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后苏以时代的试炼征途

  齐三书猜对了。

  其实事情的起因还在春山。

  春山公安局的报复性打击,触发了春山几股势力对蒙家的联合绞杀,几乎将蒙家连根拔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为了钱,蒙家经营下九流好些年,欺男霸女、欺行霸市、逼良为娼、致人伤残的事,多多少少都干过。

  出来混迟早都得还。

  随着旧账被一一揭开,蒙家彻底翻不了身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省政法委黄书记觉得自己被人利用了。

  因为在人们看来,蒙家至此,都是枪击了他儿子的缘故,现在这局面,叫啥?

  叫公权私用,打击报复。

  黄书记不能怪春山公安局长太积极,那样的话,队伍就没法带了,可是他必须要有一个姿态,所以他拿自己儿子开刀。

  我儿子不消停,我就把他放逐出松江。

  ……

  半个月后,黄胖子频繁找大家喝酒。

  开始的时候他不说为什么,等酒局上的人越来越少,关系越来越近,黄胖子吐真言了:“我爸让我出去挂职。”

  齐三书、祝植淳、边学道三人对了一下眼神,心说:果然猜中了。

  齐三书问黄胖子:“你爸让你去哪挂职?”

  黄胖子一脸郁闷地说:“陕西。”

  齐三书说:“陕西不错啊!米脂婆姨绥德汉,有男有女,想吃甜口吃甜口,想吃咸口吃咸口,有攻有受,攻守兼备,挺好。”

  要在平时,黄胖子听了这话,肯定奋起反击,可是现在,他完全没那个情绪,咧嘴笑了一下,继续喝酒。

  边学道帮黄胖子把酒杯满上,问:“具体哪里定了吗?有难处?”

  黄胖子说:“我家老头只说了陕西,具体没定,反正就一点,不让我继续待在松江了,北江也不行。”

  祝植淳问:“只说去陕西了?你能自己选地方吗?”

  黄胖子说:“那个老头倒没说,可我能去哪?这玩意得有人接收才行啊,对了,老头还一个意思,得下去吃点苦,不许去大城市。”

  齐三书跟黄胖子碰了一下杯,拍着他肩膀说:“你爸这是为你好,挂职这玩意,下挂比上挂强,越穷苦的地方越镀金。”

  “你现在的级别,过去了,副县长啥的别想,顶天也就是个助理,其实这样也好,你不用拉什么大项目,小来小去鼓捣点看着撑场面的民心工程,就很看得过去了。”

  见黄胖子听得很认真,齐三书继续说:“咱们这些人,大钱没有,帮你搞几个面子工程,那还是没啥问题的,当然,你要是想玩大项目,亿元以上的,你得多跟老祝喝几杯,把他喝高兴了,钱都是纸片子。”

  边学道在旁边听了,一口酒差点喷出来,看着祝植淳说:“早知道你这么有钱,我还贷款干啥?”

  祝植淳笑呵呵地说:“你没问我啊!”

  黄胖子看着边学道,逗他说:“你这个实在性子,以后很难混啊!”

  酒喝到最后,齐三书忽然问黄胖子:“你真不想去陕西?”

  黄胖子说:“西北我都不想去。”

  齐三书说:“四山你想去吗?”

  黄胖子的眼睛一下亮了。

  齐三书老子在四山主政,要是能去上四山,有齐三书罩着,那还说啥了。

  黄胖子一个劲儿点头说:“蜀都姑娘好看。”

  这一顿酒,点到即止。

  不过对黄胖子来说,收获极丰。

  在他眼里,四山横看竖看都比陕西舒服多了。

  可是在边学道看来,未来几年,先是文口8级地震,后是雅宁7级地震,黄胖子真去了四山,这玩意真说不准是福是祸。

  不过,他是去挂职,挂不到2013年吧……

  咦!

  边学道脑子里灵光一闪。

  如果黄胖子挂职到文口,或者挂职到震区的其他市县,自己以帮黄胖子搞政绩争面子的名义,去把城里和下面乡镇的教学楼重修一遍,这个理由似乎说得过去。

  边学道端着酒杯,继续思考。

  黄胖子是在自己大伯葬礼上遭到枪击的,而且黄胖子事后替自己出头,给蒙家施加了很大压力,还有这次黄胖子被他爸撵出北江,说不得跟枪击也有很大关系。

  那么,边学道在黄胖子挂职地,打着黄胖子的旗号盖教学楼,在别人眼里就是知恩图报。

  如此一来,就算震后有人怀疑,也会被这个表面上的动机堵住嘴。

  一箭三雕!!

  既救了人,也报了恩,还给自己以及名下企业做了宣传。

  至于把楼建出了黄胖子挂职地的行政范围,可以解释说,在推倒重建过程中,发现当地很多教学楼质量不过关,忽然爱心爆棚,盖楼盖上瘾了。

  只要最初的动机有依据,后面其实不用多操心。

  边学道觉得,面前一扇沉重的石门,被他推开了。

  这天之前,最让边学道头疼的,就是在震区建抗震教学楼的名义。

  现在,只要能把黄胖子说动,让他去震区挂职,边学道的计划就可以顺利开展了。

  当然,边学道肯定会保证黄胖子的安全,最起码,如果到2008年时黄胖子还在四山挂职,512那天,他会想办法把黄胖子从震区叫出来。

  黄胖子问齐三书:“你真拉我去四山?”

  齐三书说:“你想去,我就能让对面接收你,也不是调你过去当市长,就一个挂职,我跟段明秋说一声,他就能办,但是我跟你说啊,蜀都不行,在我爸眼皮子底下,你会很难受的。”

  边学道小声问祝植淳:“段明秋是谁?”

  祝植淳说:“三书他爸的秘书。”

  黄胖子说:“就算不去蜀都,我也不知道去哪啊!”

  作为生存狂,齐三书随身的大包里,有一本不大的中国地图,里面各省区的地图都有。

  齐三书翻到四山行政区域图那一页,扔给黄胖子,特别敞亮地说:“看这个,你挑吧。”

  对着地图,黄胖子一脸无奈,还是没个想法。

  边学道觉得他该说两句了。

  边学道跟黄胖子说:“这个吧,其实不难挑。”

  黄胖子抬头看着边学道:“你说说。”

  边学道说:“第一,别离蜀都太远,离蜀都近,无论消费还是看姑娘都方便,出行也便捷。”

  “第二,别选经济领先的市县,挂职嘛,想要挂得好看点,就要弄点动静出来。经济发达的市县,眼光高胃口大,多咱不多,少咱不少,利益盘结,弄着费劲,还不容易出成绩。”

  见几人都在听,边学道继续说:“第三,挑个相对落后的地方,三书这边容易操作,你家也容易点头。”

  黄胖子看着手里的地图,一把摊在桌子上说:“密密麻麻的,咋挑?”

  边学道凑过去,假装看了一会儿,用手指在都江到北口之间虚划一下,说:“这一片。”

  边学道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再具体说,就过线了。

  就算黄胖子没如他的意在震区挂职,大不了边学道多走几步,想点别的办法,绕着弯去。

  看了一眼边学道在地图上指的区域,黄胖子没表态。

  喝完酒,齐三书把地图收回包里,跟黄胖子说:“想好了就告诉我,你要是实在挑不出,我可让段明秋帮你挑了。”

  几人在门口分开,看着黄胖子的车尾灯,边学道出神地想:“他会选哪里呢?”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