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疲惫的温从谦

  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刚刚高中毕业的温从谦对翟雨这个成熟女性的迷恋。

  他迷恋翟雨回家时穿的那身格子连衣裙,他迷恋翟雨头发上的洗发水味儿,他迷恋翟雨小腿处露在裙子外面的肉色丝袜,他甚至迷恋翟雨不经意垂在耳旁的根根发丝……

  到松江上学后,温从谦找了翟雨几次,两人也一起吃了几顿饭,后来他听说,翟雨要结婚了,未婚夫是她同事,农村考出来的,家境一般。

  结婚那会儿,为了买房子,翟雨四处筹措,还是没能按时交上房款。

  她的婚礼是在出租房里办的。

  翟雨父母不能理解从小到大顶着漂亮名头的女儿,怎么就看上了没钱没貌,甚至个子都比翟雨矮两公分的男人。

  翟雨结婚那天,父母都没到场。

  只有温从谦知道,那个男人在一次单位聚餐后,夺了醉酒后的翟雨的贞操。

  很老套的因由,是温从谦在翟雨离婚后才问出来的。

  那个时候的温从谦,一心想赚钱,哪怕翟雨结婚了,他也想赚钱,给翟雨,改善翟雨的生活。

  他什么活都干过,随后发现,自己最适合的是在网上刨钱,于是他走上了黑客的路。

  可惜的是,在网上扑腾了好几年,技术练得很过硬,赚钱门路一直没摸准。

  翟雨结婚不到三年,就离婚了。

  原因是丈夫住在农村的家人一直向他索取,家里盖房子要他出钱,妹妹结婚要他出钱,甚至村里死了个邻居,下葬也要他意思意思。

  最让翟雨不能接受的是,无论什么理由要钱,都要得理直气壮。

  仿佛这个在城市里找到工作成了家的男人,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了不得的干部,了不得的富翁。

  丈夫是个好面子的,自己不吃不喝,也要满足家人的要求,给家人在村里争面子。

  可翟雨受不了了。

  她受不了自己省吃俭用一年舍不得买条新裙子,一心想攒钱买房子,却怎么也填不满丈夫家乡那个无底洞。

  终于有一天,两人为钱吵架,丈夫第一次动手打了翟雨。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一个雨夜,翟雨挨打之后,她离开了那个小小的家,却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漫无目的走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拿起电话,想了半天不知道能打给谁。

  电话最终拨出去了。

  接起电话的温从谦没听到别的,听到的是雨声、路过的汽车声和一个女人悲伤至极的哭泣声。

  半个小时后,在电话亭附近的超市门口,瑟瑟发抖的翟雨,看到了骑着摩托,踏雨而来的温从谦。

  那一刻她发现,当年刚刚参加完高考,青涩的小男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青色胡茬、眼神坚定的男人。

  看见温从谦,翟雨后悔打了刚才那个电话,但随后她又释然了。

  这个小男生迷恋她好几年,她是知道的,温从谦能冒雨前来,说明他的心还没有变。

  翟雨觉得跟丈夫实在过不下去了,她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听父母的话,怎么就有眼无珠选择了这个人,开始了这段婚姻。

  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可是翟雨心里对丈夫家人的怨念没有消淡一分,紧跟着,那个动手打她的男人也被她恨上了。

  虽然一定要离婚,但现在还没离婚,她在法律上、名义上还是那个男人的妻子。

  翟雨忽然觉得,自己一定要在离婚前做点什么。

  她要报复,她决定用自己的身体羞辱丈夫的名誉,就算不告诉丈夫,她也觉得自己占到了上风。

  旅馆房间里,翟雨拉住了想要离开的温从谦,挡在温从谦身前,将房门锁死,她声音仿佛出自魔女之口:“我知道你喜欢我,你一直喜欢盯着我的后背看,今晚,一切都是你的……”

  那一晚,窗外的雨一刻也没有停,一直下到天亮。

  ………………

  边学道真没想到,他是来还钱的,却先听了一段激情故事。

  温从谦喝多了,两人没法去银行。

  边学道没去过温从谦的住处,只能在宾馆开一间房,把温从谦扔在床上,等着他醒酒。

  从温从谦的讲述里,边学道已经捋清了温从谦的感情故事。

  温从谦少年时爱慕上一个年长的邻居家姐姐,后来两人学习生活在同一座城市。

  姐姐自主选择结婚对象,嫁了个凤凰男,后来因为被凤凰男老家的人一味索取,产生分歧而离婚。

  温从谦跟离婚了的姐姐同居,但一直不敢告诉两边的家人。

  本科毕业后,温从谦跟姐姐一起创业,但都失败了。

  后来温从谦考上母校的研究生,再后来遇上了边学道,合伙搞工作室,发了财。

  本以为有钱以后家庭生活能更幸福,没想到姐姐的前夫生活不如意,缠上了姐姐。

  姐姐觉得温从谦赚钱容易,不时接济前夫。

  一次前夫趁温从谦不在家,想跟姐姐再续前缘,结果被回家拿东西的温从谦堵在门里。

  温从谦到厨房拿把刀,要捅了前夫,结果姐姐挡在刀前,跟温从谦说“一日夫妻百日恩”。

  温从谦问姐姐:“咱两又是多少日的恩了?”

