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冲突

  边学德下车后,对方看见他身上的修车工作服,态度更加嚣张。

  喝了酒的几个男人骂骂咧咧的,一脚一脚踢在边学德开的雅阁上。

  那是别人的车,边学德当然不让,过去拦着,对方几个男人立刻对他连踢带打,其中一个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砸破了边学德的头,不一会儿,边学德就满头满脸都是血,外套和裤子上也是。

  林琳见起了冲突,下车拉架,被边学德护在身后,直到边学德流血。

  坐在路牙子上捂着头上的伤口,边学德很后悔,后悔开修车厂的车出来干吗?

  可是,后悔有什么用?

  之前好不容易给边学道打了一个电话,不过是病急乱投医。他父母都是乡下的农民,不在松江不说,就算在,边学德也不会跟父母说。

  松江,边家只有边学道在这里上学。

  现在想想,三哥边学道还是一个学生,能有什么力量帮自己?

  ……

  穿过几个气势汹汹的男人,边学道径直走向边学德。

  站在路灯下,看了一眼脚底下踩着手机的男人,问低着头的边学德:“学德,怎么回事?”

  听见边学道的声音,边学德一下抬起头。

  旁边几个男人的目光唰的一下聚集到边学道身上。

  “三哥……”看见自己唯一的援兵到了,边学德的眼眶一下红了,抹了一把眼睛周围的血说:“三哥,你回去吧,我没事,帮我瞒着点我爸我妈……”

  边学道问:“一身的血,还没事呢,谁打的你?”

  不等边学德回答,身后一个八字眉的胖子说:“我打的,怎么地?”

  边学道不理说话的胖子,继续问边学德:“谁先动的手?”

  边学德身边的女孩大声说:“他们先动手,一帮大老爷们围着学德打。”

  边学道心说这个女孩够机灵,这话不仅说给自己,也是说给附近围观的人听的。

  等警察到了,凭这一句,先占住七分理。

  边学道回身问道:“什么事不能好好说?为什么打人?”

  胖子说:“我的车停在路边,这个***不知道在哪偷的车,把我车给剐了,你知道这车多贵吗?我这可是新车!好几十万呢!”

  边学道看了对方口里的“新车”一眼,没说话。

  有些事,这个时候没必要费力气去争论。

  听到对方骂自己是“*****边学德想站来,却被怀里的女孩紧紧抱着,一下没起来。

  女孩向边学道来的方向看,除了围观的,没看见其他人,原来这个三哥是自己来的。

  女孩心说:来了一个靠不上的,等警察吧。

  边学道走到边学德身前,分开边学德的头发,看了一眼,回头跟胖子说:“就算几百万的车,剐一下,修就是了,打人干什么?头上这么大的口子,打人犯法你知道吗?”

  另一个男人接过了话:“犯不犯法你说不好使,别说那些没用的,赶紧赔钱。”

  边学道看着霸道说:“现在谈赔钱不合适吧?你的车剐了,我弟弟头还破了呢,谁赔谁钱等警察来定吧。”

  胖子说:“少他~妈张嘴警察闭嘴警察的,你算哪根葱?”

  另一个男的也说:“我~操,怎么的?我们还得赔你钱?”

  边学道说:“你说呢?你的车值钱,我弟弟的命就不值钱?头上那么大的伤口,你们不让他看医生,得破伤风怎么办?”

  胖子身后一个中年女人说:“一个臭修车的,他真不值个车钱。”

  边学道看着女人说:“你说话放尊重点,都是爹生娘养的,别欺人太甚。”

  女人听了边学道这话,一下跳了起来:“***养的,你跟谁说话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就欺人太甚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边学道看了一眼捂着头的边学德,和扶着他的女孩,跟几个男人说:“咱们在这打嘴仗没意义,这样吧,让他先去医院看伤,修车多少钱我赔给你,我朋友马上就到,我在这跟你一起等。”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没说话,站在后面挽头发的女人走上前来看着边学道:“你赔?你赔得起吗?”

  边学道笑了,说:“车是不错,可就剐了一下,也不用多少钱吧?”

  女人说:“什么叫‘就剐了一下’,我告诉你,我这人是完美主义,这车我爱护着呢,现在你给我剐了,我不能开了,我得换辆新的。”

  听女人这么说,边学道说:“我不跟你谈,等警察到了咱们再说。”

  接着边学道回头说:“学德,你俩先去我车里。”

  边学德刚才一直低着头,没注意边学道是从哪走过来的,听边学道说去他车里,边学德有点发蒙:你的车?你啥时候有车了?自行车?不对啊,自行车也没有里外啊!出租车?

