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苦肉计VS栽赃嫁祸

  整个考场的考生都停下了笔。

  两个监考的眼睛里带着愤怒的火花,站起来寻找声音来源。

  走廊里,脚步声响起,显示流动监考正向声音源头赶来。

  陶庆也停住了笔,一脸茫然地抬头看着监考。

  他周围的考生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像看英雄,又像看白痴,眼神里既有佩服,也有不解。

  两个监考很快确认了声音来源。

  一个站在讲台上狠狠地注视几个想趁乱摸鱼的考生,一个迅速走到陶庆桌子前,毫不客气地说:“你站起来。”

  陶庆听话地站在一旁,监考开始检查他的桌堂。

  考试袋全看了,没有别的。

  监考伸手在桌堂里摸了一遍,没东西,又在桌子下面摸了一遍,忽然停住了,眼神不善地看了陶庆一眼,蹲下去,把粘在桌子下面的缩印词典撕了下来。

  陶庆一下傻了!

  周围的考生也傻了!

  这是什么样的神人啊!胆子还真大啊!

  缩印词典是不会“嘀嘀嘀”叫的,这点大家都清楚,监考看着陶庆,不带感情地说:“拿出来吧!”

  陶庆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他完全没注意监考跟他说什么,只是盯着监考找出来的那本英语词典。

  见陶庆不动,监考开始搜查椅子。

  这时,流动监考到了。

  看见考场里的样子,流动监考向陶庆座位走过来,正好,监考找到了BP机。

  标准的人赃并获!

  监考和流动监考交换了一下眼神,什么也没说,收拾起陶庆的东西和考卷,拉着陶庆出了考场。

  剩下的考生难受极了!

  尤其是几个身上带着手机、BP机等着传答案的考生,把陶庆全家几代都问候了个遍。

  大家都在想:这得是什么样的脑残,进考场不把作弊工具调振动?

  陶庆两眼无神地跟着流动监考走到楼门口,流动监考和另一个老师交代了几句话,带着陶庆到了教务处。

  陶庆站在教务处门口,一动不动。

  流动监考跟教育处的人交接,不时指陶庆一下。

  现在陶庆脑子里嗡嗡响得厉害,耳朵里像小时候调广播,夹在几个频率中间时传出的混杂声音,一下这个声音清晰,一下那个声音清晰。

  他狠狠地闭了几下眼睛,希望眼前离奇的一切都是梦境,结果他失望了。

  流动监考离开后,教务处的老师拿起从陶庆椅子下找到的BP机看了一眼,“啪”的一下扔在桌子上,双手虚握,放在面前的办公桌上,看着陶庆:“说说吧。”

  ……

  ……

  监考回到考场,像跟其他考生有仇一样,看谁稍有动作,直接收卷。

  这个考场实在太压抑了,离考试结束还有10分钟,差不多都交卷走了。

  大家急着回去跟同学讲自己考场的神奇见闻:一个开着铃声作弊的家伙。

  事实上,考试当天,除了同一考场的考生知道,几个监考知道,以及附近考场听到BP机铃声的人会猜测一下,陶庆的事还没有扩散开来。

  王德亮急切地想知道结果,同时他知道绝不能在面上表露出一丝异常。

  中午,陶庆一直没有回来。

  大家也没太在意,毕竟人家有女朋友,万一4级考得好,两人出去庆祝了呢?

  下午,陶庆还是没有回来,王德亮估计陶庆八成中招了。

  晚上8点多,陶庆终于回来了。

  看见陶庆失魂落魄的样子,王德亮已经可以确定陶庆这下惨了。

  果然,陶庆对寝室同学的问话不搭不理,睁着眼睛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吓得最爱跟陶庆套近乎的老七都躲开了。

  一直到寝室熄灯,陶庆一动没动。

  第二天是周日,寝室全天给电。

  电视里正在播一期《同一首歌》,一个室友拿着遥控器加音量,陶庆突然蹦起来,抢过遥控器,狠狠摔在寝室门上。

  “啪!”遥控器摔得四分五裂,碎片蹦了半屋子。

  陶庆踩着遥控器碎片走出寝室。

  晚上,陶庆醉醺醺地回到寝室时,大家已经知道他4级考场作弊被抓的事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几乎整层楼都知道陶庆就是那个BP机不调振动在考场接收答案的神人。

  大家谈论着、猜测着、嘲笑着、引以为戒着……

  下午班长跟王德亮他们说过这事后,王德亮立刻用短信跟边学道确认了消息。

  边学道回的是:过几天咱俩单聚。

  这是王德亮最想看到的回复。

  整件事,他毫无疑问是第一功臣。

  王德亮甚至隐隐期望边学道能再给他点奖赏,因为最近王德亮刚吃到周虹,正是蜜意情浓之时,他出手又极大方,很是给周虹买了几样礼物表达爱慕。眼下手里的钱在全寝来看肯定是富裕的,但要支撑跟周虹出去开房、吃饭、逛街,半个月后就得弹尽粮绝。

  一身酒气的陶庆在床上呼呼睡着,寝室里其他人都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弄出声响。

  大家听班长说,4级不同于校内考试,属于国家考试,处分格外严厉。

  像陶庆这样当场被抓到,不仅以后几年都考不了4级,一般都是开除学籍处分,最轻也是留校察看。

  无论平时在寝室里和陶庆的关系怎么样,现在陶庆落到这步田地,就像健康的人看着时日不多的绝症患者,多多少少心里都有点同情和怜悯。

  能忍就忍一下,能让就让一点,能迁就就迁就一下,说不定过几天他就打包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陶庆起床,从柜子里找出一堆东西,拿着出了门。

  出门前,陶庆踢到了不知是谁放在地上的一个空饮料瓶。

  好一会儿不见陶庆回来,寝室一个被饮料瓶声弄醒的细心男生出去看看情况,结果看见陶庆站在公共阳台栏杆边,正在一张一张撕着他给大家看过的高中时候的考试大榜,边撕边做天女散花状,向楼下洒着碎纸片。

  从侧面看过去,陶庆的小半个身子都探出了栏杆。

  这可是5楼啊!

  男生立刻就清醒了,他没声张,跑回寝,喊醒寝室的其他同学,跟大家说:“老大要跳楼!”

  “什么?”两个上铺的男生“噗通”一下跳下床,嘴里喊着“在哪在哪”,光着脚就往走廊跑。

  王德亮也一头汗,这要真把陶庆逼死了,自己以后还怎么踏实睡觉?

  寝室男生一起跑到水房阳台,二话不说,大家扑过去就死死抱住陶庆,抬手抬脚,抬回寝室。

  然后派人去班长寝室拍门,把班长喊了过来。

  班长到了王德亮寝室,听大家一说,也吓得够呛。

  立刻安慰陶庆说:“老陶啊,千万别想不开,多大个事啊?我跟你说,大学跟社会一样,凡事都有商量。你没看法律都能讨价还价忽紧忽松吗?可别钻牛角尖啊!你放心,教务处我说不上话,导员那儿,我一定帮你说好话,让导员去跟教务处说。你信我的,只要诚恳认错,好好商量,没有一棒子打死的,都会给个机会。”

  听了班长的话,陶庆居然哭开了。

  不是嚎啕大哭,而是凄凄切切的哭法。

  所有人都被他哭伤心了,只有特别关注陶庆表情的王德亮捕捉到了开哭之前陶庆眼睛里的一丝狡意。

  我靠,苦肉计!?

  近期剧情调整,每天晚21点更新。感谢大家支持。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