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飞机上的小纸条

  2004年暑假开始了。

  为了实现“穷得就剩下钱了”的人生理想,为了让尚动俱乐部有更好的发展,边学道坐上了飞往沪市的飞机。

  他此行的目的是去中国第一大都市,找一些跟尚动同类的俱乐部运动馆,观摩考察学习,看看人家的场地设计,开设了哪些运动项目,大概有多少教练和雇员,以及内部规章和会员等级设计思路,如有可能,顺带挖点人才回来。

  人才,是当下尚动俱乐部的短板。

  目前尚动俱乐部的管理层,全是半路出家,开馆之后到底能经营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准。

  边学道之所以让吴天和刘毅松来管理俱乐部,有他的考虑。

  其一,边学道手边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其二,在装修改造期间,吴天和刘毅松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和忠心。

  为什么不在松江市里找一个更懂行的经理人管理俱乐部呢?

  因为边学道怕自己掌控不了对方。他还要当一年学生,这一年肯定无法全身心投入到俱乐部。再者,俱乐部管理方面边学道是个雏儿,他怕招来一个陌生人掌管俱乐部,背地里算计他。

  在边学道心里,尚动俱乐部倾注了他全部财力,他可以接受因为管理和经营不善导致的损失,但他不能接受引狼入室。

  换句话说,边学道的做人准则是,我的钱可以我来糟害,但不能让别人算计了去。

  在边学道心里,这个尚动俱乐部,顶多是不赚钱,赔钱肯定赔不上。

  别的不说,再过几个月,刘翔的合同,就能翻十倍。

  雅典奥运之前,刘翔总共签了5、6个代言合同,刘翔一战成名后,这些广告个个拉风无比,所以,等刘翔在雅典跑完,到时尚动俱乐部把广告一打,会员卡销售绝对不成问题。

  既然预计赔不上,边学道就不在乎交点学费。

  边学道的想法是,尚动的管理层,最好知根知底,清清白白,是跟他一起成长起来的一批人。尚动俱乐部既是在给他自己练手,也可以给身边人练手,经验都是干出来的,一起走出来的团队凝聚力和战斗力要更强一些。

  在跟关淑南接触之前,边学道一直觉得人才特指管理层,后来关淑南告诉他,一家优秀的俱乐部,需要有一批优秀的教练。一个优秀的、情商高、有人缘的教练,能大大增强俱乐部的顾客粘性。

  边学道这次出来,就是打算招揽几个优秀教练。

  松江的俱乐部去燕京上海挖人,他知道这个比较难,但还是要做。

  出发前,边学道让吴天帮他印了一盒名片。

  名片是按照边学道的心思制作的,上面一共八个汉字:尚动俱乐部边学道,外加一个手机号码,没有职务,也没有头衔。

  名片印好后,吴天打趣边学道:“边老板,你就想靠这样的名片出去勾引人才?你是铁了心不靠身份,一心一意使美男计了吗?”

  ……

  本来,边学道打算第一站到燕京。

  动身前给单娆电话,单娆说她封闭式培训还没结束,起码还要一周才能告一段落。

  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情话,挂断电话,边学道决定先去沪市,然后看单娆的培训情况安排行程。

  单娆若还闭关,他就再去羊城转一圈。

  单娆若是出关了,他就折回燕京。

  ……

  松江长平机场。

  边学道准时登上了飞机。

  他的座位还不错,前排、左侧、靠窗。

  边学道坐下没一会儿,他旁边的乘客登机了。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中等身材,鼻子很大,阔口,眼睛特别有神。

  观其精气神,边学道判断这是个从政的。

  男人坐下后,看了边学道一眼,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边学道冲他笑了笑。

  随着机舱里广播音乐缓缓响起,开始播放安全须知,两个空姐走到经济舱最前端,另外几个空姐在过道上间隔几米一字排开,开始向乘客演示座位上的应急设备如何使用。

  边学道本来在闭眼假寐,听到广播睁开眼,然后他看到了前面不远处面带笑容向大家示范使用氧气罩和救生衣的董雪。

  几秒钟后,董雪也看见了他。

  董雪脸上的笑容仅仅停顿一两秒,就移开了视线,继续她的工作。

  目不转睛地看着董雪,边学道在心里感叹:果然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一年不见,董雪更加成熟了。

  每个人都在自己人生的道路上,马不停蹄地奔向成熟,奔向世故,奔向欢喜和悲伤,奔向新生和死亡。

  边学道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董雪,现在想想,董雪在中国民航读专科,今年毕业了。

