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照这标准自勉

  回到售楼处,棕头发售楼小姐麻利地拿出一个新纸杯,给边学道倒了一杯果汁。

  然后回办公室拿出楼盘五证复印件,还有一个价目表以及计算器。

  “噼里啪啦”敲了一会儿,售楼小姐把计算器和一张纸递给边学道:“先生,房款是80万零3160。因为我们是现房,签了合同当场要付全款。还有,这张纸上是契税和大修等几项费用,您看一下。”

  老实说,这个价格大大超出了边学道第二套房子的预算。

  他原本以为35万怎么都够搞定了,可是他又真的很喜欢这套房子,他觉得遇见了、看见了就是缘分,往深里说,这个房子代表他的一个梦。

  曾经遥不可及的东西,现在有能力抓到手中,为什么不圆了这个梦呢?

  见边学道看着计算器不出声,售楼小姐小声提醒了一下:“先生,怎么样?”

  边学道说:“我要了。”

  售楼小姐的脸像花儿一样笑开了。

  能不笑么?

  跟她一起合租的女同事,被一个男客户连摸手带揩油,忙活了好几天,结果卡在折扣上,黄了。

  另一个,一对夫妻连续来看了一周,不仅房子里外陪着看了个通透,就连周边的公交站点和超市都陪着一起看了,还没定下来。

  再看自己接待这位,前后两小时,搞定!

  这才是爷们!

  成功的爷们!

  不是他成功,就是他爸成功,不是他爸成功,就是他爷爷成功。

  售楼小姐试探地问:“要是没什么疑问,先把订金交了?”

  边学道摸了摸兜:“我身上钱不够,明天我来交不晚吧?”

  售楼小姐刚刚充满阳光的脸一下垮了:“只要不是碰巧下午就有人看中这套房子,就没问题。”

  强笑着让边学道留了个电话,把边学道送出门,转回身心里一阵叹息:白高兴了,浪费一杯果汁。

  回到家里,边学道不想再出去了,他脑子里都是刚看的这套房子。

  他觉得自己再扑腾几年,囤点地铁房,囤点学区房,囤点商铺,若还有闲钱,再投资几个细水长流的营生,三十岁之后,领着父母和心爱的女人一起看看世界各国、走走全国各地,累了就回刚买的房子里,看看书、弹弹琴、喝喝茶、养养花、遛遛狗,人生该有多美!

  想着想着,边学道就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经擦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问了父母的身体,说再过几天工作上的事一了就回家。

  第二天,李裕的车送修了,边学道打车去交定金。

  边学道倒是想过省了交定金这道程序,直接签合同交全款,但他觉得这么做似乎有点太冒失。

  毕竟昨天才看了一次房子,马上还要回家,再说也不急着用房子,交了定金,多想想,多去看几次,小心点总没坏处。

  进门时,昨天的棕头发售楼小姐正在给人介绍楼盘,看见边学道来了,跟顾客说了声“稍等”,热情地过来跟边学道打招呼。

  把边学道安排在座位上,告诉他送走这个顾客就来给他办,让一个相熟的同事帮边学道倒了杯水,回去陪顾客看模型了。

  没几分钟,送走了刚才的看房人,棕头发坐到边学道对面:“先生是来交定金的?”

  边学道点头说:“是”。

  从包里拿出钱:“这是5万定金。”

  棕头发从办公室拿来认购书,标明了定金金额,确定了房子的面积、单价、总价、付款方式,约定半个月内签订购房合同、交付全款。

  棕头发看着边学道在上面签了字,提醒他:“先生一定要在半个月内交款哦,不然算违约的。”

  边学道笑着感谢了她一句,问棕头发:“我能再去看看房子吗?”

  棕头发还是很喜欢边学道这个爽快的男客户的,跟同事说了一声,拿上钥匙陪边学道去看房子。

  这次棕头发话多了不少,告诉边学道不少她知道的跃层户型装修时的注意事项。

  边学道东摸摸西看看,心里想的是当初自己如果能给徐尚秀买一套这样的房子,她该有多高兴!

