会写一幅:常将有日思无日,莫等无时思有时。

  等边爸一落笔,边学道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边爸写的是:

  “穷不倒志,富不癫狂。”

  穷不倒志,是边爸一生的写照。

  富不癫狂,是父母对边学道的期许。

  同时,如果把这两句的顺序颠倒一下,里面还藏有边爸边妈这一代人特有的危机意识和清醒。

  今天富,不代表一辈子富,就算未来有一天穷了,他们希望儿子能承受住打击,不颓废不消沉,志气不倒,不卑不亢地做人。

  ……

  南娇回学校了。

  看看天气不错,909寝决定当天晚上在天台放音乐。

  下午,杨浩打电话,把不在寝室的人挨个通知了个遍,告诉大家晚上都回寝住,他估摸着,楼上的音乐一响,学校弄不好会顺道查寝,不能让学校有在他们身上发泄邪火的机会。

  晚上六点,909寝人全了。

  作为毕业前最后一次集体活动,又是这样带有点小刺激的活动,大家热情都很高。

  把寝室门反锁,七个人坐在寝室里反复推敲整个过程。

  推敲一会儿,就会派一个人去走廊、水房和天台门口实地对照一番,回来说说自己的想法,接着修正计划。

  七点半的时候,最终流程确定,每个人的分工都安排好了,有在前执行的,有后方打掩护的,有准备应对突发情况的。

  七个人躺在床上等行动时间。

  些许紧张让大家没了聊天的兴趣,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在翻看杂志,有的在静静吸烟,边学道则看着头上李裕的床板,看着木头上他十分熟悉的纹路,想着毕业后的安排:先是去燕京陪单娆一段时间,然后去四山布局,至于徐尚秀……她还要一年才毕业,对了……徐尚秀毕业后会去哪里呢?

  想着想着,边学道睡着了。

  他睡得正香,被于今摇醒了:“我~操,你觉还真大,我都喊你好几声了。”

  边学道揉揉眼睛,问:“现在?”

  于今说:“到点了。”

  童超率先开门,向走廊里看,然后跟身后拎着大书包的于今招手:“走,现在没人。”

  这活儿是于今自告奋勇承包的。

  所有大物件都他来拿,真要是没藏住,被学校发现了,他站出来扛事。

  用他话说:我不过就是在楼顶放了几首歌,你还能判我几年?

  CD机、音响、额外配的音箱、储备电源……于今拎了四五趟,才把东西拎完。

  东西运上去后,909寝一个人坐在上天台的楼梯上打电话,一个在水房阳台打电话,边学道、陈建、艾峰和于今一起,把从水房接出来的电源线甩到楼顶。

  他们十分注意走线的隐蔽性,全部贴墙走,还用黑色绝缘胶布粘了一层,拐弯的地方,把水房的垃圾桶挪过去,挡住了。

  10号宿舍楼天台。

  CD机放在中心位置,功放机在旁边,四个音箱分四个方向摆出去。

  几个人把电源插好,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于今按下播放键。

  刻光盘的时候,边学道要求唐涛在第一首歌前面留了大概20分钟的空白时间。就是说,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开始播放了,只是没有声音。

  于今几个赶紧下楼,拉上天台的铁拉门,用他们准备的铁链子和锁头,把门锁了个结实。

  于今还不甘心,打开乳白胶罐子,堵上了锁芯不说,还边下楼边往上天台的楼梯上倒乳白胶。

  他也不管具体风干时间,只要能阻拦宿管人员上楼,多拖一会儿就是胜利。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