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珍惜你给的思恋

  分配考场的名单念完了。

  全班只有4个学生是连号,一组连号是两个学习都不怎么好的女生,一组连号是边学道和周航。

  周航的成绩在全年级文科大榜上都是前6的,而且,最近一个多月边学道和周航的关系好大家有目共睹。

  如果彭洪还在学校,一定会大喊一声:“我靠!”

  班主任老师在讲台上继续说道:“明天是最后一天课,大家有什么问题抓紧向各科老师问。明天的晚自习大家自愿,想上的上,不想上的可以回家。”

  “大家的书和个人用品,明天一定都要拿回家。后天学校会派人按考场需要将桌椅重新排放,到时还在教室里的物品,学校会按不要的废品处理。标好考号后门口会贴上封条,谁都进不来。”

  “大家还有什么疑问么?”

  下面有学生提问:“老师,考场什么样啊?”

  听了提问,班主任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蛇形图,上下8个点各标了一个数字,说:“每个考场是30人,从门口第一桌算起,向后蛇形排列,大家看明白了吗?”

  “考试前,大家尽量抽时间提前到自己的考场看一眼,熟悉一下路线和环境,不要闹出找不到考场的笑话。”说到这儿,班主任停了一下,接着说:“大家不要担心,高考题比我们平时练习的题要简单,还有,大家一定要遵守考场纪律,高考不是儿戏。”

  下午上课前,董雪挨个告诉边学道他们5个,说晚上她请大家吃饭,理由是上次就她没请成,今天补请。

  学校附近的小饭馆里。

  之前吃饭,大家或多或少都说过些希望高考快点来的话,要是喝了酒,还会嚷嚷两句“早考完老子(老娘)早点解脱”。

  可真到了考试前夕,大家又都沉默了,尤其是郭东,看一眼边学道,再看一眼周航,没说几句话,一直闷头喝酒。

  考号已经发下来了,明天就要离校,边学道必须马上找机会跟周航说他准备了40多天的话。

  边学道在等机会,周航似乎也在等什么。

  饭桌上,周航几次看着边学道,眼神意味深长,似乎在等边学道跟他说什么。

  郭东沉默了,一直努力找话题的是董雪。

  她极力调动气氛,破天荒地大口喝酒,边学道几次想帮喝,董雪都拒绝了。

  饭吃到中段,董雪站了起来,把酒杯倒满,对着周航,说要跟他喝一杯。

  周航也站了起来,一口喝干杯中酒。

  周航刚要坐下,董雪拿着酒瓶,给他倒了半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满杯,没说话,直接把自己那杯酒喝了。

  董雪动作太快,边学道根本没法拦。

  周航看了边学道一眼,自己把酒杯倒满,喝了。

  董雪还没坐下。

  她把自己和边学道的杯都倒满,又给周航倒了半杯,拽着胳膊把边学道拉起来,冲周航举了一下杯,又喝了,然后她直直地看着边学道。

  边学道笑了一下,把杯里的酒喝了。

  然后董雪直直地看着周航。

  这次周航没再把自己的杯续满,就这么喝了。

  几杯急酒下肚,董雪有点醉,她软软地靠在边学道肩上,偶尔傻笑一下。

  回到教室,董雪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一直睡到快21点才醒。

  醒来她就看到了边学道放在她桌子上的酸奶。

  这时,高一高二的学生已经放学了。

  离校前夜,高三的学生没有了平日的束缚,整个年级走廊里全是来回窜班聊天的学生。

  关系好的互相留着联系方式。

  不在一个班级的情侣第一次依偎在班级门口,不再关心别人的看法和眼光。

  几个男生凑在一起,明目张胆地抽着烟,抽着抽着有人眼眶就红了……

  还有一些腼腆的男生,走到心仪了三年的女孩班级门口,往门里看了几眼,忽然扯开喉咙喊出:“XXX,门口有人找!”

  当然,也有一部分学生,依旧在看似十分认真地看书、做题,但如果仔细观察一会儿就会发现,他们好半天也没有翻过去一页。

  这时候,边学道拿着一个小本,正在班里挨个同学问谁有位数少的QQ号。

  他的收获不错,不到10分钟,就要到了1个6位QQ号,和4个7位QQ号。

  转到董雪跟前时,董雪问他:“你似乎没问过我的电话号码,也没问过我的QQ号。”

