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这叫职业病

  体检前一周,周五晚上,单鸿到单娆房间,把缠着单娆玩的小宝撵回自己卧室,单鸿关上房门,坐到单娆床上。

  单娆知道姑姑这是有话要跟自己说。

  单鸿问:“准备怎么样了?对面试有信心么?”

  单娆说:“正常发挥的话,问题不大。”

  单鸿说:“面试过后就是体检,之前不会通知是哪家医院,但体检项目是固定的。”

  单娆听着,没说话。

  单鸿说:“女生体检有一项你要注意,他们会进行妇科检查,会问你的月经初潮年龄和周期,你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受不了。”

  单娆点头。

  单鸿继续说:“大夫还会问你已婚未婚,你都要有准备。对了,你跟姑姑说实话,你跟姓边的男朋友有过性生活吗?”

  单娆的脸一下红透了,说:“姑你问这个干吗?”

  单鸿骗她说:“体验时,大夫也可能这么问,因为做妇科检查,有和没有过性生活的,手段上会有差别,原因相信你明白的。”

  过了一会儿,单娆低头说:“没有。”

  单鸿的脸色一下轻松不少:“这么说你还是处女?”

  单娆再也受不住了,拉起姑姑就往门外推。

  单鸿说:“别推,都问完了,我自己走。”

  出了单娆房间,单鸿坐在沙发上,想的是幸亏那天自己去的及时,不然单娆自己把套买了,那肯定是准备好过夜了。

  倒不是单鸿觉得边学道不行,虽然她嫁了个家世好的,但还真不是她刻意挑的。

  这么多年过来,她越来越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她也越来越想给单娆找一个好人家,这个念头在她知道单娆进了中X部面试名单后达到顶峰。

  单娆若是来了燕京,单鸿身边等于有了体己人,自己从小看到大的亲侄女,比外人肯定可靠得多。若是再给单娆找一个跟丈夫家世相近的,那等于给自己家添了一个天然盟友,虽然政治上的事很难说,但互相亲近一些总是可以的。

  所以,单鸿才费尽心思套单娆的话,知道答案后,单鸿觉得只要单娆过了眼前这关,凭自己侄女的才貌,就可以待价而沽了。

  至于那个姓边的男生,虽然看着挺顺眼的,不过也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现在的难题是怎么给单娆灌输洁身自珍的观念,让她把自己保留到新婚之夜,免得毕业前这几个月里,被姓边的吃了去。

  边学道现在不但吃不下去,简直都要吐了,因为刚有人吐在他吃饭桌子旁。

  陈建、于今、李裕和边学道四个人,在校外不远的韩餐店吃饭。

  这是上学期四个人形成以边学道为中心的固定小圈子后的常备节目。

  不是边学道有意建小圈子割裂寝室,而是这三个人上次实在是帮了他大忙,而且上次的事让边学道意识到身边没有帮手的痛苦,和有帮手的幸福。

  在边学道心里,自己从寝室里拉这个圈子,四个人刚刚好。

  再多的话,寝室里剩下的人就会觉得被孤立,不利于寝室团结。

  现在这样,由于自己和于今经常不在寝室住,另外四个看上去还是大多数。而自己这边住寝室的两个人,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富家子,独立性都很强,肯定不会被排挤。

  一个小小的圈子,体现着边学道的交际之道。

  吃这顿饭,没什么目的,就是一起乐呵乐呵,吹吹牛、解解闷。

  谁知边学道他们身后那桌的五个年轻女人,吃饭特闹。

  几个女的,看岁数像学生,看化妆和气质又不像,还是陈建眼睛毒,说不是空姐学校的,就是附近银行专科的。

  从进门点菜到吃饭,一直叽叽喳喳的,似乎其中一个女的失恋了,另外几个女的一直在劝她。

  说起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男人,几个女的愤慨得恨不得给自己裤裆上把锁,后来几杯酒下肚,嘴巴还不干净起来。

  陈建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时向那桌瞄了一眼,坐下后跟三个人说:“烟味是那桌飘来的,我是真讨厌女人吸烟。”

  李裕说:“要不咱换个地方吧?”

  于今拿起筷子开始扫荡桌上的铁板牛肉:“行,我吃完这几块肉就走。”

  边学道刚要喊服务员过来算账,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极速起身导致的桌椅磕碰声,随后一个女生捂着嘴向卫生间方向跑。

  谁知没跑两步,“哇”的一口吐在了边学道他们这桌旁的过道上,迸得于今鞋上都是。

  “我艹,往他妈哪儿吐呢?不能喝喝个鸟?”于今没过脑子,起身跳到一边,看着自己鞋就冒出这么一句。

  刚吐的女生对着于今歉意地摆摆手,跑进卫生间。

  她没什么表示,跟她一起吃饭的女生中有人不干了。

  “跟谁他-妈-他-妈-的呢?你那破鞋多少钱买的,赔你!”手里捏着半根烟的女生冲于今喊。

  本来李裕拉着于今往卫生间走,想去找点手纸,于今半路上听到这句话,一下站住了,于今问李裕:“她刚才说啥?破鞋?”