  姐姐说:“你没娶我,咱两有欲,没恩。”

  温从谦明白了,原来是前夫说要跟姐姐复婚,打动了这个没记性的女人。

  不久,两人和平分手。

  当时正好赶上严打外挂,温从谦解散工作室躲出去旅游,姐姐和前夫又住到了一块。

  姐姐找温从谦要过几次钱,温从谦都给了。

  后来姐姐不来了,姐姐的前夫开始上门。

  说温从谦白用了他老婆好几年,必须给他精神损失费。

  温从谦问:“离了婚也是你老婆?”

  前夫说:“别以为我不知道,离婚前你俩就搞上了。”

  温从谦说:“拿证据,没证据我还说你搞了母猪呢!”

  再后来,姐姐又挨了前夫的打,跑回温从谦身边。

  这时温从谦已经厌倦了她,但碍于姐姐知道他开工作室的底细,怕姐姐举报,断他财路,所以勉强放进家门。

  结果姐姐回来后,坚持要替温从谦掌管财政大权。

  温从谦当然不答应,天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卷了他的钱跟前夫逍遥去。

  姐姐就趁他不在家,四处翻动,结果翻出了边学道押在温从谦那儿的房产证。

  女人按照房产证上的地址,找到了“林畔人家”。

  看到房子后,回家怂恿温从谦赶紧过户,把房子装修一下,两人住进去。

  当时没到跟边学道约定的最后期限,而且温从谦知道边学道在乎这套房子,压根没打算占为己有。

  女人闹了几次,都被温从谦按下去了。

  这次接到边学道电话,温从谦找房产证出门。

  姐姐听说房主来赎房子,就吵闹着不让温从谦出门,说想赎回去也行,必须算上利息,最后两人在门口发生撕扯。

  边学道看到温从谦那一身狼狈相,就是姐姐挠的。

  又是有夫之妇!

  没怎么费心思,边学道就想通了翟雨的想法。

  其实很简单,翟雨比温从谦大6岁,而且还离过婚。

  如果温从谦是个普通人还好,可现在温从谦已经向大款行列靠拢了,外面水灵灵的年轻小姑娘一把一把的,哪天冒出来一个怎么办?

  偏偏两家人又有渊源,温从谦一直不敢跟家里提结婚的事,翟雨怎么能安心?

  翟雨跟温从谦要“林畔人家”的房子,倒不一定是她多喜欢这房子,更可能是想房子过户时,能在房产证上署上她的名字。

  听了温从谦酒后的真话,一股危机感在边学道心头萌生。

  从疲惫的温从谦身上,边学道一下想到了还在监狱里服刑的孔维泽。

  边学道估计,这么混乱纠缠的关系,如果温从谦出什么事,百分之百跟翟雨和她前夫有关。

  边学道很庆幸提前得知这个信息。

  老话说: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

  尚动俱乐部已经走上轨道,不说日进斗金,也算财源滚滚,是时候跟温从谦的外挂工作室划清界限了。

  当初30万的投资,已经收回来不止10倍的效益,就算my123还没有被收购的动静,自己也该适可而止。

  边学道决定,等温从谦醒过来,跟他深入谈一次。

  ………………

  …………【本章遭遇不可抗力,因网站规定删改字数不能少于原始字数,添无可添,在此转经传法,闻者得福报。】…………

  (我观未来及现在众生,于所住处,于南方清洁之地,以土石竹木,作其龛室。是中能塑画,乃至金银铜铁,作地藏形像,烧香供养,瞻礼赞叹。是人居处,即得十种利益。何等为十?一者、土地丰壤,二者、家宅永安,三者、先亡生天,四者、现存益寿,五者、所求遂意,六者、无水火灾,七者、虚耗辟除,八者、杜绝恶梦,九者、出入神护,十者、多遇圣因。)

  …………【本章遭遇不可抗力,因网站规定删改字数不能少于原始字数,添无可添,在此转经传法,闻者得福报。】…………

  求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