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零点行动(500加更)

  受奶奶被医生判了死刑的影响,晚上,最近沉静了许多的单娆,喜欢窝在沙发里,把头放在边学道腿上,跟他聊一些关于生命和死亡的话题。

  事实上已经死过一次的边学道反复劝她:“想开些,没有人能例外,这是规律。不要为死亡太过悲伤,死亡也许是另一个开始。而且,正因为有死亡的期限,才让人们珍惜生命,努力活出精彩人生。”

  单娆问边学道:“什么样的人生才算精彩人生?”

  边学道想了一会儿说:“精彩有很多种,因人而异。”

  “比如说,有人认为没有遗憾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自由自在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自己年老时回想从前不觉得后悔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得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的人生是精彩的……”

  单娆问:“还有么?”

  边学道继续说:“有人认为功成名就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前呼后拥、呼风唤雨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名车豪宅、红酒美女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将自己的名字和思想留在人类历史上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环游世界、看遍世间风景,想做的事都做了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大起大落、敢想敢做,狠狠爱过,玩命拼过,不听人言,执著自己一念的人生是精彩的;有人认为智慧、慈悲、宽恕的人生是精彩的……”

  单娆说:“具体点……”

  边学道说:“例子太多,没法具体。而且人生百态,各有所求,有人认为求得到就是精彩,有人认为不论求到求不到,求了就精彩。再有,只要这个人还没去世,就不知道他究竟是精彩还是非常精彩。”

  “比如曼德拉,他被关在监狱时,有人认为他的人生精彩吗?当他从一个阶下囚摇身成为一国总统,他的人生是否已经足够精彩?可是当他宽恕了虐待他的狱警、仇人和反对者,把悲伤和怨恨统统留在身后,获得最广大范围的赞许和尊重,这时他的人生是不是比单纯获得权力更精彩?”

  单娆说:“我刚才表述的有一些问题,其实我想问你的不仅仅是精彩的人生,还有体面而有尊严的人生。”

  单娆幽幽说道:“这些天我在医院看的最多的是‘干部病房’,想的最多的是怎样让我的人生更有尊严。”

  单娆说:“你知道吗?有人挂号,只能约到一周半个月后的,有人打一个电话,随到随看。像彩超什么的检查,有人要排一两天的队,有人去了护士都帮你插队。有些好医生,你有钱也很难约上,有些病房,你再有钱也住不进去。”

  单娆接着自己的思路说:“同一家医院,有些人只能挤在走廊的床位上,然而不管外面的床位紧张成什么样,楼上一直有给领导预留的房间和床位。”

  “就在几天前,我亲眼看到一个商人模样的中年男人,从包里拿出好几万块,挥着钱说,我出钱,我出钱让我爸住9楼的病房不行吗?我出双倍行不行?结果小护士很鄙夷地跟他说,那是给领导留的,你是领导吗?”

  “你说,在我们这样一个官本位社会,如果我们俩当了老师,当了白领,或者当了商人,有朝一日,我们的父母生病需要住院,会不会也得去跟别人挤走廊?倒不是别人的父母能住走廊,我们的父母就不能住,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努力让父母享有更好的治疗环境?”

  见边学道久久不说话,单娆继续说:“学道,我可以在学校陪你,但明年这个时候,我要你跟我一起考国家公务员。我知道你有本事,能赚钱,可是你要知道,自古就有破家县令、灭门知府的说法,有时候,你再有钱,可能得罪了一个小警察,他都能让你倾家荡产流落街头甚至身陷囹圄。钱,只能满足虚荣心,带不来真正的安全感。”

  单娆轻轻摇着边学道的胳膊说:“学道,你能答应我吗?”

  边学道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色说:“好,我答应你。”

  晚上10点,单娆回寝室了。

  剩边学道一个人在家,找出李裕买的周星驰全集,翻出《审死官》,一个人静静坐在沙发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周星驰问梅艳芳:“老婆,这一票是什么人?”

  “官啊!”

