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银河战舰

  边学道一下呆住了。

  什么意思?

  这是把老板娘吃到嘴了?

  边学道看着一脸无奈苦相的孔维泽,不明白他占了便宜,怎么还这幅模样。

  钱!一定是钱!

  这小子把大三一年的费用都透支了,才换来一亲芳泽的待遇。

  边学道问孔维泽:“钱上需要我帮忙吗?”

  说了这么多,其实孔维泽一直在给自己鼓劲儿,想跟边学道借钱。

  可是他跟李裕、于今不同,他对边学道的事所知甚少,只是大概知道这个同学有钱,但在他心里五千一万都是大钱,一个大学生再怎么有钱,也不可能随便往外借。

  听见边学道居然主动问他需不需要钱,孔维泽差点哭出来。

  这句话,在孔维泽嘴边,想说又咽回去,想说又咽回去,反复了好几次,那感觉难受极了。

  现在这句最难说出口的话,边学道主动问了,孔维泽有点明白为什么于今、陈建、李裕都从心眼里拿边学道当哥们了。

  这人简直太懂人情了!

  既然说到这了,孔维泽就坦然了:“需要,其实我从进屋就想跟你说,但没好意思张口。”

  边学道说:“一个寝室住的哥们,有什么不好张口的,说吧,需要多少?”

  孔维泽想了一下说:“五千。”

  边学道问:“五千?”

  孔维泽理解错了,以为边学道嫌多,改口说:“三千也行。”

  边学道问:“你刚不是说花了九千么?”

  孔维泽说:“是九千,其他的我再跟别处想想办法。”

  边学道说:“得了,你也别四处求人了,我先借你一万。这样,你明天下午过来找我,我提了钱再给你。”

  孔维泽一下坐直了:“真的?四哥,太谢谢你了。”

  边学道说:“别来这套,谁不知道谁,以后有了记得还我。”

  钱有了着落,往日的孔维泽又回来了,鞠躬打千儿地说:“放心吧,我过了这关,忘不了四哥。”

  送走孔维泽,边学道在窗前站了好久。

  其实现在家里就有几万现金,但除了李裕,谨慎的边学道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家里放了大量现金,尤其是这个时候的孔维泽。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多少豪杰间接直接倒在了女人肚皮上,按孔维泽说的,他已经跟老板娘有一腿,这种事,有一就有二,开了闸口就一发不可收拾。

  万一下次老板娘再缺钱,孔维泽又为钱犯愁,而他又知道自己有在家里放钱的习惯,会不会在无计可施的情况,用其他方式从自己家弄钱?

  相识一场是缘分,帮还是要帮,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有些事不可不防。

  ……

  ……

  从媒体上得知皇马7月25日包机飞抵昆明,7月21日,吴天的“旅游签名团”登上了南去的火车。

  一起去的有5个人,吴天、刘毅松、许志友、成大器、段奇峰。

  带上孩子其实主要是吴天认为孩子更容易跟巨星们要到签名、求合影,而不让人过度反感。

  本来成大器和段奇峰的家长是不同意孩子走这么远的,但在孩子强烈要求下,加上刘毅松是老邻居,比较可信,尤其是吴天说了费用他出,两个孩子才顺利成行。

  六大巨星领衔的银河战舰,是足球史上最不可思议且不可复制的庞然大物,他们几乎夺去了这个时代所有的光芒。

  7月25日晚上,边学道接到了许志友用吴天手机打来的电话:“边大哥,你真该一起来。我见到了贝克汉姆、罗纳尔多、齐达内、菲戈、劳尔、卡洛斯……今晚我肯定睡不着了。贝克汉姆实在太帅了,太帅了……不说了,姐夫说手机漫游费贵,回去给你看照片。”

  贝克汉姆帅,全世界人都知道的事儿,这还用说么?

