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高考考场分配

  第二天,董雪没来学校,家里跟学校请假,说昨晚回家时淋雨生病了。

  其实边学道昨天回家后也有点发烧,好在他身体强壮,睡了一觉早上起来就好了。

  坐在教室里,看着董雪空荡荡的座位,边学道十分后悔昨晚没坚持让董雪打车回家。

  他知道董雪是想多一点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但当时那么大的雨,他应该再坚持一下,董雪也应该会听他的话。

  不想了,世上最无聊的事情就是后悔。

  ……

  ……

  董雪病假这几天,周航用在看书做题上的时间越来越少,经常拿着从别处借来的2000年《报考指南》看,然后和边学道一起去网吧。

  周航是去上网查一些院校的介绍信息,边学道则是去看徐尚秀的QQ是否有回应,去了几次,申请了几次好友,全都石沉大海。

  无所谓了!

  再怎么样,3个月后,都会在东森大学相见。

  2001年6月的时候,边学道所在的班级里,还没有学生配手机,BP机倒是有几个。

  一次在网吧,一个坐在周航旁边上网的小年轻在QQ上问出对面女孩的电话后,立刻掏出手机拨了过去。

  接通说了没两句,小年轻跟女孩说:“这是我的手机号,以后打这个号找我。”说这话的时候,一股成功男人的气势扑面而来。

  小年轻聊了一会,退机器走了。

  然后边学道发现,周航在网上看了好一会手机。

  回学校的路上,周航第一次跟边学道聊上大学以后的事。

  周航问边学道:“你进过大学校园么?”

  边学道反问:“你指哪所大学?”

  周航说:“任何一所大学,你去过么?”

  边学道点头说:“去过!”

  周航问:“大学怎么样?跟高中有什么不同?”

  边学道蹙着眼眉说:“怎么说呢?能上课,能睡觉,能洗澡,能吃饭,除了自由一些,课程没这么紧,其他都差不多。”

  “还有呢?”

  “楼高一些,人多一些,呃,还能见到天南海北的姑娘,各种口音的美女。”

  “宿舍有电话么?”

  “有电话线,买一个电话接上就行,不过要买带密码的电话卡才能用。”

  “你怎么知道的?”

  “我哥告诉我的。”

  边学道再见到董雪是7天之后。

  见面时,能看出来董雪明显是大病了一场,脸色很白,人蔫蔫的不似往日那般明媚。

  课间休息的时候,边学道第一次走过去坐到董雪旁边,问董雪:“身体没事了吧。”

  董雪抿着嘴唇,两眼直直地看着他,问道:“你有想我吗?”

  晚饭的时候,董雪的两个好姐妹请董雪去吃顿好的。

  路上遇见周航和边学道,就喊边学道一起去。

  边学道估算了一下大概花费和自己兜里的钱,笑着说:“好。”

  半路上又碰上了还没吃饭的郭东,边学道做主喊上了郭东,三男三女,人数正好。

  吃饭之前,两个女生嚷着让边学道和董雪挨着坐,边学道开始没答应,周航居然接话:“就该这么坐,你俩不挨着坐,我们谁都吃不好。”

  于是,一张正方形的桌子,去了靠墙的一边,边学道董雪一边,两个女生一边,周航郭东一边。

  菜上来之后,两个女生居然自作主张偷偷跟服务员要了3瓶啤酒。

  董雪说:“一会儿还要回学校呢。”

  郭东一边开酒一边说:“没事,再有10来天就高考了,谁还管谁?”

