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这是乔装

  看看表,才晚上七点多,边学道觉得这个时间于今肯定没什么事,就把电话打过去了。

  但显然他这个电话不太是时候。

  响了好一会儿于今才接电话,电话里传来轻微的喘息声,周玲似乎还轻声问了句“谁啊”?

  边学道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万事靠边,my123最大。

  边学道说:“你把忙活的事处理好,我5分钟后打给你。”

  电话那头于今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边学道甚至听到了床垫里的弹簧声和周玲“啊”的一声。

  “说吧,没事。”

  边学道也没客气,把自己的想法和需要跟于今说了,一些关键点他让于今找纸和笔记下来。

  于今想了一会儿问:“管用吗?”

  边学道说:“我觉得管用。”

  于今问:“那以后这玩意是不是会很赚钱?”

  边学道见于今果然立刻把握住了其中存在的商机,说:“如果手里有一支经验充足的队伍,再懂一些操作技巧,打出名头后,只要不碰不该碰的领域和人,商机无限。”

  于今说:“先这样吧,我一会儿列个纲,明天念给你听听,你觉得差不多,我就找人试试。”

  边学道说:“好。”

  在宾馆窗前站了一会儿,边学道又给陈建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发给两家杀毒公司的律师函措辞一定要强硬,如果不公开道歉并进行赔偿,那就法庭上见。

  然后,边学道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问了问父母的身体,让他们注意保健,买标着“非转基因”的豆油吃。

  最后,边学道拨通了单娆的电话。

  “在家干什么呢?”

  “做公务员考试练习题呢。”

  “晚上吃的什么?”

  “水果沙拉。”

  “干嘛不吃饭?”

  单娆反问道:“你走之前把体重秤拿出来放在门口什么意思?”

  边学道说:“我是想看看我出来一圈回去能不能瘦一点。”

  “你胡说,你就是怕我在家吃东西!”

  “真不是!”

  单娆的语气忽然柔和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还行吧,比期待的差,比预料的好。”

  “你现在在哪?”

  “济南。”

  “我说你住在哪?”

  “宾馆。”

  “我听人说宾馆里都有……特殊……服务……”电话里单娆的声音越来越小。

  边学道说:“我住的这家没有。”

  “你问了?”

  “……”

  “事办完了早点回来。”

  “我知道,放心吧。”

  边学道已经没心情吃饭了,在房间里泡了一盒方便面,胡乱吃了两口,倒进马桶冲走了。

  ……

  ……

  躺在床上似睡非睡的时候,电话响了。

  没看号码接起来,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还在济南么?”

  边学道还没彻底清醒,应了一句:“在。你谁啊?”

  对方说:“我们中午刚见过,这就忘了?”

  边学道立刻想起那个女软件工程师。

  “哦,没忘没忘。找我有什么事?”

  “你住在哪?我们当面说。”

  “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

  “还是当面说吧。”

  “绿洲酒店,812。”

  “好,半小时后见。”

  放下电话,边学道看看表,现在已经9点半多了,再过半小时都10点了。

  不到10点,响起了敲门声。

  边学道打开门,看了门外的女人好一会儿,硬是没把她跟中午刚见过面的女工程师对上号。

  女人当然知道边学道为什么发愣,轻声说:“我化了点妆。”

  边学道把她让进房间,看着女人的背影心说:这是化妆?这是乔装!

  随手把包放在电视柜上,女人问边学道:“下午向斌那个黑人跟你要多少好处费?”

  边学道觉得跟向斌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但是冲着温从谦的面子,不能太冷了这个女人,就说:“跟我要10万。”

  女人问:“合同呢?他怎么说?”

  “四年100万。”

  女人哂笑了一下,说:“100万?真签了,能落到公司50万都不错了。你们谈崩了吧?”