  边学道记得《天下足球》播贝克汉姆特辑《贝影》时,他在电视前聚精会神地看了一遍,后来还在网上重温了一遍。

  以2003年为坐标点,他知道几年后贝克汉姆会离开皇马加盟美国洛杉矶银河队,最后在巴黎圣日耳曼队挂靴。

  边学道甚至还能记起《贝影》里那段煽情的旁白:他是宠儿,也是弃儿。他被追逐,也被放逐。他在失重后赢回尊重,他在尊重中赢来更多的尊重。他在离开时已经没有离开。他叫大卫·贝克汉姆,一个总是牵动世界的人,在这一刻他是一个动人的球员。

  想着贝克汉姆多彩到无与伦比的半生,想到自己********做一个潇洒寓公,边学道觉得自己实在有点胸无大志。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全世界也只有一个大卫·贝克汉姆,全世界又能数出几个Easy-Lover?

  还是踏踏实实地赚足钱,然后当个无拘无束的寓公来得舒服自在。

  忙碌了大半年,忽然闲下来,边学道有点不知干什么好了。

  温师哥的工作室像下蛋的金鸡一样,稳定地给边学道产出着钞票,然而他插不上手,他也知道跟工作室合作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现在是暑假,学校里人少车稀,诚信自行车的收款箱一周清理一次都没问题。

  范红兵前阵子给边学道转来九万块,说是三首歌的彩铃收益。

  至于给报纸写评论,边学道已经很久不动笔了。

  边学道躺在床上睡到天黑,饿醒了。

  食堂不想去,顺着学校后门往小饭店集中的一条街溜达。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四山老板娘开的那家小饭馆,边学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抬腿就进了门。

  饭店里只有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在吃盖饭,这会儿饭也不吃了,正聚精会神地抬头看电视里播的皇马中国行,画面里,是一干巨星在红塔基地训练和与周围球迷亲切互动。

  边学道见过老板娘的丈夫,很帅的一个男人,但似乎因为生活和心情不好,看上去有点憔悴。

  边学道进屋,老板回头看了一眼,没动身,继续坐着看电视。

  老板娘过来招呼他,边学道随便点了两个菜,兴致勃勃地看电视里那堪称疯狂的欢迎围观现场。

  菜是老板娘做的,也是她送过来的,又给边学道盛了一碗饭送过来,见暂时没客人,老板娘脱去围裙,坐在老板身后,边看电视边休息。

  边学道低头吃饭,看几眼电视,再悄悄瞄几眼老板娘,莫名地就想到了孔维泽跟他说的话。

  坐在这里,边学道真的有点怀疑,孔维泽说的是真的吗?这个漂亮女人真的会看上他?

  老板娘知道旁边吃饭的男学生在偷瞄她,她坐在这儿休息本意也是秀一下自己的风情,让这些男学生以后常来照顾生意。

  她知道丈夫很反感这样,可又没有更好的揽客办法。

  小店位置相对太偏,又没挂牌子,学校开学时新老顾客口口相传生意还不错,这一到寒暑假,惨淡得不得了。

  今年暑假,靠的是丈夫开一辆二手面包车,到出租司机聚集的地方卖盒饭,和孔维泽免费帮忙送外卖,才在两边家里都有事需要钱的压力下撑过来。

  想到告诉她只要没出区,无论多远的生意都接,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脚不沾地送外卖的孔维泽;想到医院附近小宾馆里,糊里糊涂又疯狂无比的一次;看着身前丈夫头上的白头发,想到一年多来时硬时软多数时候软的丈夫,老板娘心里五味杂陈。

  她问自己,当年那么多人追求自己,手扒拉着挑,怎么就鬼迷心窍挑上了没钱、没家世、没技术、没工作,除了长得好看其他什么都没有的丈夫?

  命不好也就算了,运还不济,年纪轻轻就因车祸致残,这也都能忍,谁知丈夫在夫妻生活上越来越不自信,然后还对两人商量好的经营手段疑神疑鬼。

  哎,疑神疑鬼,疑神疑鬼,疑来疑去果然有了鬼。

  就在昨天,中午时候孔维泽来店里,老板当时正在外面卖盒饭,孔维泽在后厨给了老板娘三千块钱,说让她补上剩下的三千窟窿,老板娘不接,孔维泽就拉开老板娘系在腰间装钱的腰包,把钱放进去,扭头走了。

  老板娘觉得,相比于丈夫,孔维泽更像自己的冤家。

  《俗人》五一上架,求月票支持。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