  李裕拽着于今胳膊说:“没说啊!你听错了吧!这里闹哄哄的,赶紧找纸把鞋擦擦。”

  于今不干了。

  抽出胳膊就往回走,到刚才说话女生跟前:“会说话吗?说谁破鞋呢?”

  那桌其他几个女生看着于今3分卡尺头,加上不着调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善类。

  其中一个高一点的女生跟于今赔不是:“她喝多了,大哥别挑美女的理。”

  于今拿眼睛瞥着刚把烟头掐死,眼睛周围画得跟熊猫似的女生说:“美吗?哪儿美?美也是父母的功劳,她出来咋呼个屁?再美,我一不欠她钱,二不想跟她睡觉,所以说话注意点,我不惯着她。”

  一听“睡觉”,女生似乎受了奇耻大辱:“说什么呢?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这德行母猪都不上你的床,有本事你别走,你等着……”

  说着,女生摸出手机要给人打电话。

  旁边的女生拉着她不让打,熊猫眼不干,狠力挣脱。

  别的女生没办法,就让于今几个结账快走。

  电话通了。

  女生对着电话说:“三哥,是我,小贝,在千马吃饭呢,碰上几个**男生欺负我……嗯,现在就在千马……嗯。”

  放下电话,女生用手机指着于今说:“有种别走,走,你就是我孙子。”

  听见女生这么说,于今的怂脾气上来了,用舌头舔着上下槽牙,好像特别开心。

  钱是男人胆。

  作为国内抢占了市场先机的几支水军之一,于今这半年来很是赚了不少钱。

  而且凭着业务上的关系,还会跟一些特殊身份的人士打交道,这里面有富有贵、有白有黑。接触的人多了,腰包也鼓了,手里还有人手和小弟可用,于今已经今非昔比。

  把一个女生撵走,在打电话女生对面坐下,于今翘着腿说:“放心,今天我要是走,我不是你孙子,我是从你那洞里出来的。”

  女生听了,勃然色变,可是看着于今笑嘻嘻的眯缝眼又觉得发怵,气鼓鼓地坐那等援兵。

  陈建走过来,劝于今:“算了,算了。”

  于今梗着脖子说:“二哥,你说今天这事怪我吗?我就想看看这骚-货能请来什么样的神仙。你也别让边哥来劝我了,你们有事就先走,今天我铁定要见识见识。”

  对面女生又爆发了:“说谁骚-货呢?你妈才骚呢!”

  于今不生气,笑呵呵地说:“对,你这不叫骚,叫职业病。还有,你嘴里要是再提一句我妈,我就花了你这张靠着混吃混喝的脸。”

  两人越说越不像话,已经影响到周围食客用餐,饭店的服务员把经理找了来。

  经理问了一下情况,过来说了几句圆场的话,于今根本不搭茬。

  边学道坐在座位上,看着于今的后脑勺,想今晚的事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怎么善了。

  于今掏出电话打电话了。

  先拨了一个号,似乎没通,于今又拨了一个号:“媳妇,在哪呢?你到楼下看看海子在不在,嗯,我不挂电话,你现在去。”

  一会儿,周玲在电话里说:“在屋呢。”

  于今说:“把电话给他。”

  …………

  “喂,于哥,找我?”

  于今说:“你,现在喊上唐三,还有尾巴,带上家伙,马上来千马韩餐馆。”

  “好,我们马上到。”杜海这点特别招人喜欢,不该问的一句不问,就是执行。

  于今嘴里的唐三,是附近一个健身散打俱乐部的陪练员。

  去年于今去学散打,唐三当他的陪练,一来二去就熟悉了。于今看他挣的不多,人还稳当,加上专业挨揍,身体素质和身手都不错,就招到了自己身边,有事跑跑腿,没事就给台电脑让他玩游戏,养在身边当私人陪练。

  至于尾巴,真名叫李伟,因为是个结巴,所以被人起了外号叫“尾巴”。

  尾巴家是松江附近村子里的,家境不好,父母早亡,初中毕业就出来游荡。因为结巴严重,很多工作不能干,后来在建筑工地里打零工,几年下来,身体十分结实。

  尾巴平时不说话,认识他很久的人都会以为他是哑巴。

  从小飘零,把尾巴的心性磨练得十分阴狠,一次在工地上,被几个湖北人欺负狠了,尾巴用一根钢筋开了两个人脑袋,断了两个人胳膊。

  于今也是湖北人,不知道怎的就听说了这事儿,不过他没向着老乡,而是花钱帮尾巴把事私了了。

  从那以后,尾巴就离开工地,跟于今混了。

  杜海、唐三、尾巴,这是于今现在养在身边的三个小弟。有高学历的,有混过社会的,有好勇斗狠敢下死手的。

  现在,用小弟的时候到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