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3个小时一会儿就过去了。

  下飞机前,男人很有风度地跟边学道握了一下手,说:“好好干事业,年纪轻轻有这样的见识,将来大有可为。”

  边学道不卑不亢地说:“借您吉言。”

  坐车到电话预定的宾馆,简单休整了一下,见天色还早,边学道出门打车,让司机带他去沪市有名的健身俱乐部和运动馆。

  在车上,边学道从兜里掏出董雪给他的纸条,上面写着:新号13XXXXXXXXX

  看着纸条,边学道猜到,上次一别,两人再无联络,董雪八成删了自己的手机号,也换了手机号。

  想老死不相往来吗?

  估计肯定这么想过,不过在飞机上偶遇后,又改主意了。

  掏出电话,按照纸条上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边学道点开短信,输入两个字:是我。

  发送。

  ……

  带着包和笔记本,边学道在沪市跑了4天。

  4天里,每到一家,都会跟尚动进行对比,找出人家的优点,找出尚动的不足,为尚动下一步动作提前规划。

  沪市的俱乐部跑了个七七八八,其中健身俱乐部最多。尚动俱乐部目前没有健身项目,所以可借鉴的地方不多,至于VIP会员制度,一路走下来,边学道发现实在是大同小异、所差无几。

  边学道的名片,送出去5张,都是他扮作顾客亲身接触过的教练。

  这几天,沪市运动俱乐部里有的项目,边学道体验了个遍。

  健身、散打之类的就不说了,连瑜伽都没放过。

  跟着一帮女人拉伸、打坐,看着身材匀称之极的女教练,边学道差点乐不思蜀,于是很自然地,他给了这个瑜伽女教练一张名片。

  沪市之行的收获,一半在本子里,一半在脑子里,边学道觉得应该转移了。

  ……

  边学道连着几天没再打给董雪,奇怪的是,董雪似乎没看到他的短信,也没联系他,现在事情办得差不多了,边学道琢磨着给董雪打个电话。

  这世上,男女之间也许真的存在心有灵犀一说,边学道这边正想着,电话就响了,是董雪。

  电话里董雪说:“知道我为什么换号吗?”

  边学道故作不知,说:“电话丢了?”

  董雪说:“想让你找不到我。”

  边学道说:“可以问李薰啊!”

  董雪说:“你问过吗?”

  边学道睁着眼睛撒谎说:“问了,她不告诉我。”

  电话里董雪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变了。”

  边学道能感受到董雪的情绪:“我们都在变,但我们是同学,是朋友,这点没有变。”

  听着这句话,董雪又恢复了从前的语气:“下午我飞沪市,明天上午返航,今晚留在沪市,老同学,你有什么安排?”

  ……

  边学道的安排是请董雪吃汉堡。

  从进到快餐店,董雪就开始撅嘴,一直强调:“吃这玩意不健康。”

  端着食盘回来的边学道告诉她:“吃吧,沪市菜我吃不惯,就这玩意的味道全国都差不多,别盯着看了,偶尔吃一顿死不了人,等你回松江,想吃啥我请啥。”

  说不健康的董雪,吃了两个汉堡,一对鸡翅,一小包薯条。

  边学道嚼着薯条问董雪:“你早上没吃饭?”

  董雪说:“吃了,没吃几口。”

  边学道问董雪:“你这算正式上班了?”

  董雪说:“嗯,提前半年就定了。”

  见董雪没有走的意思,边学道又去买了一大包薯条,要了几包番茄酱。

  坐下来,边学道问:“工作怎么样?”

  董雪说:“就那么回事吧,没有想象中的开心,上机最开始的一段日子,我天天就担心飞机失事,心想这要是掉下来怎么办?我还没结婚呢!”

  听着前面,边学道觉得还好,听到最后一句,他立刻无语了,顺嘴接了一句:“那就结呗。”

  没想到董雪点头接着说:“快了,快的话明年结,慢的话就06年。”

  “……”

  边学道问:“有男朋友了?”

  董雪拿着果汁,吸了一口,看着边学道说:“今年元旦时认识的,北航毕业的飞机驾驶员,松江人,对我挺好的。”

  见边学道在听,董雪继续说:“他比我大,快30了,家里着急结婚,他也是这个意思。”

  董雪说完,边学道看着桌面说:“没酱了,我去要一包。”

  说完起身,走向服务台。

  董雪微摇了两下杯里的果汁,扭头看向窗外。

  边学道心里很不爽。

  他不应该有什么不爽,他没有那个资格,也没有那个权力,但他就是不爽。

  是他伤了董雪的心,久久不跟董雪联络。

  现在董雪跟他说她有男朋友了,快要结婚了,他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当面说出一句祝福。

  说是去要番茄酱,边学道顺道去了一趟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边学道心中一遍一遍问自己:你自诩的成熟呢?你三十多岁的心理年龄呢?都活狗肚子身上去了?

