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应似飞鸿踏雪泥

  跟买房前无人可以商量一样,买房后的喜悦同样没人可以分享。

  他可以花几千请同学吃饭,可以出两万帮陈建买笔记本电脑,可以出钱帮李裕录歌,大家印象里他是个家里有钱又肯为朋友花钱的人,这些钱都不是白花的,都可以让边学道收获些什么。

  但买房不一样,中国人从老到幼,房子观念都很重,普遍认为房产是人一生中最大的资产之一。

  如果他买房的消息透露出去,无论什么关系的人,都可能产生嫉妒、眼红、探究的心里,甚至老师可能都会查一查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这不是边学道想看到的,毕竟他的钱是灰色的。

  没人分享好过麻烦缠身,还是自己庆祝一下算了。

  沈教授老两口搬走了,除了送给亲朋好友一些,大部分家具都留给了边学道。

  送老两口走的时候,边学道说以后要是回松江访友、消夏,可以回这里住,反正这么大房子就他一个人。

  老太太笑呵呵地连说“好”。

  站在客厅中央,把所有房间的门都打开,边学道有点庆幸自己做出买房的决定。

  房子采光好、格局好、装修也不错,最主要的是,他是这里的主人,这里是他的家,除了飞机大炮强拆队,谁都不能撼动他对这个房子的支配权。

  因为喜欢看篮球场、体育场,边学道还是住在自己原来租的那个房间,花了几天时间,他换了一组沙发、一套家庭影院和高品质音响,换了全套的厨房用品,买了一台冰箱。

  边学道自己做了几样拿手菜,开了一瓶葡萄酒,打开音响,一个人在餐厅吃饭。

  酒度数不高,但是越喝越孤单,越喝越想现在要是有个人在身边陪自己该多好?

  边学道想到了同在一个校园里的徐尚秀,想到了远在天津的董雪,甚至想到了跟他表白过的李友成。

  窗外下起了雪。

  顽皮的北风卷着雪花,打着旋儿从窗前掠过。

  边学道记不清这是2002年的第几场雪了,但他知道过两年会出现一首叫做《2002年的第一场雪》的歌。

  边学道进屋找吉他,想自己弹一首,才发现吉他不见了,他猜得出,肯定是李裕拿走了。

  吃完饭,没有收拾桌子,边学道拎着小凳又去了老地方。

  自从上次想通之后,他已经有一阵子没去10A后门了,今天特殊,酒入愁肠,他特别想看到徐尚秀,看一眼就行。

  外面雪大风也大。

  边学道如愿看到了徐尚秀,也看到了陶庆。

  陶庆在徐尚秀前面倒着走,用身体给徐尚秀挡风雪,手里拿着一把伞,撑在徐尚秀头上,徐尚秀不时把陶庆举着伞的手向他的方向推一点,陶庆马上又会把手举过去。

  看着两人走进11A,看着两人在大厅说了一会儿话,看着陶庆举着伞一个人走远,边学道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把什么东西想岔了。

  然而边学道性格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他很有耐力,他想好了的事,就算咬牙硬抗,也一定坚持到底。

  故态复萌。

  大雪连下了四天,每天边学道都要去坐一个多小时。

  好多人打电话劝边学道,他都是笑,不表态。

  周三这天,雪格外的大,大家能不出门都不出门,都在寝室猫着,校园里路上的人很少。

  边学道坐在10A后门的角落,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落下,飘飘荡荡的,阻挡着人的视线。

  坐了不到20分钟,边学道全身就已经冻透了,他尽量把自己缩进拐角,不时地搓搓手、搓搓脸,或者站起来,原地蹦跳几下。

  边学道如此坚持,因为直觉告诉他,这几天徐尚秀都在楼上看着他,他有一个预感,徐尚秀要来见他了。

  雪落如禅。

  大雪中,似乎有一种无声旋律在天地间流淌,激荡吟诵,缭绕扶摇。

  11A的门开了。

  一个穿黑色长羽绒服的人从门里走出来,站在门口,打开一把伞。

  透过雪花看着那人的动作,边学道心跳加快,虽然看不清样子,但边学道熟悉那个人的身形和仪态。

  黑羽绒服撑着伞,穿过层层雪幕,径直向边学道的方向走来。

  来人带着猫耳朵帽,围着枣红色围巾,步态均匀,边学道已经可以断定是徐尚秀。

  果然是徐尚秀!

