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好人李裕

  驾校学习很平静,边学道是轻车熟路,李裕是游刃有余。

  边学道吸取了前世不送礼总吃亏的教训,第一时间给教练送了条好烟,让他照顾一下自己和李裕,后来教练发现这两个都是熟手,根本不用自己照顾,于是对两人的态度就非常客气。

  半个月后,边学道这组转来两个女学员,直接跟着他们组的进度练,其中一个女的,边学道觉得有点面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她。

  李裕跟教练关系熟,从教练那儿得知,这两个女的原本是另一个教练带的,小姑娘长得太漂亮,原先那个教练好这一口,一上车指导就特别黏糊,借机挨挨碰碰的,其中一个忍了,另一个直接给了教练一耳光。

  打人的女学员随后下车打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驾校经理打电话把挨打的教练一顿臭骂,然后把两个女的送到这个好钱不好色教练的组里。

  组里塞人,干啥都要排队,本来大家是不愿意的,可两个小姑娘长得秀色可餐,其中一个还明显脾气硬有背景,大家也就没说什么。

  一天,两女中的一个在练车,李裕和边学道在边上抽烟。

  李裕指着移动中的车说:“就这个打的教练,我在咱教练那儿看到名单了,叫廖蓼,这名牛吧?也怪我语文没学好,俩字都是回家查字典才念准的。年轻漂亮女人来学车,不是亲爹有钱就是干爹有钱,反正有一个有钱的。”

  “你爸也有钱,说人家?”边学道逗李裕。

  “靠!我是男的。”李裕接着说:“等我和李薰有了孩子,女孩就认边嫂当干妈,男孩就让你当干爹。”

  “有区别?”边学道问。

  “女孩有干爹,听着就不舒服,我女儿只有干妈,没有干爹。”李裕一本正经地说。

  “滚蛋!别找我老婆,找寡妇认干妈去。”边学道刚伸脚,李裕就跑开了。

  廖蓼走下车,远远看到边学道和李裕蹲在一棵树下说话。

  廖蓼第一天换到这组,就认出了边学道。

  那个去年在冰场撞倒自己的男生,今年在体育场一脚球差点砸到自己的男生,现在在驾校还能遇见他,若不是自己偶然换到这组,若不是边学道和李裕看她的眼神都很从容,廖蓼简直怀疑这个男生和左亨一样是来追自己的。

  男生的眼神告诉廖蓼,他并不记得她。

  廖蓼没有其他女生常有的矛盾心理,怕别人纠缠又恨别人无视,廖蓼最喜欢别人无视她,不干扰她既定的生活计划。

  这个阶段的廖蓼,不排斥男人也不接纳男人,看见顺眼的可以做朋友,对,朋友,在她眼里只有同性朋友,没有异性朋友,如果做了朋友,异性也是同性。

  想玩暧昧,想从友情攀向爱情,没门!

  大一一年两次考试,廖蓼都是全系第一。

  廖蓼的目标是4年都要保持第一,要当一个24K金的学霸。

  廖蓼是学霸,温师哥是黑客。

  温师哥是个黑客,边学道最近才知道。

  其实边学道现在也算黑客,不过他是纯赚钱型的黑客,而温师哥是攻击型的黑客。

  前阵子,边学道放外挂的论坛被攻击了,边学道郁闷得不行,这么个小论坛,谁吃饱了撑的攻击自己干嘛?

  边学道手忙脚乱地应付了一阵,发现不是对手,就关了服务器。

  于今和李裕分析,八成是传奇外挂的竞争者干的,边学道想想很有可能。

  他们这个小团队,边学道是技术核心,他都搞不定,别人更不行。

  没办法,边学道想到了工大的王文凯,给王文凯打电话说了下情况,问他能不能应付,或者能不能找到熟悉黑客攻击的同学?

  过了一会儿,没等到王文凯的电话,等到了温师哥的电话。

  温师哥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问清边学道住的位置,说他打车过来,一会儿就到。

  李裕和于今已经在屋里了,见边学道又领了一个人来,沈教授有点不高兴,但没说出来,边学道心里很抱歉,但现在也顾不得了,耽误一天要少不少收入呢。

  打开服务器,温师哥看了看情况,从包里拿出一个移动硬盘,刚要连接电脑,停住了,扭头问边学道:“可以吧?”

  边学道知道温师哥指的是什么,但用人不疑,他肯定地点头。

  通过反跟踪,温师哥很快找到了攻击源头,跟着寻找对方的弱口令,然后开始攻击。

  有些地方边学道能看懂,有些看不懂,他现在不求弄懂,只求弄死对方。

  黑客之间有一些独特的信息传递方式,过了一会儿,温师哥抬头说:“对方认输了,还继续吗?”

  边学道摇头,说:“就这样吧。”

  和解是最明智的选择。

  对方怕的不是边学道,是温师哥。

  黑客这个群体,性格大多有点奇怪,要是因为一时意气把对方弄急了,以后天天守着边学道使坏,又不能每次都找温师哥,那不是找不自在嘛!

  自己学?哪还有精力啊!