  边学道听了,脑门儿一紧。

  看边学道愣住了,董雪调皮地一笑,拿过边学道手里的小本,把自己家的电话和QQ号写在了上面,号码后面署名是“雪”。

  边学道正在打量那个漂亮的“雪”字,走廊另一头忽然传来吉他伴奏的歌声,唱的是《朋友别哭》。

  走廊里迅速安静了下来,人都朝歌声源头聚了过去。

  走廊那头是理科班,这头是文科班。

  见理科班把人都吸引过去了,文科班里的学生坐不住了。

  几个平时以音乐才子范儿勾引女生的男生一合计,立刻派一个住校的男生回宿舍取吉他。

  理科班那头人越聚越多,文科班的几个美女也凑了过去。

  取吉他的终于回来了。

  理科班一曲终了,文科班的杨迪、王存茂、徐兵一起弹唱《祝你一路顺风》。

  杨迪在吉他上找了几个音,音乐走起。

  哥几个可能是急于把理科班那边的人吸引回来,边学道一听就知道调起高了。果然,到了**部分,3个人都唱不上去,不过好在班级里的同学给力,大家一起帮着顶了上去。

  调是起高了,不过效果还是理想的,吸引了不少人聚过来。

  这边唱完,理科班唱起了小虎队的《放心去飞》,因为那边男生多,唱的气势十足。

  那边唱完,文科班几个人一商量,选择了周华健的《朋友》。

  歌是好歌,就是被唱烂了,弄得人气不如理科班那边旺。

  还没等这边唱完,理科班那边又唱起了小虎队的《再见》。

  文科这边的同学急了,七嘴八舌地研究了半天,在《同桌的你》和《祝福》之间取舍。

  选来选去,平时吹嘘吉他玩的好的男生手软了,弹了半天也不在调。

  外号“夜半歌声狼外婆“的班长发话了:“理科班6个班,咱文科才2个班,人比他们少,大家谁觉得自己会唱就自荐,输人不输阵,就算唱的不如他们,也不能断捻儿。”

  结果,文科班这边真的断捻儿了。

  走廊那头歌声再次响起,张雨生的《大海》像无形的水波一样漫过整层楼,所有学生都静了下来。

  唱《大海》的男生嗓子不错,只有几个地方降了调。

  高亢的歌声在走廊的墙壁上来回反弹,钻进大家的耳朵,一听就知道实力很强。

  文科班这边商量歌的几个人有点傻眼,一个自视美男子的男生撸袖子要独唱《月亮惹的祸》,结果弹吉他的男生两手一摊:“我不会弹。”

  董雪也跟着着急。

  班里的同学互相问:谁会弹吉他?谁会弹吉他?赶紧上啊!

  董雪扭头问边学道:“你会弹吉他么?”

  “会。”边学道说。

  董雪推了他一下:“会你去弹啊。”

  边学道没动:“我没弹过他们说的那两首。”

  董雪又推了边学道一下:“会什么弹什么,去给我唱一首歌吧。”

  “好吧!”

  边学道是个爱唱歌的人,董雪的期待,一点酒精的推动,加上沸腾的楼层,把边学道深藏心底的一些情绪勾了出来。

  他站起来,冲研究歌的几个男生招手:“把吉他给我,我来一个,你们继续想。”

  听见有人主动唱,吉他立刻递了过来。

  挎上吉他,边学道坐在董雪的桌子上,试了几个音。

  同学们都没听过边学道唱歌,更不知道他会弹吉他,看他大模大样地拿着吉他却半天不出声,都替他着急。

  几个简单的音符过后,边学道开口了……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唱到这儿,边学道扭头跟董雪笑着挤了一下眼睛。

  这首歌边学道起调比张震岳要高一些,唱到后来他全身心投入到歌声里。

  唱歌时,眼前的教室消失了,边学道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光线朦胧的地方唱歌,周围的景色一直在旋转变换,有那么一刻,他彻底分不清了自己身处梦境还是现实。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董雪本来是笑的,听着听着,不知怎的眼睛就红了。

  班里的同学自发地拍手和着边学道的拍子,董雪用力抬了一下头,也打起了拍子。

  边学道越唱感觉越好,跟刚才一脸严肃唱歌的同学不同,他是带着笑唱的。

  唱到**,他一只脚踩着椅子,身体和吉他一起律动……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

  把吉他还给杨迪,边学道在董雪身边坐下。

  董雪问他:“这是谁的歌?”

  边学道不确定张震岳这首《再见》这时候有没有发布,就跟董雪说:“保密。”

  董雪听了,瞪了边学道一眼。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这首歌是我在梦里听来的。”

  董雪傻傻地看着他,好半天没说话。

  躁动了半个晚上的高三年级终于消停了,大家各自收拾东西,准备往家搬。

  离开教室前,边学道走过去问周航:“明天你来学校么?”

  周航点头说:“来。”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