  最郁闷的是,见面之前边学道还曾想入非非。

  董雪那一句“今晚留在沪市”,让他思想斗争了好半天,琢磨要不要出去买一盒避孕套。

  男人啊,有时候有原则,有时候没原则,就那么回事。

  回到座位,董雪问边学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边学道信口说:“卫生间排队。”

  董雪问边学道:“一会儿去哪?”

  边学道说:“你有安排?”

  董雪摇头,说:“沪市我也不熟,刚才吃的有点多,你陪我去外滩走走吧。”

  边学道说:“好。”

  ……

  迎着江风,董雪问边学道:“来沪市做什么?”

  边学道说:“跟朋友一起开了个运动馆,出来考察一下外地同行是怎么搞的。”

  董雪吃惊地看着边学道:“运动馆?你不是明年才毕业吗?”

  边学道说:“是啊,笨鸟先飞没听过吗?对了,你结婚,一定告诉我。”

  董雪说:“逗你的,看你紧不紧张我。”

  边学道看着董雪,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董雪看着他,“噗嗤”一笑说:“走啦。”

  沿着江边,走走停停。

  董雪问边学道:“我听说单娆考上燕京的公务员了?”

  边学道说:“是,6月份上岗了。”

  董雪问:“你刚才说你在松江跟人开了个运动馆?”

  边学道说:“对。”

  董雪说:“要不我辞职回松江陪你吧。”

  边学道说:“你在天上飞够了?”

  董雪转移话题说:“高考之后,你回去看过咱们高中校园吗?”

  边学道摇着头说:“没有。”

  看着浩荡江面,董雪悠悠地说:“有时候真怀念那时候的时光,现在回头想,还是当学生时最无忧无虑。”

  边学道说:“计较太多人易老,回忆太多会伤神。”

  董雪问:“你不怀念过去吗?”

  听了董雪的问题,边学道一下愣住了。

  他的过去太多,多到这个时空的人没法理解。

  边学道自嘲地笑了一下,说:“我的回忆太多,有些想珍藏,有些想遗忘。因为回忆,特别想抓住一些东西,天天担心它们会溜走,患得患失。因为回忆,特别想拥有和保护一些人,结果却是无心伤害、形同陌路。所以现在的我,总是很矛盾,也许有一天,我会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边学道说得云山雾罩,董雪听得似懂非懂,但她没具体问。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说起了好些往事。

  董雪忽然站住脚步问边学道:“知道我在飞机上看到你第一眼时心里想的是什么吗?”

  边学道心中一动说:“人生何处不相逢?”

  董雪睁大了眼睛,说:“咦?你怎么会知道?”

  边学道只是笑,不说话。

  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董雪说:“前面有车站,我回去了。”

  边学道说:“我送你过去。”

  董雪说:“不用。”

  边学道目送董雪向前走去,快到路口时,董雪忽然站住转身,回望边学道,两人目光相遇,足足有三十秒,董雪嫣然一笑,挥挥手,走过了街角。

  ……

  边学道没回宾馆。

  拦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带他去KTV。

  本来刚才他是想邀请董雪一起来的,不知为什么没有说出口。

  一个人坐在KTV包房里,边学道调出陈慧娴的《人生何处不相逢》,消音。

  然后坐在沙发里,一遍一遍地看着无声的MV,和屏幕里的字幕。

  “随浪随风飘荡

  随著一生里的浪

  你我在重叠那一刹

  顷刻各在一方

  ……

  某月某日也许可再跟你

  共聚重拾往事

  无奈重遇那天存在永远

  他方的晚空更是遥远

  ……

  谁在黄金海岸

  谁在烽烟彼岸

  你我在回望那一刹

  彼此慰问境况”

  在包房里坐了足足两个小时,边学道梳理自己几年来的情路点滴。

  边学道珍惜徐尚秀,可是他现在偏偏不敢面对徐尚秀。

  边学道对董雪有感情,可是两人却交集寥寥。

  边学道爱单娆,单娆也爱他,可是燕京和松江的距离,抻开了这份爱。

  毕业后能去燕京吗?

  理论上边学道只会两项技能,审读和开车。踢球和唱歌属于偏门,不列入计划。

  如果去了燕京,两世为人的他总不能再找个报社当编辑,或者出去开出租车吧?

  就算进公司或者大企业,现在有了点小钱的边学道,也过不了那种让人使唤、让人管理的日子了。

  况且他刚在自己的俱乐部里尝到了管理别人的快感。

  那感觉,真不错。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