  这顿饭吃下来,6人喝了6瓶啤酒。

  边学道只在第一杯的时候让董雪抿了一口,剩下的都让他以董雪病刚好,酒和药起反应为理由全替董雪喝了。

  每次边学道替董雪喝酒,桌上的两个女生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吃饭的时候,边学道一直在观察这几个同学,有不少新发现。

  两个女生都很通人情世故。

  饭桌上最活跃的是郭东,全场的气氛都是他一人带起来的,而且控制得很好。

  而最让边学道吃惊的是周航。

  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周航这天放得很开,话不是很多,但无论桌上谁的话题,他都能很好地接上,并且恰到好处地说到点子上,让每个发起话题的人都生出一种“知己”的感觉。

  快吃完的时候,边学道借口上厕所要去付账。

  谁知刚站起来就被周航拦住了,周航把他按到椅子上,跟他说:“今天董雪回来,这顿我请。下次你来。”

  两个女生听这话都站起来,说:“本来是我们请董雪的。”

  周航挥了挥手:“都别跟我争,这顿我的。”

  坐在椅子上,边学道发现自己以前小看了周航,这个还不到20岁的男生,居然是个妙人。

  只是他遍寻记忆,也没有一丁点周航高考后的信息。

  其实正常,前次两人除了同班根本没有什么交集,互相也不关注。

  这顿饭之后,6个人自发地形成了一个小圈子。

  接下来几天,6人轮流坐庄请大家吃饭,每次都喝一点酒。

  直到第6天,本来该董雪请客了,班主任老师突然在班上说“喝了酒的同学可以回家,不要到教室影响其他同学”,才打住饭局。

  ……

  ……

  7月1日,距离高考还有一周。

  晚自习后回到家,边妈一边织毛衣一边等边学道,看他进屋,接过书包,问了几句中午晚上在学校吃的怎么样,就去厨房帮他弄吃的了。

  边妈把煎蛋和牛奶送过来的时候,边学道很正式地说:“妈,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说吧!”边妈坐在床上,看着扭身坐在椅子上的边学道。

  “我想跟您借1500块钱。”边学道尽量强调了“借”字,但边妈还是自动过滤了这个字。

  “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买书买题买什么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吧。”

  “我有用,真的,不是干坏事,我保证最晚明年这个时候,或者今年年底我就还给您。”

  “不行,你不说干什么用,我不会给你的。这么多钱,我要跟你爸商量的。”边妈十分坚决。

  “妈,我真的有用!”边学道哀求道。

  “不行!你吃完了早点睡。”说完边妈就回屋了。

  怎么办?

  怎么办?

  1500块钱难倒了边学道。

  找长辈借?

  肯定不行,这么多钱,无论哪个长辈都会先跟父母通气。

  出去赚?

  更不可能,不说时间太紧,自己现在真不知道干啥能挣钱。

  这个难题一直困扰边学道到7月3号。

  上午第三节课,班主任到班上给大家发放准考证。

  说了无数次的高考,真的就在眼前了。

  讲台上,老师喊一个名字,让这个学生上去领准考证,同时会念出这个学生的考场号和座位号。

  教室里无比安静,大家都竖着耳朵听老师念名字。

  班主任老师念道:

  “李云海!考试地点,市一中,3考场,5号。”

  “杜波涛!市二中,11考场,1号。”

  “马成!市三中,1考场,15号。”

  ……

  听到自己是1号,杜波涛的脸立刻就苦了。

  马成在跟人研究半天后,发现自己可能是第一排,也蔫了。

  大家没什么别的想法,也没有打小抄的打算,但还是都不愿意坐第一排,因为第一排正对着监考老师,还有走廊里游荡的流动监考,闹心!

  名单念了大半,不少学生都用心记着同班同学的考场和座位号,期待自己前后左右出现学习好的同学,就算用不上,挨着也能平稳情绪啊。

  “董雪!市四中,5考场,17号。”

  这时的边学道看上去一脸平静,其实心里很紧张。

  虽然他知道上次的考场安排,复习时也一直自信满满,但到了眼前这一刻,他突然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如果考场安排出现变化,他不挨着周航,那后续的招数就都使不出来。

  真是那样的话,他基本是600满分,死命拼二本线了。

  “边学道!市四中,5考场,27号。”

  “周航!市四中,5考场,28号。”

  念到这里时候,边学道看到老师向他这边看了一眼。

  轨迹重叠!

  边学道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只是他发现董雪居然和他是一个考场。

  上次是不是呢?

  完全没有印象。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