  可惜人是物非,变却故人心。

  在房子里盘桓了20多分钟,跟棕头发回到售楼处时,边学道遇到了一个半熟人——关淑南。

  关淑南今天是陪一个家境不错、准备结婚的女同事来的。

  女同事的父亲是系统里的老人,母亲是公务员,找的男朋友继承家业是个商人,据说发展得不错。虽然出身优渥,但女同事为人很好,不狂不懒,是关淑南在单位最好的朋友。

  女同事是独生子女,男朋友大半年来一直在外地发展业务,最近看婚房都是拉着关淑南一起,关淑南已经陪她跑了大半个松江。

  好几处关淑南觉得已经很好的楼盘,女同事却说怕过不了男朋友的关,说男朋友喜欢树喜欢静,就摸到了“林畔人家”。

  两人一下就看中了“林畔人家”。

  不仅女同事喜欢这里,关淑南也反复流连在模型前,幻想她和陈高远能生活在这样的房子里。

  不过很快她就从幻想中清醒过来,之前她看上一套21万的房子,在网上发给陈高远,陈高远留言说买那么大的房子没用,收拾还累人,再说现在钱也不够,凡事不要想一步到位。

  看见陈高远的留言,气得关淑南把自己在纸上画的格局草图撕个粉碎。

  我怎么就想一步到位了?

  结婚后有了孩子要不要房间?

  老人来照顾孩子要不要房间?

  20万的房子,也不是全要你拿,就满嘴的不高兴,暗指我好高骛远。单娆在学校找了个男朋友,比你小了近10岁,还没出校门就有100多万的存款。你一直觉得自己很有出息,可是钱呢?钱呢?拿你的学位证去售楼处看顶钱花不?

  当然,这些话关淑南没有敲进邮件,都是在自己肚子里翻滚,但她对陈高远长久以来的崇拜已经日渐稀薄脆弱。

  女同事在售楼处门口给男朋友和家里分别打了电话,征求意见,初步选定一套85平米的跃层户型。

  售楼小姐百般催促,一会儿说这套昨天刚有人来看过,很有想法。一会儿说今天定下来可以给个折扣,不然就算明天来可能都有变化。

  可惜女同事不为所动,一直按着自己的节奏,稳稳坐下,让售楼小姐拿户型图,拿开发商资质证书等复印件,让售楼小姐帮着计算房子总价,然后开始狠侃折扣问题。

  关淑南插不上话,百无聊赖地坐在旁边听两人斗智斗经验,听了一会儿,从同事手里拿过户型图,仔细看着装修格局。

  就在这时,边学道和棕头发走进售楼处。

  从房子里出来,边学道本想直接走,但临时想到自己手里还没有房子的户型图,就跟棕头发一起回来拿一张。

  关淑南看见边学道时,边学道也看见了她。

  既然是单娆的发小,边学道就不能装作不认识,走过去跟关淑南说:“真巧,来看房?”

  关淑南站起来说:“是啊,真巧,不是我看,陪同事来的。”

  边学道说:“不打扰你们了,下次去森大,我和单娆请你吃饭。”

  关淑南说:“好的,去了一定找你们。”

  边学道和棕头发打了招呼,带上东西走了。

  关淑南话在嘴边的一句“你也来看房”始终没机会问出来。

  视线追着边学道背影一直追到路口拐角,关淑南悻悻地坐下,眼睛在跟边学道一起进来的棕头发身上转来转去。

  想找棕头发问问边学道来干嘛,又猜到人家八成不会告诉她,尤其是同事还在旁边,同事知道自己未婚夫在国外,都是千精百灵的人,自己一句话问出口,同事就可能猜到什么。

  关淑南运气很好。

  这会儿来售楼处看房的人很少,棕头发和另一个黑头发售楼小姐坐在一旁喝水。

  黑头发问棕头发:“刚才走的,今天定了?”

  棕头发:“嗯,定了。”

  关淑南听到这句,心重重地跳了两下。

  黑头发:“一共来几次?”

  棕头发:“算今天两次。”

  黑头发一脸羡慕嫉妒地说:“我怎么就碰不上这样的客户?哎,他家几口人住?”

  棕头发:“没说。”

  黑头发:“他定的是哪个户型?”

  棕头发:“A03。”

  黑头发:“有眼光……”

  这时从办公室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问棕头发:“刚才那个姓边的客户跟你约好具体哪天签合同了么?”

  棕头发双手握着水杯说:“没具体定,但认购书上写明了,半个月内。”

  同事还在跟售楼小姐砍价算账,关淑南装作无聊的样子,站起来,在售楼处里走动。

  找到一叠户型图,从里面翻出A03,她一下就爱上了这个房子的格局。

  离开售楼处时,关淑南把手里的户型图装进了随身挎包。

  虽然关淑南一直没说自己也要买房,但售楼小姐见她容貌气质俱佳,正是结婚线上的年纪,判定是个潜在客户,也就没多问。

  走出门来,同事问关淑南:“这儿的房子你也看好了?”

  关淑南说:“看好了,买不起,拿回去一张给陈高远,让他照着这个标准自勉。”

  收到通知,《俗人》五一上架,向大家求保底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