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留得青山在

  早上6点10分。

  收到边学道发来的短信,看完,王德亮惊出一身冷汗。

  放下手机,在床上悄悄抬头,看向躺在床上还在睡梦中的陶庆,王德亮微微眯起了眼睛。

  四下看了一眼,寝室只有他自己醒了,王德亮轻轻下地,走到桌子前,拿起自己喝剩下的半瓶饮料,拧开盖,小口地喝着。

  一边喝水,一边观察陶庆挂在床头的衣服裤子。

  衣服裤子是挂在一起的,一时看不出什么。

  王德亮向前走了几步,低头观察陶庆的鞋。

  红色……

  虽然不多,但足以佐证边学道的猜测,确定陶庆果然找上门了。

  王德亮心跳猛地快了,他更关心陶庆到底知道多少?知不知道他也参与了四级事件?

  陶庆要报复边学道,中间还隔着很远的距离,可要是报复他,夜深人静,一把小刀足以。

  王德亮第一次紧张了,真的紧张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本来是他在惦记陶庆,现在陶庆可能也在惦记他,这感觉非常不好。

  中午,王德亮和边学道在校外的餐馆见面了。

  边学道是抽时间出来的。

  早上晨跑完,回家看到狼藉的楼道,边学道第一反应是陶庆干的,第二反应是不能让单娆看见。

  也不管时间早不早,打了两个电话,没一会儿,李裕和于今就到了。

  看着一墙一门一地的红漆,三人简单一合计,边学道负责拖住单娆,李裕负责找刷墙的,于今负责联系专业清理油漆的。

  三人分开,边学道站在家门口给王德亮发了短信,他一定要确认这事是不是陶庆干的。毕竟他再怎么怀疑,也需要证据支撑。

  王德亮短信确认是陶庆干的之后,边学道在家想了好久,他整理出来的头绪是,视陶庆的后续动作进行反击。

  以边学道对陶庆性格的认知,这个人色厉内荏,扔块砖头砸车,家门口喷漆应该是他胆量的极限了。

  如果陶庆仅限于吓唬人出口气,边学道决定暂时不理他。如果陶庆真想有什么行动,边学道打算一下弄到他不能翻身。

  坐在跟王德亮约好的餐馆里,边学道明确了这次见面的目的,不是讨论怎么对付陶庆的行动,而是分析陶庆究竟掌握了多少线索,再就是一定要稳住王德亮,给王德亮信心。

  边学道不怕陶庆报复自己,三十多岁的腹黑老男人,面对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心理上的优势是非常巨大的,况且不仅心理,从身体素质到财力,边学道全面压制陶庆。

  现在边学道唯一担心的是王德亮。

  一是怕陶庆知道王德亮是自己的人,这步杀棋就此失去威力。二是怕陶庆就近报复王德亮,万一他在寝室化身马加爵,王德亮受到伤害,边学道心里会十分歉疚。

  见到王德亮后,边学道发现他果然害怕了。

  饭桌上,边学道跟王德亮分析了一遍四级那次的前前后后,两人得出结论,陶庆发现王德亮的几率非常小。

  边学道拍着王德亮肩膀说:“要弄到陶庆的准考证信息,方法有很多种,渠道也很多,你不用担心自己暴露。另外,当时我找的另外几个人,都绝对可信,并且都不是本校人员,陶庆绝对摸不到线索。”

  这是王德亮第一次听边学道跟他说起四级那次其他几个人的信息,听边学道说其他几个“都不是本校人员”,王德亮立刻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陶庆基本很难还原整个事件的原貌。

  陶庆越难还原整个事件,他就越安全。

  边学道劝王德亮说:“陶庆早就知道我这个人,我两结梁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这次喷漆,不一定是顺着四级的事来的,可能还有别的由头。你回寝后,一切照旧,观察几天,看他有没有其他动作,发现可疑的地方告诉我,我好提前准备对策。”

  王德亮问:“能不能提前动手,把他弄出学校?”

  边学道摇摇头说:“常规的办法有,但能不能让他进圈套很难说。一次不成,两次不成,等他提高警觉,再想下手就不容易了。而且他还可能恼羞成怒,不管不顾地干一些事。”

  见王德亮在用心听他说话,边学道接着说:“只要他不再找麻烦,短时间内我不会动他。咱两追求的,应该是下次动手,一击致命。”