  边学德开始四下看哪儿停着出租车。

  说话的女人见边学德要走,一巴掌拍在身旁男人的胳膊上,说:“你傻啊!这两个***养的跑了,咱们找谁要钱去?”

  说着女人就冲过去,抓边学德女朋友的胳膊。

  边学德女朋友不想被她抓住,甩着胳膊挣脱。

  女人见了,改抓为抽,劈头盖脸要去打边学德女朋友。

  边学德见了,横在女人身前,去挡女人的手。

  几个男人见了,嘴里骂着:“CNM,还敢还手?”冲了过来。

  边学道横在几个男人身前,大声说:“都别动手,再碰我弟弟我跟你没完。”

  刚才说话的胖子用手指着边学道骂道:“你他~妈算老几?滚一边去,不然连你一起揍!”

  关淑南见那些男人开始针对边学道,赶紧开门下车,扑到边学道身边,拉着男人的手说:“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见过来一个女人,对方一直站在后面的几个女人行动了,过来拉扯关淑南。

  见关淑南被几个人推得直晃,边学道冲关淑南说:“你回车上去。”

  关淑南不肯,像母老虎一样,挣脱几个女人,扑向围着边学道的三个男人。

  也许是被关淑南弄疼了,一个长着酒糟鼻的中年男人,一拳打在关淑南肩膀上,关淑南“啊”的一声,被打得一个趔趄,坐在地上喘了几口粗气,紧接着站起来,又向边学道身前冲了过来……

  边学道见关淑南被打,大声喝道:“你们他~妈是不是男人,打女人干什么?”

  胖子喷着酒气,瓮声说:“打了怎么地?你~妈来我都照打。”

  边学道勃然色变。

  看见边学道表情的变化,胖子身后一个秃顶中年人说:“怎么的?想动手?想打我们?我跟你说,我们不是你惹得起的,你敢碰我一下,我把你们几个都送局子里去,关你几年,你信不信?”

  边学道身上一股邪火透骨而出。

  他看着秃顶男人笑,笑容渐渐变得冰冷。

  我没背景,我想息事宁人。

  我跟你们讲理,有意退让,你们说什么我惹不起你们。

  你秃顶了你就牛逼?

  你们开个霸道,就真能横行了?

  老子重活一回,是为了让你们欺负的?

  我就不信了!

  你不说我惹不起你们吗?今天我就惹给你看。

  你再牛逼,你有天大本事,先挨了这顿揍再说。

  大不了松江这摊子我不要了,我也要惹你们一惹。

  胖子瞪着边学道说:“看什么看?”

  边学道眯着眼睛,看着胖子说:“话别说死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胖子伸手推了边学道一把说:“哎呀我~操,我就不留后路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边学道看了一眼手表说:“五分钟,五分钟后我让你后悔见过我。”

  ……

  泰山路很长。

  吴天不知道从哪开始找,就顺着泰山路慢慢开,让车里的保安注意路两边,找边学道的沃尔沃。

  接到边学道电话,指明了位置在鸿升饭店附近,吴天开始提速。

  前面有人聚集。

  似乎还有骂声。

  吴天狂按喇叭,把车顶到边上,看到三个男人正围着边学道,边学道没有还手。

  一股血气直冲脑门,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吴天甚至生出了君辱臣死的感觉。

  “都下车。”吴天爆喝一声,第一个开门下车。

  车上几个保安看到了前面的情形。

  老板正在被人围攻。

  唐根水也看到,回头跟车里的手下说:“先别动家伙,全部下车把人拉开。”

  吴天第一个冲进现场。

  别看吴天个子不高,但不代表他战斗力不高。

  要知道,在中国足球圈踢球的,武力值低的根本活不了。

  边学道一直没还手,是因为他在录音,要搜集有利证据,以备事后之用。

  再者他在等援兵,眼下的情形,再能打,也是个吃亏的局面。

  可是就算他全力周旋,身上也挨了一下重的。尤其是两个中年女人,最是泼辣,伸手就往边学道脸上挠。

  正是退无可退时,吴天像炮弹一样冲了进来。

  刚刚在车上跟保安强调“都斯文点”的吴天,一脚踹在对方最边上一个男人大腿上,跟着一拳打在胖子肋部,把两人打退,大喝一声:“都停手。”

  吴天喊的声势很足,但对方不但没停手,反而分出几个人开始围殴他。

  跟吴天的出场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唐根水到场后,什么也没说,对方都停手了。

  十一个平均身高1米8以上的壮汉,没错,不是瘦高那种,是绝对的壮汉,把他们围住了。

  就算酒劲还在,胖子一伙也主动停手了。

  唐根水带着两个保安把边学道护在身后,剩下八个保安把胖子一伙圈在里面。

  现场鸦雀无声。

  求月票,撕心裂肺求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