  边学道不置可否。

  女人往边学道身前凑了凑,“想不到你年纪轻轻,身家倒挺厚。”

  边学道借机倒水,走开了,问她:“你电话里说有事要当面说,说吧。”

  女人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四下打量,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边脱外套边说:“第一部分刚才已经说完了,第二部分要面对面坦诚地说。”

  话说到这个份上,边学道这个两世为人的老男人要是再听不出来就不用混了。

  他还是很绅士地把纸杯递给女人。

  可惜他说的话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我对你没兴趣,化了妆也没兴趣。”

  女人似乎毫不介意边学道话里的嘲讽:“你对我没兴趣没关系,你对女人有兴趣就行。”

  边说边脱,直到脱无可脱。

  女人轻声说:“你不用担心,我是良家。”

  边学道问:“你想要什么?”

  女人整个人躺了下去:“我要对付向斌。”

  边学道问:“向斌?”

  女人说:“他骗了我,我要报复他。”

  “为什么找上我?”

  “他正准备出国。”

  边学道还是问:“为什么找上我?”

  女人说:“你说他下午跟你要10万回扣。我已经有了不少材料,还有几个老同事的证言,加上你的,我就能让他吃官司,出不了国。”

  边学道说:“你报复心这么强,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算计我?”

  女人静了一会儿没说话:“你手机能拍照吗?”

  “有什么关系?”

  女人说:“我这样给你拍,我若是算计你,你就让我身败名裂。”

  边学道忽然叹息一声:“他再怎么样你,你也不至于这样玉石俱焚吧?”

  女人问:“你帮不帮我?”

  边学道说:“你穿上衣服吧,我给你写一个证言。”

  女人走下床,从自己包里拿出纸和笔,还有一个证言范本。

  边学道在写字台上写证言,女人就那样站在一边看,边学道甚至能闻到她身上的沐浴液味儿。

  鬼使神差地,因为反感向斌的做派,边学道把他和向斌的对话录了音,不知道是这个女人运气太好,还是向斌出国在即放松了戒备,松懈大意至此。

  索取10万回扣,递到法院绝对算个事儿了。

  但边学道现在还不准备拿出这段录音。

  写好证言,签了名,看见女人从包里拿出一盒印泥,边学道苦笑一下,在证言上面按了手印。

  把证言递给女人,边学道说:“穿上衣服走吧。这证言不是因为看了你脱衣服,而是看在给你我牵线人的面子。”

  女人站在地上,仔细看了边学道写的证言,小心翼翼地折好,放进挎包夹层,拉好拉锁,却没有穿衣服:“我不够漂亮,也不是处女,但我真是良家,我喜欢你这样有男人味的男人,从中午见到你就喜欢上了。我恨别人骗我,我一样不喜欢欠别人情,这次你帮了我,过了今晚咱俩两清。”

  边学道知道女人嘴里说的“两清”根本言不由衷,以后真打上官司,九成九会请求自己出庭作证。

  但他真的已经是箭在弦上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女人,难以抗拒。

  ……

  ……

  早上五点,于今的电话吵醒了边学道。

  他用肩膀夹着电话,从被子里找到内裤穿上,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听于今跟他叨咕水军的操作方案。

  边学道不停地“嗯”着,听到不太合适的地方,就给出自己的意见。

  于今说:“人我已经联系好了,目前有80个人,这些人的费用怎么算?”

  边学道想了一下说:“一条帖子两毛,上不封顶。”

  于今问:“怎么统计条数?”

  边学道说:“论坛都有ID发言条数统计,每天让他们截图发给你。”

  于今问:“有人浑水摸鱼怎么办?”

  边学道说:“水至清则无鱼,只要效果好,不要在乎那三块五块的。”

  于今说:“好,有情况我再找你。”

  挂断电话,走回床边,边学道发现女人刚刚翻了个身,被子都堆到一边。

  来到这个时空两年多,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碰的女人,边学道多少有点小情结。

  他看着床上光滑的后背,开口问:“你叫什么?”

  女人呓语似的回答他:“燕琴。”

  边学道微笑着说:“我叫边学道,认识一下。”

  大家帮帮忙,给不让点月票,只求留在新书月票榜上。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