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钱老师的故事

  到了6月中旬,天热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律,坏事传千里就是其中一条。

  6月的某天,学校里忽然传开一条小道消息——钱老师和本校一个年级主任晚自习时在办公室里私会,被钱老师在本市另一所高中当老师的丈夫知道了,两人大吵一架后,开始冷战分居,准备离婚。

  几乎是一夜之间,“丑事”就沸沸扬扬到整个学校全知道了。

  事情传到这个地步,肯定是没法善了了。

  然而……

  钱老师依旧照常给学生上课,似乎传言里的主角不是她。

  这天上午第三节政治课,钱老师穿着白色衬衫、黑色筒裙、黑色丝袜大大方方地坐在讲台上,完全不在乎男生别具含义的眼神。

  偶尔有几个女生上去问题,她都细致地讲解分析,边讲还边看学生脸上的表情反应,发现真的懂了,她会轻轻地点点头。

  没人去问的时候,她就慢慢地翻着自己手上的书,一脸的云淡风轻。

  教室里,只有老男人边学道能察觉到钱老师身体里压抑着火山一样的情绪。

  下课铃响。

  钱老师慢慢起身,把讲台上的书收拾好,走出了教室。

  在边学道眼里,钱老师走出教室的背影仿佛透着一种决绝。

  董雪又窜过来坐了。

  她把郭东撵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早熟的董雪知道自己的魅力在哪里,所以今天她穿了一件紧身T恤。

  低头写了几道题,董雪侧着头看边学道,边学道微笑着和她对视,董雪先撤走了目光。

  近距离观察下,边学道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等这个女孩上了大学,有时间收拾,学会了打扮,磨砺一下气质,保准就是一个女大十八变。

  视线下移,外衣拉锁是拉开的,里面……

  边学道的心脏瞬间狂跳了两下。

  外衣里面是紧身T恤,用中年男人的生活经验严肃地目测,起码是D,不,应该是E。

  这实在是……

  实在是……

  高中女生宽大的校服实在是太有迷惑性了!

  身材还是其次,真正让边学道挠头的是,他没想来一场高三黄昏恋,尤其还是最后几分钟那种黄昏。

  另外,他知道自己的真命天女是徐尚秀。

  基本上,只要他高考考得好一点,3个月后就能在东森大学见到徐尚秀,至于其他女人,全都是过客。

  想着徐尚秀,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边学道忍住了胡思乱想,接着背书。

  参加过无数次考试的边学道早就知道,一切考试都是围绕教材考的。尤其是注重基础知识的高考,考题全是围绕教材变化而来的,把教材吃透,就能够应万变。

  ……

  ……

  董雪很难过。

  身边的这个男生,身上似乎有某种奇怪的魔力,尤其是坐在一起的时候,能够清晰感觉到从他身上传递出来的笃定、沉稳,以及一种厚重的成熟感。

  没错,就是成熟感。

  这种感觉对涉世未深的小女生有着超强的杀伤力。

  于是,董雪生来第一次对异性产生了主动接近的想法。

  她有点不知所措,但性格里的勇敢基因让她做出了从未有过的主动窜座举动。

  她的想法很简单,她只是想靠近一点。

  ……

  ……

  高三最后的日子里,班级里包容性大大增强。

  几乎所有行为都可以用释放高考压力来解释,所以只要不过格,哪怕男生女生坐到了一桌,老师也不会太深究。

  大家都觉得,只剩20来天了,再怎么样,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一天吃午饭的时候,周航跟边学道问起了董雪的事。

  高中时代的孩子,只要觉得关系好,禁忌话题没那么多。

  边学道用一种比较技巧的方式给自己解了围,又暗捧了一下周航:“董雪其实是想问你的,看你平时一本正经的,不太敢。然后看我平时总往你那儿跑问问题,就来问我了。好些题我也弄不太明白,这两天我找你问的题,其实好几个都是她问的。”

  周航隐隐觉得这话有不太对的地方,但他还是挺受用边学道的说法。

  下午第一节是历史课。

  边学道按照自己的复习进度,自顾自地忙活着。

  忽然,同桌郭东用胳膊碰了一下他,见他抬头,郭东的眼神向董雪撩去。

  边学道看了董雪一眼,有点茫然地看向郭东。

  郭东翻了下白眼,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

  边学道再看过去,原来董雪把外套脱了,里面是个白色衬衣,白色衬衣里面是……一抹黑色。

  后排不少男生都发现了董雪白衬衫里的“秘密”,一些成绩靠后纯粹在混日子的男生互相“咻咻”地招呼着,视线像发现敌情的探照灯一样向董雪的后背聚拢。

  在这些对女人研究为零的男生眼里,显然董雪的穿法比讲台上钱老师的黑丝袜更有诱惑力。

  而在边学道眼里,这些学生的表现充满了少年时代的生活气息,看见什么都新鲜,充满淳朴的性情,若干年之后,有些东西将从这些孩子的脸上和人生词典里消失,变成一个个自己都陌生的人。

  晚自习开始前,董雪来找边学道,告诉他下晚自习后在校门口等她,说完就回自己座位了。

  ……

  ……

  高中最后的时光,在一些孩子眼里像是一段漫长的沙漠旅行,单一、焦躁而绝望;在另一些孩子眼里,是生命中第一场严格意义上的阶层划分,有些人注定了自此之后跟不上其他人的步伐。而在边学道眼里,本来似乎够用的时间,却像加了速的沙漏,越进入角色,越发觉所欠甚多,甚至让他产生了一丝慌乱。

  这个时候,董雪走近了边学道。

  像一只好奇的小动物,受天性的催动,被男性魅力吸引而来。

  虽然在边学道眼里董雪完全是个小姑娘,但异性的青睐还是给他带来了鼓舞。

  最开始,董雪坐过来的时候边学道会微微分神。到后来,闻着小姑娘身上的香气,像被一种奇怪的力场笼罩,他会气定神闲,效率奇高。

  现在,董雪主动相约,于情于理于保护女孩子的自尊,边学道都没有爽约的理由。

  放学后,他扶着自行车在校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学生走得差不多了,董雪才推着车走出来。

  走到边学道面前,董雪递过来一个小铁盒,说:“这是你的酬劳,现在送我回家。”

  把小铁盒交到边学道手上,董雪骑上车,向校门右边骑去。

  把小铁盒装好,边学道也骑上车,向董雪的方向追了过去。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