  “怎么一击致命?”话在王德亮嘴边,始终没问出口。

  他知道以边学道的谨慎,问了也白问。自己和陶庆一个寝室住着,万一自己问出来以后泄露给陶庆,边学道的算盘就打不响了。

  那天以后,王德亮的情绪一直很紧张。周虹发现了王德亮的一丝丝不安,任由男友在她身上胡天胡地,发泄压力。

  因为不计价钱,边学道家门外的喷漆清理得很痛快,虽然楼里好多人都看到了,但单娆没看到。

  在边学道心里,别人看没看到无所谓,只要单娆没看到就行。

  为了避免陶庆玩上瘾,甚至威胁到单娆的安全,边学道出钱找人在自己家门口上方安装了监控探头。

  安装前,他先跟隔壁的邻居打好了招呼,给邻居送去了一千块钱的商场代金券,争得了他家的同意。

  随后边学道去了趟物业,起初物业不同意,口口声声说怕楼里的其他住户投诉侵犯**,直到边学道提议整个单元的声控灯电费他来出,物业立刻同意了。

  所以说,在中国办事,用钱开路那是无往不利的。

  边学道更绝的是,在家门口安了一盏灯,开关在门里。

  这盏灯一亮一个通宵,深得楼里其他住户喜爱。

  陶庆果然玩上瘾了。

  几天后,陶庆带了一塑料袋自己的大便,准备再给边学道点惊喜。

  同样是晚上10点,等他走到边学道家门口,看到头上的监控探头时,脸一下就白了。

  陶庆极力控制自己不扭头就逃,他低着头,顺着楼梯继续往上走,走到6楼,往下看5楼的动静,等待灯灭。

  等了几分钟,灯一直亮着。

  陶庆悲哀地发现,边学道这个变态,在自己家门口安了长明灯。于是他揣着自己的大便,老老实实地走出了红楼。

  更让他郁闷的是,在楼里耽误了好一会儿,他回不去寝室了,已经熄灯了。

  到校外网吧开了一台机器包宿,坐在电脑前,身上似乎还有臭味的陶庆呆呆地想:“今晚被边学道家的监控捕捉到了自己,边学道会不会怀疑上次喷漆就是自己干的?会不会招来边学道的报复?”

  陶庆心里忐忑极了,心说我没事撩拨这个牲口干啥?

  他不知道的是,边学道家的这个监控刚安装上,还没连上电脑呢,就是个样子货。

  从那天晚上起,陶庆再没去过红楼。

  国考报名确认和缴费那天,边学道陪单娆一起去的。

  在陌生的校园里,排队跟着人群一个一个流程跑下来,看着周围人狂热憧憬的脸,想到自己和单娆要眼巴巴来挤这一遭只为给她家人一个交待,边学道忽然生出一股滑稽感。

  单娆真的就是想走一个过场,她依旧一页书都不翻,天天看电影、逛街,甚至还拉着边学道去校外的半地下台球室打台球。

  这个活动李裕十分热爱,听边学道说单娆最近迷上了台球,李裕立刻拉着李薰加入进来。

  四个人球打得不怎么样,但很多时候围观的人不少,这主要怪单娆和李薰。

  李薰1米72,单娆1米68,两个美妞都属于长腿的体型。

  两人躬身伏在台球案子上架杆的模样,那真是……应了单娆的一句话:球可以不进,姿势一定要性感。

  已经有两三拨半大小混混想过来没话找话了,都被边学道很不友善的眼神看得泄气,灰溜溜一边玩去了。

  一到这个时候,单娆就会用手搭着边学道的肩膀问,“小伙儿,这身杀气跟哪copy的啊?”

  边学道拎着球杆走到案边,大力击球说:“自带的神通。”

  边学道选修的《乐器发展史》只上了两次。

  后来不是他不想去,而是老教授生病住院了,据说是心脑血管疾病,似乎很严重。边学道想,停一段时间也好,免得廖蓼总想法给他和单娆之间制造潜在矛盾。

  然而,想彻底远离廖蓼似乎很难。

  已经11月了,在边学道印象里,12月中下旬,公安机关联合几部门就会对国内的外挂工作室展开“零点行动”,到时会有一些人被抓,一批制售外挂的工作室被捣毁。

  从10月下旬开始,边学道就着手全力游说温从谦暂时关闭工作室,停止一切业务。然而主持工作室业务的温从谦一直没有明确表态。

  边学道不确定温从谦的工作室现在是否安全,是否已经被相关部门盯上了,所以他不敢频繁地约温从谦私下见面,他只能珍惜每一次沙龙聚会的机会,不断向温从谦透露他虚构出来的游戏公司眼线传递过来的信息,一点点让温从谦疑神疑鬼,渐渐动摇。

  边学道跟温从谦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边学道在沙龙上抓着温从谦不放,廖蓼也在盯着边学道的一举一动。

  廖蓼每次都是很耐心地等他和温从谦谈完,才凑过去找他说话。可惜这时候的边学道完全没心情跟她周旋,有一次心情实在不怎么好,很直接地跟廖蓼说:“我记得你是个很自恋的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不要再用这种方式在我身上打算盘了。如果你和单娆有什么小矛盾,请你们用女人的方式自行解决。”

  说完,边学道扔下廖蓼,一个人走出咖啡屋。

  廖蓼站在原地,看着边学道远去的背影,一丝微笑浮上嘴角,看她的样子,不但没有郁闷,反而好像还很得意。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