  边学道把温师哥送下楼,温师哥说:“这是第二次来你们学校,上一次没仔细看,陪我转转?”

  边学道知道温师哥有话要跟他说,就说:“行,我带你走走。”

  走了好长一段路,温师哥问:“你做外挂?”

  边学道知道只要让温师哥看了论坛,八成就瞒不住他。

  “是。”

  “做多久了?”

  “第一次找文凯和你买电脑就开始筹备了,今年才走上轨道。”

  温师哥听了,不置可否。

  “做外挂是你们谁的主意?我指包括刚才屋里那两个。”

  “我的主意。”

  “谁是技术?”

  “我!”

  “你不是国贸的吗?”

  “自学了几本编程书。”

  “厉害啊!”

  边学道笑呵呵的,没说话。

  靠在双杠上,看着体育场,温师哥说:“我认识不少技术不错的,不是在燕京的IT公司给人打工,就是东一下西一下的四处炫技,还有的整天泡在几个论坛里装神弄鬼,这么大一个市场,让你一个学国贸的先发现还干成了,难道学经济的特别有赚钱天赋?”

  说到这儿温师哥自己都笑了。

  “我先走了,回去想一想,有思路了再找你,对了,刚才那些人要是再使坏,你告诉我。”温师哥说完,向校门口走去。

  本来边学道身上揣了2000块钱,但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忽然觉得不能把钱拿出来,真要是拿出来,温师哥八成会翻脸走人。

  论坛恢复了,于今就回去通知他的销售团队了。

  看着李裕聚精会神地忙活论坛,边学道从柜子里数出3000,加上兜里的2000,凑成5000,放在李裕手边。

  “干啥?”李裕问。

  “给你的辛苦费,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得戴眼镜了,拿去买点鱼肝油。”边学道说。

  “什么鱼肝油这么贵?不要,你留着吧。”

  “拿着,给李薰买几件衣服。”边学道说。

  李裕放下鼠标,问:“真给?”

  “真给。”

  “不要不行?”

  “不要不行。”

  李裕拿起钱数了一下,想了一会儿,跟边学道说:“走,跟我去个地方。”

  李裕开车,边学道坐副驾驶,兜兜转转,进了一个胡同。

  敲门进院,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正坐在凳子上,弯腰捡簸箕里的黄豆,整个院子冷冷清清的,除了黄豆粒碰在一起的声音,没有一点声响。

  李裕数出1000,放在老太太手里,四下看了一眼,把几个装着煤核的编织袋子堆在一起归拢好,带着边学道出了门。

  第二家……

  第三家……

  第四家……

  第五家……

  第五家是个老头,老伴去世多年,两个孩子,一个病逝,一个意外。

  老头一个人住在一间20多米的老楼里,靠微薄的退休金和每天出去拣点垃圾卖钱维持生活。

  老头精神很好,而且显然认识李裕,见李裕进门就大声地跟他说话。

  这时边学道发现,老人的耳朵应该不是太好,李裕很大声地跟他交谈。

  前四家都是1000,在这儿李裕留下了1张,把900交到老人手里。

  老人握着李裕的手,把钱塞回给李裕,用力推着,大声说:“谢谢孩子,谢谢孩子,来看看我就行,不用钱,真的,我够花,不能每次都要你的钱。”

  李裕终归把钱留给了老人。

  出门时,老人站在家门口看着李裕和边学道下楼,不停跟他俩挥手,边学道回头的时候发现,老人的笑容特别满足,特别纯真。

  在学校附近,李裕下车进了一家药店,不一会儿拎着个袋走出来。

  上车,把袋扔给边学道:“真贵,真贵,一瓶鱼肝油都24了,100块钱才够买4瓶,这才能吃几天啊?”

  发动车,拐进学校后门的停车场,李裕扭头对边学道说:“边老板,下次工资啥时候发?”

  回到红楼,边学道写程序,李裕维护论坛。李裕边吃香蕉,边问边学道:“几个说话有点出格的帖子怎么处理?”

  边学道让李裕把帖子念一段,李裕念了,边学道说:“单帖锁死,扣分警告”。

  李裕说:“得令,边老板!”

  李裕又念了一段,边学道说:“删除,拉入黑名单。”

  李裕说:“得令,边老板!”

  边学道说:“再不好好说话,扣工资!”

  李裕说:“得令,边老板!”

  边学道不说话了。

  边学道建论坛是为了拉人气,推销自己的各类免费脚本和外挂,他可不想成为一些人发表不当言论的阵地,无论那些人真的是忧国忧民还是别有居心,一律拉黑,如果恶意注册,就锁死IP。

  李裕对这种决定别人“生死存亡”的感觉很是痴迷,边学道说李裕:“你要是当官了一准是个酷吏。”

  李裕辩驳说:“我宅心仁厚着呢!”

  晚上,边学道给董雪发了条短信:在哪呢?

  董雪回:在海南。

  边学道:注意安全,早点休息。

  董雪:嗯,你也是,想你。

  来点正能量。另外,感谢书友“老铁牛党号”“大王派我巡山”的支持,谢谢。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