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咱俩来一段黄昏恋?

  在张亚青住的地方附近,边学道随意找了个饭店,为了说话方便,边学道要了一个小包间。

  看样子张亚青有阵子没跟人倾诉了,也不等菜上来,拿着酒杯跟边学道虚碰一下,就开始喝。

  一瓶啤酒,转眼就让张亚青喝了。

  再满杯,张亚青说:“我真没想到,你会来看看我。”

  边学道坦诚地说:“我也是走到电脑学校楼下时,一时兴起。”

  张亚青说:“一时兴起也不容易。”

  边学道见张亚青一个人喝得太寂寞,跟他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啤酒,问道:“我听说你开了几年网吧,怎么又不干了?”

  张亚青一口喝光杯中酒,伸手摘下眼镜,抬头,看包房的棚顶,像是在控制泪水,又像在回忆往事,开口问边学道:“你说人这辈子到底算他~妈~的怎么回事呢?”

  不等边学道接话,张亚青继续说:“当初没钱时,平平淡淡,其乐融融。后来赚了点钱,就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边学道起身给张亚青倒了杯酒:“你要是想说就说说吧。”

  张亚青说:“2001年底,我听了你的建议,把电脑学校改成网吧,果然像你说的,很赚钱。到2004年的时候,我跟王松有了分歧。”

  边学道见张亚青忽然看着酒杯不说话了,就问了一句:“什么分歧?”

  张亚青说:“王松和他弟弟特别满足这个网吧的现状,我却觉得随着国内电脑的普及,网吧不可能一直这么好赚钱。”

  边学道说:“你想的有道理。”

  张亚青说:“我跟王松说,把存款拿出来,去步行街买两个商铺,一铺养三代,有了铺子以后就算不干什么也饿不死。”

  边学道看着张亚青点头。

  张亚青说:“王松不同意。她听他弟弟的,一门心思要继续扩大网吧规模。我也没同意。我说要不就弄个卖电脑的店,以后一个家庭最少是一台电脑,多的两三台,对电脑要求高的,五年左右就要升级换代,这个买卖能细水长流。”

  基本上,边学道是赞同张亚青的观点的。就算几年后平板电脑开始进入家庭,台式机和笔记本还是有一定固定市场的。

  张亚青说:“这投资方向发生分歧后,她们姐弟俩就开始跟我揣心眼。王松用打麻将输钱的名义转移钱,王柏在网吧里养几个混子,拿打折上网跟女学生套近乎。”

  边学道问:“为什么会这样?以前你们关系挺好的。”

  张亚青说:“还不都是钱闹的。王松说他弟弟也不小了,到了结婚了年龄,想用存款给他弟弟买套房。买房我没意见,可他要的房子太大了,我当时才住80多平的,他看上个190平的。他就当了两年网管,至于这么劳苦功高吗?”

  边学道笑着问:“没别的了?”

  张亚青看了边学道一眼,说:“我常去一家美发店理发,一个女美发师跟我挺熟。03年底的时候,她妈妈要动手术,她手里存款不够。当时正在给我理发,她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理着理着就哭了。我一时心善,就借了他1万。”

  边学道问:“真病假病?”

  张亚青说:“第二天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买了点水果,让她带我去医院看了,是真病!”

  边学道说:“真病,那就行了,当做善事了。”

  张亚青叹着气说:“就是这次去医院去出事了。王松的一个朋友认识我,看见我跟一个女的去医院探望,就把这事说给王松。然后就产生了误会,开始跟我闹,她还去美发店闹过。”

  边学道一句“你和那个美发师真没事?”差点问出口,话到嘴边反应过来,硬咽回去了。

  张亚青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最开始我俩真没什么,我敢对天发誓。后来我和王松的感情吵没了,一次她陪我喝酒解愁,有过……”

  边学道问:“搭钱了?”

  张亚青说:“帮她开了个小店。”

  边学道吃了口菜,用筷子指着刚上来的锅包肉说:“别光喝,吃点,不然伤胃。”

  见张亚青吃了几口,边学道问:“帮她开了店,怎么你现在这么……”

  张亚青已经有点醉意了:“我也不瞒你,我的钱都放在她那儿了。我要跟王松离婚,王松能把钱都输了,我也能把钱都败了。她弟弟惹出来的事,让我搭进去几十万,破家败业到现在这样,还想跟我要钱,门都没有。”

  边学道问:“你那么相信她?”

  张亚青摆着手说:“我跟王松过了好几年,日子像白开水一样。可是从我第一眼看见她,我仿佛……仿佛就觉得上辈子我俩就认识,真的……上辈子要么是朋友,要么是夫妻,反正认识,还挺亲密那种。所以,我才总去她那理发,她手艺不咋地,我还就让她理。我信她,真的,我信她,就算她骗了我,骗得我身无分文,我也不恨她,你一定会说我这是鬼迷心窍,我知道不是,这种感觉很奇妙,但就是我的真实感觉。哎,跟你说你也不理解,那种上辈子的人这辈子再度重相逢的感觉。”

  听到张亚青说“再度重相逢”,边学道笑着问:“你听过这首歌?”

  张亚青说:“当然听过。她的美发店总爱放这歌,就是这首歌唤醒了我对她的感觉。”

  对话至此,张亚青的命运再度发生转折。

  他跟那个女美发师的关系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他无意中让边学道有种灵魂知音的感觉。

  想到自己和徐尚秀的宿命纠缠,边学道的想法是,尽量成全张亚青和那个女美发师,只要他们是真心相爱,愿意陪伴彼此的后半生。

  对,就是这个词:成全。

  心中有了定见,边学道决定换个话题。

  “知道静海现在做什么呢吗?”边学道问。

  这一问,把张亚青问蒙了:“啥?静海?啥静海?”

  边学道说:“你给我QQ号让我跟他请教问题那个静海。”

  喝了不少酒的张亚青脑子有点慢,好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了:“你说老陆啊!对,他QQ是叫静海。他出国了!”

  “出国了?去哪了?”

  “美国。”

  张亚青说:“他在百度做了几年网络工程师,去年辞职,去美国深造。上个月还跟我通了一个电话,说他后悔死了,不该卖了手里的百度股票。当时其实也没差多少钱,早知道跟同学借点好了。”

  边学道一听,自己去年收了不少百度股票,莫非里面就有静海的?

  不会这么巧吧!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