  起飞了。

  边学道习惯性地张开嘴,看见他的样子,旁边的男人微微笑了一下。

  边学道的目光追逐着董雪,中间有几次两人眼神相遇,董雪会轻轻眨一下眼睛,没有语言交流。

  每次董雪冲他眨眼睛,边学道都会冲她笑,像2001年高考前,边学道第一次冲董雪笑时的笑容一样。

  董雪最受不了边学道跟她笑。

  高考之后,好多次在梦里,她沉醉于边学道的笑容,不愿意醒来。

  现在,即使背对着边学道,董雪依然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在追逐着自己,想到这里,董雪的心跳就微微加快。有那么一刻,董雪想到了松江的摩天轮。

  然而,三年的职业训练强化了董雪的自控力,她的笑容美丽、自然,她的身材让机舱里好几个男人咽了不止一口唾沫。

  餐车推出来了。

  挑边的时候,董雪挑了左侧,另一个空姐负责右侧。

  餐车一点点前进,边学道坐在前排,听着董雪礼貌甜美地问后排的乘客需要什么,他难以自抑地回想起高考前和董雪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

  那个大雨之夜,那件写了字的T恤衫,教学楼顶的夕阳余晖,还有KTV里那狂乱的一吻……

  纵然一年来两人联系不多,但回忆难以删改。

  餐车终于推到边学道这排的过道上,董雪先问挨着过道的乘客需要什么,最后问到了边学道。

  边学道要了份米饭,要了杯水。

  然后,让靠边乘客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递给边学道的餐盒上,赫然有一个小纸条。

  董雪的动作还算隐蔽,能看出她在防备旁边的同事注意到,但她防不住坐在边学道旁边的乘客。

  边学道接过餐盒,把纸条压在桌子上,跟董雪点点头,董雪见了,拉着餐车去了前排。

  旁边的中年男人有点儿不淡定了。

  什么情况?

  从来都听说男乘客给空姐递纸条,怎么着,今天倒过来了?还就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这不是刺激人呢吗?

  我差哪啊?

  我差啥啊?

  男人侧头看了边学道几眼。

  很年轻,面还嫩,有点沉稳劲儿……

  边学道眼带询问地回视过去,问:“有事?”

  男人说:“没事,想问问你那份味道怎么样,好的话,我换一份。”

  边学道笑了,低声说:“这上面的东西怎么可能好吃?糊弄着往下咽吧。”

  两人间的交谈就此开始。

  吃完饭,男人问边学道:“小伙子很年轻,这是出去旅游?”

  边学道说:“出去考察。”

  男人听了,一提眼眉问:“公派?”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不是,自己想干点小买卖,出去看看外地怎么搞的。”

  男人一脸深意地看着边学道说:“谦虚,小买卖还用坐飞机去考察?”

  边学道说:“人嘛,不能太苛待自己。”

  说到这儿,董雪去前排给乘客送东西,路过时看了边学道一眼,旁边的男人再次捕捉到这一幕。

  他越发对边学道收到的纸条感到好奇,可是他不能问,闲着也是闲着,就跟边学道东拉西扯地聊天,能看出是个很健谈的。

  中年男人从两人现在坐的飞机,说到了中国夭折的大飞机计划,说到了衬衫换飞机的经济学,说到了人口红利和发展模式,说到了制造如何转向创造……最后,扯淡终于升级,两人十分投机地聊起了始于2001年4月30日的太空游项目。

  最让边学道吃惊的是,中年男人如数家珍地说出第一位太空游客是美国商人丹尼斯蒂托,第二位太空游客是南非富翁马克沙特尔沃思。

  看着边学道吃惊的表情,男人说:“我儿子喜欢研究这些东西,什么太空啊,科幻啊。在我们家,不是我熏陶他,是他熏陶我。”

  边学道笑了:“你儿子一定是个很可爱、很有理想的孩子。”

  中年男人一脸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说:“对这点,我从不谦虚。”

  聊了一路,边学道可以肯定,坐在身旁的男人是个官员,工作可能跟经济有关。

  老实说,不是所有公务员都是官,不是所有官都好使,这个道理边学道懂。

  可是眼下俱乐部开馆在即,边学道非常缺官场的朋友帮衬,官场上的熟人也行。

  然而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欲速则不达,还要讲究个门当户对,跟结婚谈对象差不多。

  像身边这位,聊天扯淡没问题,一旦互通了身份,立刻就不是这个味道了,年龄的差距就不说了,人家是官,边学道是个大学生,这玩意并不到一条道上。

  所以,即便再怎么想在松江官场埋线布网,眼前的时机不对,也不能有什么过界的表示。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