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春山事了,回返松江。

  跟张亚青,边学道没有特别明确说什么,他只是告诉张亚青,他在松江有个朋友,开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如果张亚青想换个城市生活,可以去他朋友的公司试试。

  在边学道眼里,张亚青的情况比较特殊。

  开了几年网吧,边学道不知道张亚青的专业知识还剩下多少,而且张亚青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一个在春山开了店的女人,不是说走就走的状态。

  言尽于此,其他随缘,帮人一时,帮不了一世。

  指点张亚青开网吧,边学道已经帮了他一次,这次再开口说可以帮他在松江找份工作,完全是看在张亚青描述他和女美发师之间的感觉,像极了边学道和徐尚秀。

  徐尚秀,是边学道最敏感的逆鳞,也是他最脆弱的软肋,在边学道心里,有一处空间是单独开辟给徐尚秀的,那里,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抵达,除了徐尚秀自己。

  这一点,无关有情无情,无关公不公平,只因边学道心存恩义。

  因为徐尚秀曾经跟他相濡以沫,不争不比,不离不弃,前世的婚姻已经诠释了一个女人的品性,今世无需再证明。

  ……

  离开春山前夜,边学道找到边学仁和边学义。

  经过将军山一事,边学道彻底跨越年龄的问题,成为边家第二代的领军人。

  这是现实,无论在社会上,还是在家族里,谁最有钱,谁最有权,谁最有势力,谁就是头儿。

  边学道告诉边学义:村支书要是识相,就不计前嫌带他一起玩,要是不识相,就想办法把他挤走,自己兼任。

  见边学义虽然点头,但似乎没有什么章程,边学道说:“要挤走他很容易,跟乡里镇里或者市里的主要领导处好关系,让他们认可你的工作成绩,你要兼任,小事一桩。”

  停了一下,边学道继续说:“你这个村长起点是低了点,但不是一点空间都没有。二哥你记住一点,其他村村长卖机动地、卖荒地、卖鱼塘、建学校、修路等等捞钱的勾当,你不要碰。我跟你说句最实现的,咱姓边的,现在不差那点钱。咱现在就要政绩,要口碑。”

  “你把之后几年的工作思路想一下,给村里修路啊、建学校啊、通自来水啊、盖集体大棚、修沼气池之类的,有个规划。上面领导喜欢什么,你就鼓捣什么,钱不要担心,我联系企业给你投资,实在不行,我给你掏,就当建设家乡,给家乡父老做好事了。”

  “还有,最近两年,你抽时间充电,买个学历,等有了政绩,争取弄个市人大代表。以后想办法混个官身,路就宽了。春山是边家的根,一段时间内,就靠你在春山支撑了。”

  兄弟三人商量完,边学道回家,开始做边爸边妈的工作。

  三口人早就商定,等大伯去世,边爸边妈就着手搬去松江。没想到的是,边学道家在家族里的地位直线上升,边爸边妈开始喜欢这种家族领头人的感觉,犹犹豫豫不想按原计划去松江。

  边学道没办法,佯装生气,才把父母说动。边学道告诉边爸:“我那辆黑色轿车,你拿了驾照,就给你开。到时你想回春山,也没多远。”

  ……

  回到松江。

  心中装着好多事的边学道,一个人在校园里游荡。

  夏天快到了,学校里的女生们换下厚厚的春装,开始婀娜起来。

  也许是边学道的眼神太直接,被他看过的好几个女生都有点不太自然,有的低头,有的垂下眼帘,有的伸手理头发……直到在转角遇到廖蓼。

  一个男生正追在廖蓼身边说着什么,廖蓼表情平静,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进去。

  看见边学道,廖蓼跟男生说:“我男朋友来了,我先走了。”

  说完,走过来,自然地挽着边学道的胳膊,一脸笑嘻嘻地问:“带我去哪吃饭?”

  边学道迎着男生的目光,从容地说:“你挑。”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边学道回头,见男生已经走了,问廖蓼:“你确定这招儿管用?”

  廖蓼松开边学道胳膊说:“无所谓啊,我正在想去哪吃饭呢。”

  边学道说:“为什么你每次遇到我都像饿了好几天似的。”

  廖蓼忽然沉默了,然后看着眼前的路面说:“因为我实在不会追求男生,没有经验,只会这么一招儿。”

  边学道乐了,问:“追求别人就有饭吃,我也追求你一下怎么样?”

  廖蓼再次伸手挽着边学道说:“那咱俩来一段大学黄昏恋?”

  边学道轻轻抽出胳膊,岔开话题问廖蓼:“一直没问你,留学的事情怎么样了?”

  廖蓼伸脚将路面上不知哪个学生掉落的纽扣踢飞,说:“9月开学,7月过去提前适应。”

  边学道看着校门说:“我记得我好想确实欠你一顿饭……”

  廖蓼立刻更正说:“两顿!”

  边学道说:“不是已经请了一次了吗?”

  廖蓼扭头说:“请了吗?忘了!”

  两人吃饭的时候,廖蓼不知道为什么,越吃越伤感,眼圈都红了。

  边学道为了缓和气氛,逗她说:“请的档次不够?咋委屈成这样?要不换一家?”

  廖蓼破涕为笑,用手捂着嘴说:“吃的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了,突然觉得很留恋,还有点遗憾。”

  边学道说:“你都华威大学了,你还遗憾啥?你遗憾,别人回忆自己的大学不得哭死?”

  廖蓼说:“不说我了,你呢?你遗憾吗?”

  边学道皱着眉毛想了一会儿,说:“要说遗憾也有,但我不气馁,也不打算放弃,所以这个遗憾可以忽略不计。”

  廖蓼看着边学道问:“徐尚秀?”

  边学道一下被廖蓼说愣住了。

  廖蓼忽然换了一个挺八卦的表情,微微凑过来问边学道:“你跟我说说呗,为啥对徐尚秀这么情有独钟。真的,说说呗,你看我都要出国了,我肯定不会传出去。”

  边学道有点发蒙,心想你出国跟传话有啥必然联系吗?

  见边学道不吭声,廖蓼伸脚在桌子下面踢了边学道一下,说:“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一个徐尚秀的秘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