  走到边学道跟前的徐尚秀,静静看着半边衣服挂着雪花的边学道,那双边学道熟悉的眼睛像静湖一样,平静却不可捉摸。

  边学道孩子一样对着徐尚秀笑,这是他重生以来最本心的笑容。

  徐尚秀看着他笑,没说一句话,微蹲,把手里的伞放在边学道脚下,转身就要走。

  “等等。”边学道喊住徐尚秀,徐尚秀回头用眼神问边学道干什么。

  边学道解开大衣扣子,从里兜摸出一张纸,把纸递给徐尚秀。

  纸上还带着边学道的体温。

  徐尚秀盯着纸看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边学道,伸手接过纸,揣进大衣兜里,转身走回了11A。

  风还是那风,雪还是那雪,可是在边学道眼里跟刚才却已经完全不同,它们仿佛突然被赋予了生命,欢快地歌唱、欢快地起舞、欢快地游览人间。

  心思玲珑的徐尚秀,这是要告诉边学道,她知道边学道的心思,给他伞,不是让他继续等,而是让他拿着伞回去,说明她开始关心他了。

  徐尚秀回到寝室,寝室同学都很奇怪她怎么刚出去就回来了。

  寝室老大问她伞怎么没拿回来,徐尚秀说刚在楼门口碰见同学,借给同学了。

  换好衣服,徐尚秀把兜里的纸夹在一本书里,拿着书去了寝室楼里的自习室。

  徐尚秀在这里有一个固定的小桌子,位置很不错,离暖气很近。

  心不在焉地翻了一会儿书,看四周人不多,也没人注意她,徐尚秀拿出了夹在书里的那张纸。

  纸是很结实很素净的信纸,看折叠的边缘,似乎在身上放了很久。

  徐尚秀打开信纸,看见了一纸漂亮的笔迹:

  “你说人生如梦

  我说人生如秀

  哪有什么不同

  不都一样朦胧

  朦胧中有你

  有你跟我就已经足够

  你就在我的世界

  升起了彩虹

  简单爱你心所爱

  世界也变得大了起来

  所有花都为你开

  所有景物也为了你安排

  我们是如此的不同

  肯定前世就已经深爱过

  讲好了这一辈子

  再度重相逢”

  徐尚秀读了三遍,也没明白这是诗还是什么,尤其是不懂里面说的“朦胧”、“前世”、“再度重相逢”是什么意思。

  徐尚秀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这个叫边学道的男生肯定知道自己的QQ号,不然不会写什么“人生如梦”、“简单爱”。

  这也不奇怪,上大学后,很多新同学都交换了QQ号,知道她号的人不少。

  其实知道有男生喜欢自己、追求自己,如此执着地表达心意,徐尚秀心里还是挺开心的,但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复读的一年,要不是陶庆在旁边陪着她,想尽办法鼓励她,教她一些自我调节、自我暗示的方法,她可能坚持不下来,就算坚持下来,也很难考上一本。

  徐尚秀知道陶庆的心理素质不好,脾气有点急,还有点小心眼,但这个男生从没对她说过一个“不”字。

  如果有人追求,就放弃陶庆,徐尚秀做不出来。

  把信纸叠好,随便夹在书里,徐尚秀开始自习。

  徐尚秀再次想起这张信纸,是几天后电视里一个音乐节目播报最近一周热门歌曲排行榜,播放第三名歌曲时,她发现歌词唱的跟信纸里写的是一样的。

  翻出信纸看了一遍,徐尚秀已经确定边学道抄的是这首歌的歌词。

  抄歌词徐尚秀没意见,可是情歌无数,不能抄一个意境更真诚贴切点的么?这就是追求人的诚意?

  世事就是这样,最切合边学道心境的东西,在徐尚秀眼里完全不知所云,风马牛不相及,边学道坐守两个月,仅仅在徐尚秀心上敲开一道缝隙。

  徐尚秀看到的那期音乐排行榜边学道也看到了。

  节目里放的MV是长发飘飘和唐涛找人制作的,前阵子边学道忙房子的事,最后是李裕去把关的。李裕去之前边学道告诉李裕一个底限,两人不能露脸,不能出现政治错误,可怜的李裕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政治错误。

  这是边学道第一次看到自己歌曲的MV,制作得跟周蕙的《约定》很像,里面的故事讲得还算圆满。

  看到《再度重相逢》上榜,李裕一下蹦了起来,一手拍边学道,一手指着电视:“看,看,看……”激动得说不出别的话。

  边学道也很高兴,但没李裕那么激动,他早知道这首歌的实力,这不过是应得的名次,他在想的是徐尚秀看到这个MV时会感动成什么样?

  人都说关心则乱,还有句话叫当局者迷,确实是这样的。

  多数时候边学道已经相当理性了,但还是在徐尚秀身上反复出昏招儿,如果他能猜到徐尚秀看到歌词后的心理活动,他肯定会在纸上改抄伍佰的《爱你一万年》。

  俗人写《俗人》,大家多包涵。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