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坐过山车的张亚青

  边学道大伯在中午12点前入土了,看着表,边家人长出一口气。

  说来也怪,一上午都是不阴不晴的天气,当边学仁、边学义给大伯坟头盖上最后一捧土后,人们头顶的云层散开一块,阳光透射而下,穿过树枝,将边家祖坟的区域照亮。

  异象!

  边家人在山上,只能看到祖坟附近一块。

  山下小路上和远处开车的人,看到的是天上云层开了一条缝,金色阳光投下,恰好覆盖整个将军山。

  别人看见还没什么,附近的村民看见了,立刻解读出很多不凡的意思,这些意思在半个月后,化为一句话:下葬那天天降异象,边家要发达了。

  然后有人会嗤笑说这话的人:“要发达了?那是已经发达了!没看在山下,边家把蒙家收拾成啥样了?”

  边家把蒙家收拾成啥样了?

  蒙家停在将军山下堵路的5辆奔驰S350全都不同程度被撞,两辆本田车门全废了。

  带人上山挖坟的蒙四蒙五,到现在还在春山公安局里蹲着呢。

  蒙四好一点,没什么出格的举动。

  蒙五当众开枪,花再多钱,几年大狱是跑不了了。

  最让蒙家人担心的是,蒙五枪击的人太强大了,蒙五真要是进了监狱,还能不能囫囵个出来,就不好说了。

  蒙家这样的家族,风风雨雨二十多年,办事是很干脆的。

  冲突当天晚上,蒙家就找上了边家,说了两点:

  第一,将军山拱手送给边家。

  第二,赔偿边家100万修车款,这钱也是师出有名的,边学道的揽胜、齐三书的G55还有黄胖子的车,都不同程度受损。

  当时边学道不在场,边学仁和边学义没有当面答应,边学仁告诉蒙家人,父亲刚去世,现在不谈钱的事,想谈,等父亲头七过了再说。

  边学仁的理由无可辩驳,于是,这几天,成了蒙家的苦难日。

  他们给在南方当官的厅官去电话,厅官也麻爪了。

  我说的是将军山只能埋姓蒙的,没让你们当众枪击省委常委的儿子啊!

  放下电话,厅官羞怒交加。

  羞,是这事最好别传开,一旦传开,好多人会认为春山蒙家是仗着自己的势,才为所欲为。

  怒,是春山蒙家的人已经张狂弱智到这种程度了吗?居然大白天当众开枪,哪里来的狗胆?这是要让蒙家在春山无法立足吗?

  厅官猜得很准,现在的春山满城都是关于蒙家的小道消息。

  将军山下的冲突,最终变成了豪车对撞版本,当然,结果是价格更贵的揽胜赢了。

  边家下葬的异象,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

  一个家族的陨落,一个家族的崛起,让人心醉神迷,津津乐道。

  通过一系列摸底,春山蒙家彻底服了,再憋屈,也咽肚子里慢慢消化吧。

  边学义不过是个小村长,可是他那个堂弟太他妈妖孽了。

  出身一般,岁数不大,可交的都是什么朋友?从松江领回来一个车队,家里副部以上的就好几个。

  副部,那他妈是什么概念?

  蒙家主力外迁,留在春山级别最高的是个副处,还是个虚职。

  地头蛇再有韧性,碰见掌管公检法的副部级强龙,该碾死一点不耽误。

  现在他们祈求的,是姓黄的大人有大量,放过蒙家一马,再就是春山市里的其他势力,别借着这次机会,动手在蒙家背后捅刀子。

  春山市里的几块大蛋糕,蒙家一直在跟着吃。

  二十多年的老家族,家族里不缺钱,不缺人,缺顶梁柱。

  蒙家的问题恰恰在于家族兴旺太久了。

  各家条件都好,出省的出省,出国的出国,有能力的几家,都不愿意困守春山,或者从政,或者经商,或者移民,都振翅远飞了。

  留在春山的,要么能力不行,要么性格不行,要么头脑不行,又没有强人带头,慢慢就开始玩一些下九流的行业。

  下九流,来钱快,可是得罪的人多,落下的把柄也多。

  之前蒙家看上去牢不可破,别人都可以隐忍,现在眼看着在将军山下,被松江来的强龙硬生生掰断了两颗牙,以后的局面就不好说了。

  家族有了危机,聚在一起想办法时,大家才悲哀地发现,蒙家早已经是外强中干,想要太太平平的,除了割舍既得利益,几乎没有别的办法。

  只是,跋扈了好些年,别人会放过他们吗?

  ……

  黄胖子不打算放过蒙家。

  他活了这么些年,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不过他不急在一时。

  黄胖子不急,春山公安局长行动了。

  这事实在太恶劣了,他不能不闻不问,否则他应付不了黄书记的雷霆之怒。

  再者,他准备借此次事件,显示一下公安局的肌肉和存在感。

  春山公安局先是召开收缴非法枪支弹药、民爆物品会议。

  随后以“藏枪有罪,清枪务尽”的口号,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清理收缴非法枪支、严厉打击涉枪违法犯罪的“清枪”专项行动。

  出师有名后,春山公安局开始接到各类举报,蒙家在春山的产业不断遭到突击检查。

  涉枪、涉黑、涉黄,一套组合拳打下来,蒙家在春山的党羽不断被剪,几条来钱道儿同时被打残。

  再蠢的人都知道,蒙家为什么遭受这样的针对性打击。

  这就是边家那支车队的实力!

  当然,局外人永远猜不到,这仅仅是那支车队真正实力的一部分,可能是五分之一,可能是七分之一,可能是十分之一。

  即便如此,整个春山都看到了从将军山下爆发出来的狂暴力量,摧枯拉朽般地抽打着奄奄一息的蒙家。

  有一点必须说明,春山公安局的行动得到了春山市委市政府的支持。

  外调来的市领导,早就对蒙家这样的本地势力心有不满,只是碍于方方面面的考虑,没有痛下杀手。

  现在,蒙家有人越雷池,枪击省领导的家属,他们也乐得顺水推舟,在一些领域内重新洗牌。

  洗牌是一方面,春山市长心里,还有一个念头萌生。

  春山近几年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市内几个支柱企业都显露出颓态,听说跟蒙家起冲突的这个边家似乎在省里有些关系,能不能从这个边家身上找到一些助力呢?

  别的不说,春山啤酒厂和药厂眼看要支撑不下去了,再没有资金注入,那些下岗工人就够市政府喝一壶的。

  8月过去大半,俗人的月票成绩有点惨,在都市分类月票榜末尾挣扎,老庚拜求大家月票支持!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