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商人铁律(580加更)

  训练场的房主是个40多岁的中年女人。

  从长相到穿着,女人看上去都很普通,如果不是外面那辆奥迪A6出卖了她的财力,在她身上附加一层光环,边学道甚至会觉得她长得挺丑。

  女房主长相对不起观众,但说话很有水平,语速不急不缓,条理清晰,听起来很舒服。

  确认面前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小伙子就是吴天联系来的买主,女房主只是稍微错愕了一下,立刻进入了对等的角色状态。

  像她这样的人,对社会的了解比一般人要深刻得多。

  她知道越是年轻的有钱人越不要惹,一是这个岁数的人脾气冲,二是这些人的钱九成九都是长辈挣的,而能挣钱的长辈,非富即贵,在北方,还是以贵居多。

  得罪什么人都可以,就是别轻易得罪父母掌实权的人,这是商人的铁律之一。

  然而女房主说话客气,要价却一点都不客气,开口要200万,差点把旁边的吴天噎死。

  边学道毫不介意,笑呵呵地还价。

  谈了差不多半小时,女房主的感觉十分奇怪。

  对面这个年轻人,从谈吐上看,不像这个年龄的年轻人;从气质上看,不像官宦家的子弟;从讨价还价的幅度上看,也不像商人家的孩子,有一定城府又不够老练,让人有点摸不透。

  当价码谈到150万时,双方都感觉快要接近底线了,商定今天先这样,回家商量商量,明后天再继续。

  第二天。

  女房主甩开了吴天,单独约边学道在市中心一家茶楼见面。

  最终,以140万成交。

  两人刚谈妥,一个30多岁的女人敲门走进包间。

  能看出来进门的女人花了不少钱保养自己,很有些风情,只是脸上透出股傲气。

  进门后,女人眼睛在边学道身上转了几转,问女房主:“张姐,叫我来有什么好事介绍?”

  女房主还是老样子,云淡风轻地说:“开发区那个房子的事,有点变化。”

  女人听了,脸上笑容立刻淡了三分:“不是说好下周一签合同吗?凡事都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女人说着话,目光朝边学道飘。

  女房主给她倒了杯茶,说:“人家不是租,是买。你也知道我家老李最近有点周转不开,我呢,实在没精力打理这个房子,想想还是卖了省心。”

  “今天告诉你来,也是想帮你。下任东家就在这儿坐着,你想租现在就可以跟他谈。”

  听了这话,女人再看边学道时,眼睛里的内容就不一样了,没有了一进门时看小白脸的轻佻。

  “呦,看着年纪不大,贵姓?”

  “免贵,姓边。”

  “这个姓好,少见,好记。姐姐年长你几岁,就喊你声边老弟吧!”

  “随意。”

  “边老弟买了地方,出租还是自用?”

  “自用。”

  “呦,那个地方偏得很,干什么都够不上的。”

  “现在经营的项目就挺好。”

  “边老弟真不出租?还是看见姐姐才不租?”女人说着话,撩了一下耳旁的头发。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真自用。这样吧,等我想租了,第一个告诉你。”

  女人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说:“那先谢谢边老弟了。姐姐还有点事,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收好。”

  边学道接过名片,见上面写着:华盛公司曲婉

  跟女房主谈完,边学道开始筹钱,筹钱的对象没别人,只有温从谦。

  边学道简单算过一笔账,这一年多,温从谦的收入应该在300万上下,而他若想把运动馆建起来,差不多有100万的资金缺口。

  100万!

  这么多钱,要是张嘴借,那就变味了,所以边学道决定把“林畔人家”的房子抵押给温从谦。

  ……

  接到边学道约自己见面的电话,温从谦以为又要出什么事,吓出一身冷汗。

  他是真被吓怕了。

  上次解散几个月,工作室流失了四个骨干,不是被人挖走,就是出去单干了。温从谦上调工资,好不容易重新拉出一支队伍,这才稳定下来,要是再来一波“行动”,这队伍就真没法带了。

  在饭店包间里听边学道找自己是跟自己借钱,温从谦长出一口气。可是再一听边学道要借的数目,温从谦又紧张了。

  边学道开口就说:“借我一百万。”

  温从谦的第一反应是:边学道要用眼线当筹码,重新划分两人的收益分成。

  边学道没多说,他知道这么大数目,说什么都没用,纯是看诚意和交情。

  从包里拿出“林畔人家”房子和车库的产权证递向温从谦,边学道说:“这个给你。”

  温从谦接到手里,不明所以地看着边学道。

  边学道说:“我在市里买的房产,总价100多万,押给你。从你那儿倒100万给我,快的话,下半年还你,慢的话明年还你。若是到05年底还不上你,房子就归你。我可以带你去看看,绝对物有所值。”

  “再有,工作室的收益我正常拿,若是攒够了,可能提前还你,怎么样?”

  拿着产权证里里外外看了半天,温从谦默然不语。

  边学道没提利息的事,温从谦也没问,边学道喝到第三杯茶的时候,温从谦说:“带我去看看房子吧!”

  ……

  确实是好房子!

  上上下下看了两圈,温从谦不住嘴地夸边学道有眼光会享受。

  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郁郁葱葱的植物园,温从谦问边学道:“什么事把你逼成这样?”

  觉得创业这种事没有隐瞒的必要,边学道坦诚地说:“我准备在开发区建一个室内运动馆,很大规模那种,买房子,加上装修,很吃钱。”

  温从谦诧异地问:“那玩意比工作室赚钱?”

  边学道摇头说:“不一样。不过老温,我劝你一句,早点想想转型以后干点什么。工作室这玩意,是赚快钱的行当,势必不能长久。”

  温从谦远远望出去,随口说:“干一天算一天吧!”

  从“林畔人家”出来,两人约定明天去银行转账。

  几天后,看着摇身一变成了自己房东的边学道,吴天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到这时候才想明白,边学道每天来训练场看看画画,是在考虑买不买,买下来怎么用。

  可问题是,这小子怎么这么有钱?

  吴天当然不会蠢到问边学道钱是哪来的,他已经开始考虑以后怎么跟边学道相处了。

  眼前的训练场倾注了吴天太多心血和梦想,就算这两年他为这个训练场操碎了心,甚至已经决定放弃,但他对这项事业的热爱从未减少。

  边学道没跟吴天客气,也没时间客气,他已经孤注一掷了,每一天都是钱在流淌。

  边学道告诉吴天,未来这个场地要改造成综合性的室内运动馆。吴天的设备和他本人,可以折价入股,如果吴天觉得自己可以,并且边学道认为他能够胜任,等改造完毕,将聘请吴天做运动馆的总经理。

  重用吴天,不是边学道草率,而是他身边确实没有合用的人。

  找职业经理人?初期还是算了吧!

  咬牙坚持,太困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