  “官呐!真是了不起。”

  片子里那句拖得老长的“官呐”久久回荡在边学道耳边。

  这一晚,边学道第一次真正触碰到单娆的内心世界,也是第一次发现了两人价值观的不同。

  单娆最近学校和医院两头跑,单娆回来的少,边学道自己一个人,越待越没意思,就回寝室常住一段时间。

  这天晚上9点的整点新闻,播出一条十分有意思的消息:欧洲某国两个部长级官员,用公款支付购买雪茄费用,事件曝光后,两人引咎辞职。

  艾峰看了新闻,弹着烟灰说:“这俩人脸皮儿太薄,不辞职能死?”

  杨浩说:“这事儿的关键不在辞不辞职,而在于人家那里的官员有羞耻心。”

  李裕说:“别瞎扯,不论在哪,说白了,就是有人想搞他们,没人罩着他们,或者罩着他们的人不想罩、罩不住了。”

  陈建说:“这话才对。就像每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杵着不止一个更成功的爷们一样,每个大官,也都同理可得。”

  李裕说:“下次再有老师让我上台去说理想,我就说我的理想是当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

  孔维泽说:“从面相上看,你还真不是当官的料。”

  李裕垮着脸说:“你这么说会让我对生活失去兴趣的……”

  陈建说:“别这样,你还可以生孩子呢!”

  孔维泽说:“真的,我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说在咱们这儿当官,和在外国当官,需要的八字和面相是不一样的。”

  艾峰说:“咱们能不能说点省饭的话题,这么操心国家给你开工资吗?”

  一天又一天,天越来越冷,边学道越来越紧张。

  前世做审读的时候,边学道是在一篇介绍网络游戏十年发展历程的报道中,读到2003年有过一次大规模打击外挂工作室的“零点行动”。

  出于岗位的职业惯性,为了确保名词准确,当时他特地百度了一下那次“零点行动”,所以印象较深。

  然而,他只记得发生在2003年12月,记不清具体日期,不过这已经足够他规避风险了。当时的边学道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重来这一遭,更想不到外挂工作室会成为他的第一个提款机。

  进入12月,边学道每天都要关注一下网上的新闻,看“零点行动”开始了没有。

  而单娆,国考前她吊儿郎当全不当回事儿,国考后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掐着手指头数公布成绩的日子,有事没事刷刷公布成绩的网站。

  12月21日,游戏界爆出重大新闻:公安机关及国家相关部门在近期于全国各地同时展开的“零点行动”中,成功破获奇迹(MU)外挂制作销售团伙,几个外挂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目前公安机关的打击行动还在继续进行中!

  新闻出版总署、信息产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五部门,联合下发通知,将网络游戏出版中私自架设服务器、非法制作销售程序卡等行为列为“扫黄”“打非”的对象。

  将从2004年1月1号起,在全国开展打击网络游戏私服、外挂专项治理行动,清查从事私服、外挂行为的网站,以及销售私服、外挂客户端程序光盘、游戏充值卡的网点,追查违规光盘复制企业和游戏充值卡加工企业。

  几家网游公司和17173网站推出的重磅标题出奇一致:“外挂必杀令!”

  总的来说,这次打击的力度很大,杀气很足

  然而边学道知道,最多三个月,一切就会恢复如初。

  原因很简单,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就像他当初跟温从谦说过的,玩家已经适应了有外挂的游戏,一旦没了外挂,玩家会很难受,甚至没法玩下去了。

  边学道本以为第一个给他打电话的会是温从谦,或者于今,没想到,居然是单娆。

  电话里,单娆第一句问边学道现在在哪?第二句问这次打击外挂有没有查到他?

  边学道一直以为单娆不知道他在网上的营生,没想到单娆不仅知道,甚至关注到了这次“零点行动”。

  边学道有点不知从何说起,就用轻松的口吻说:“怎么会和我有关系?人家抓的都是大鱼,我充其量就是只小虾米。”

  电话里单娆的语气一点也没有因边学道的解释而松缓:“学道,之前我虽然觉得不太妥,但一直没合适机会跟你谈。这次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你在网上的一些活动还是放弃了吧。钱我们可以找份正当工作慢慢挣,万不能因为这个被抓背上一生的污点。”

  边学道虽然觉得单娆说得有点重,但单娆毕竟是关心他,出发点是为了他好,所以他没有生气,拍胸脯跟单娆保证,以后远离外挂,不再让单娆为他担惊受怕。

  单娆电话挂了没多久,温从谦的电话到了。

  头昏脑涨,睡觉去~~~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