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只有我自己

  考完所有科目,单娆回家了。

  自从董雪那天登门,边学道连着几天打董雪电话,都无人接听。很显然,董雪不想接他电话,边学道只能等过些日子董雪气消了再说。

  单娆不在身边,边学道刚刚有大把时间,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打算立刻回家。

  然而,送走了单娆,自由归自由了,可是没有单娆满屋子里溜达,房子里空荡荡的,边学道很不习惯。

  晚上,他甚至跑到还留有单娆气息的东卧室睡了两宿。

  单娆走后的第三个晚上,在外面跑了一天的边学道吃了东西,跟单娆发了几条短信,早早睡下。

  半夜快到12点的时候,电话响了。

  睡眼朦胧地找到电话,接起来,里面传出董雪的声音。

  董雪似乎喝醉了,好像还走在路边,电话里偶尔传来汽车驶过的声音。

  “扰你好梦了吧?嗝……”从说话就能听出董雪正在打晃,还打了一个嗝。

  边学道一下睡意全无:“董雪,你喝酒了?你在哪里?有人在你身边吗?”

  “没人!没有人,只有我自己。”董雪似乎左右看了眼,然后继续对着电话说:“我看了,真没人,就我自己。”

  边学道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了,这时候董雪一个醉酒女孩在路上晃荡,实在太危险了。

  起床穿衣服,他问董雪:“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告诉我你的位置!”

  “不……不用,你在家陪你女朋友吧,我没事,我刚才想打给我爸,拨错号了,再见!”说完董雪就把电话挂了。

  边学道哪里能放心,万一董雪就这样睡在马路上,万一出点什么事儿,他简直不敢想。

  回拨给董雪,电话通了半天,没人接。

  继续回拨,终于接了。

  董雪刚“喂”了一声,边学道严肃地跟她说:“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电话里静默了半天,董雪说:“新世界门口。”

  这个点儿已经不好跟李裕要车钥匙了,边学道一路飞奔跑到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新世界。

  在新世界门口看到董雪时,她正坐在条椅上看着前方的路灯发呆。

  董雪看见边学道,眼睛里的情绪复杂之极。

  边学道走过去,仔细观察董雪的眼睛,发现她醉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拉着董雪说:“起来吧,我送你回家。”

  “不!”董雪挣脱边学道的手:“让我再坐一会儿,就一会儿。”

  边学道只能坐下来陪她,把手表递到董雪面前说:“只坐5分钟,5分钟后我必须送你回家。”

  董雪看了一眼表,没接话,直直地看着路灯。

  5分钟还没到,董雪站起来,看着边学道说:“走,带我去唱歌。”

  边学道说:“这都几点了,你家里不担心你?”

  董雪说:“我出来时说去女同学家,已经说好不回去了。”

  边学道心想:你家对你还真放心。

  “我要去唱歌,你去不去?你不去我自己去。”说完董雪走到路边拦车。

  刚好一个空出租车经过,停在了董雪身边。

  见董雪已经拉开了后座车门,边学道没办法,追过去,坐在副驾驶上,告诉司机:“找家还在营业的KTV。”

  司机意味深长地看了边学道一眼,又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董雪,吧嗒吧嗒嘴,向前开去。

  进到包间,服务生问边学道:“先生要什么酒水?”

  边学道说:“什么酒也不要,来两个果盘,两盘坚果,再来一桶爆米花。”

  服务生把东西送齐,关上包间门走了。

  见服务生走了,董雪脱掉外套,露出里面的半袖T恤,兴致勃勃地开始点歌,也不管边学道,她先唱了一首《红豆》:

  “还没好好地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

  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

  有时候,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唱完半首歌,董雪放下麦克,回头问边学道:“我唱得怎么样?”

  “挺好。”

  “给我点儿,别你自己吃。”董雪把麦克交给边学道,开始吃水果。

  边学道没办法,只能接着唱。

  吃了一会儿,董雪又去点歌,这次是《只有我自己》。

  “曾经欢天喜地,

  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

  走过千山万水,

  回去却已来不及。

  曾经惺惺相惜,

  以为一生总有一知己,

  不争朝夕,不弃不离,

  原来只有我自己。

  纵然天高地厚,

  容不下我们的距离,

  纵然说过我不在乎,

  却又不肯放弃。

  得到一切,失去一些,

  也在所不惜,

  失去你,却失去

  面对孤独的勇气。”

  渐渐地,董雪后背靠在了边学道身上。

  边学道知道董雪在向他表达什么,他知道董雪对他的感情,他也喜欢董雪,可是他有一道心结需要解。

  单娆的出现,突如其来,而且难以抗拒,她彻底搅乱了边学道的感情世界。

  边学道越是在乎董雪,越不敢在这个时候逾越雷池,他不能在自己还没有梳理好感情的时候,许给董雪不可能实现的诺言。

  看着董雪选歌,越选节奏越快,后来甚至又唱又跳,边学道心里的苦涩越来越浓。

  他终于走过去,拉住正跳得起劲的董雪说:“别跳了,歇一会儿吧。”

  董雪甩脱边学道的手,看着大屏幕说:“不,我要跳。”

  边学道再次抓住董雪的胳膊:“歇一会儿,下一首再跳。”

  董雪说:“下一首你陪我一起跳。”

  边学道说:“我陪你。”

  听见这句“我陪你”,董雪仰头说:“吻我一下。”

  边学道看着董雪说:“你醉了。”

  “吻我一下。”

  “咱两先坐下。”

  董雪的眼泪忽然就下来了,坚持说:“想想我对你的好,吻我一下。”

  边学道再也藏不住自己的感情,看着董雪的嘴唇低下了头。

  两人气息渐重,董雪忽然咬了一下边学道。

  董雪看着边学道的眼睛,董雪问:“疼吗?”

  见边学道看着她不说话,董雪说:“我不会放弃的,因为是我先看中你的,如果你跟别的女人结婚,我就去婚礼上把你抢走。”

  ……

  ……

  两人紧紧抱着,酒精渐渐在董雪体内化成挡不住的困意,直接睡了过去,怎么叫都叫不醒。

  边学道几乎是把董雪抱出KTV的。

  这时已是凌晨2点多,回家太麻烦了,而且李裕经常大清早突袭他家,万一让李裕看见单娆刚走董雪就出现在他家,虽说李裕百分之百不会说出去,但以李裕专一的性格,难免在心里鄙视他脚踩两只船。

  前面几十米处有一家宾馆,边学道抱着董雪走了进去。

  把睡在隔间里的服务人员喊出来,边学道说要开一间房。

  打着哈欠的中年女人抬眼皮看了一眼边学道怀里的董雪,见怪不怪地说:“押金300。”

  把董雪放在床上,边学道也累出了一身汗,他懒得冲凉,替董雪盖好被子,就关了灯,在另一张床上和衣而卧。

  两人一直睡到上午9点多,才先后醒来。

  董雪侧躺着,看着对面床上还在熟睡的边学道,思绪纷乱如风中的梧桐叶。

  在董雪灼灼目光的注视下,边学道似有所觉,一下睁开眼睛,董雪避无可避,两人相对凝视了好久。

  董雪坐起来,用手梳拢头发。

  边学道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这个姿势下董雪身上特别突出的部位,然后迅速移开:“送你回家?”

  董雪点头:“嗯。”

  跟董雪分开,回家休整了一下,刚想出门继续踩点看房子,李裕来了。

  一进门李裕就说:“昨晚我的车被人砸了。”

  这章歌词多,提前发给大家,晚上还一更。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